罂粟花的讽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赫赫K 书名:现实不允许天真
    ()    子谦,对不起,到最后我还是不能嫁给你。我以为这就是我的终结了,似乎看到了自己的灵魂在漂浮着,疼痛感也不见了,这是离开的前兆吧!

    就这样不甘愿的死去,忘记所有的前程往事,不!我死死的盯着几乎发狂的杨万安,我要记住他的脸,永生永世记着他,绝不轻饶,带着这份耻辱的仇恨。

    死了吗?死了吧!这个体不要也罢!

    可就在最后一刻,潜意识里却涌出一股力量,告诉自己却不能就此放弃!这就是人类求生的本能吗?求生又有何用?每每夜的对着锁骨处这朵黑色的罂粟花吗?

    可是……我真的,真的……

    真的想陪在妈妈边,我想保护自己的体,看到自己的露在外面,看到杨万安贪婪兴奋的嘴脸,我好恨,好恨这个世界。为什么这些不公平都发生在我上。我什么我就不能拥有平凡的幸福,为什么他要这么对我?

    整个世界都暗了,天空碎了,眼泪最终没落,口处凉凉的,是血液的流动,血是凉的,比那刀子还凉。

    他是个变态,是个恶魔。谁来救救我?难道,我就这样死在这里?妈妈!对不起!谦~快来救我~快来救我……

    “啪!叭!”外面突然响起了打斗声,是上天派人来就我了吗?

    杨万安不耐烦的把虐待我的刀子丢到一边,愤愤的讲:“谁破坏老子好事?找死!”就在他刚到门口时,门被人撞开。我似乎看到阳光照进来了!

    子谦尹皓轩等人闯了进来。杨万安被撞倒在地,吃痛的叫嚷着。

    这就痛了?拿刀子一点刺入体的时候不是更痛!

    子谦第一时间跑的我边,把自己的衣服披在我上,着急的问我:“丫头,你还好吗?”

    努力的扯出一个微笑,体像泄了气的皮球,使不上一点力气。

    子谦,你会嫌弃我吗?

    一定不会的对吧?

    那,我就很好。

    杨万安的人追了上来,子谦护在我周围陷入决斗,虽然他偷偷的学了一段时间的跆拳道,但还不是那些人的对手,可他还是誓死护着我,不让敌人接近我一点。

    一席黑色休闲装的尹皓轩朝这边望了一眼,看我有子谦照顾,也开始不要命的打着。还有小野,正拿着个棍子混乱的扫着,表也是视死如归的。

    宁初夏,你有这些为你出生入死的朋友,死而无憾了。

    三拳难敌四手,何况他们三个只有尹皓轩能打点,子谦跟小野只有被打的份。渐渐败下阵来。

    子谦脸上被打的青紫,手臂上也被划了几刀,腿部也被人狠狠的踹了一脚,已经很难站起,却还是倔强的撑起来,把我护在他认为的安全区内。

    我知道在这样下去,他们都会被我拖累。

    “你们……你们快走……咳咳!!”艰难的说出这几个字,额头上冒出汗来。

    子谦担心的转过来看着我:“丫头,你不要胡说了!”

    尹皓轩也微怒:“不要乱说话,安静。”

    小野拿个棍子随时准备出击:“宁陌姐,我们不会走的!”

    可是,再不走,大家都会被困在这啊!!

    “陌,我们来救你了!”这时门外响起了裴晨有磁的声音。他旁跟着神色紧张的禹瑾,还有一大批人。

    裴晨果然是裴晨,能在这么短时间找到这么多人。

    场面一片混乱,可以看出杨万安的人已经渐渐落入下风。

    子谦依旧在我前面保护着我,不离不弃……

    感觉到后面有人接近,正要撇过头看时,却看到一个黑影扑在我的上,他的子微微一颤,‘啊……’惊叫出声。

    他背上扎着一把刀,正是杨万安虐待我的那把。

    黑影是尹皓轩。

    我能感觉到黏黏的液体从他上流出滴到我上,滚滚的血液,烫到我的心。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尹皓轩怎么会突然扑过来?

    杨万安吗?他竟然偷袭?

    当我看到裴晨和子谦两人把禹瑾给架了起来,温柔的子谦一脸的愤怒,一向绅士的裴晨更是一脸不相信。我疑惑了一下,瞬间明白了。

    刚才那个想要接近我的人是禹瑾吧?所以子谦才没有提防他,让他轻而易举的接近了我。而他拿了杨万安的刀想要杀我,碰巧被尹皓轩看到……

    “轩!”不知从哪来的力气,我大喊了一声‘轩’,所有的人都听到了。仿佛一下子药力也没了。

    尹皓轩的子动了动,他抬起头看着我,断断续续的说:“终于……终于又听到……听到你这样喊……喊我了……”然后,他便没了知觉。

    刚才被人拿刀在上刻纹的时候的没哭,顷刻间,眼泪止也止不住。

    尹皓轩你千万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有事?我们之间已经还清了,我不要再欠你什么了,所以你一定不能有事!

    战争结束,杨万安的人被裴晨后来叫来的警察带走了,杨万安却早已不见踪影。而禹瑾也被送进了警察局。

    原来他对我的恨一直未消,反而更强烈了,我还傻傻的以为他知错了看开了。

    只能怪他对裴晨的太深,容不得裴晨心里装着另一个人,特别是女人。

    已经不省人事的尹皓轩被医护人员从我上抱起送上了车,我也被抬着进了救护车,手一直被子谦握着。恍惚间我问道了一股很熟悉的香水味,昂贵的香水充斥着我的神经,催化着我的大脑。杨万安家怎么会有这种香水味?

    从开始哭起我的眼泪一直没停。隔着泪能看到子谦满脸的紧张和不安还有心疼。能想到尹皓轩苍白的脸。

    子谦小心翼翼的用手触摸着我被杨万安刻得纹,黑色的墨加红色的血,狰狞着的罂粟花。

    “丫头,是不是很痛?”他心疼的问我。而我像失去生命的木偶般,只会哭泣,不言语。

    “丫头?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他急了,眼神里尽是慌张。

    我看的到,也听得见,就是不想回答,不想听见自己的声音。脑海一直在回放刚才的那一幕,尹皓轩奋不顾扑上来替我挡的那一刀。我知道换做子谦他也会这样做,那都不是我想要的,我宁愿自己死,也不想他们受伤。

    “啪嗒”一声,液体滴下的声音。那不是我的血,是尹皓轩的,浸湿了我的衣服。滚烫滚烫的贴着我的体。

    我只会哭,也只想哭,似乎当眼泪枯竭了,一切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了。

重要声明:小说《现实不允许天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