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露,你真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赫赫K 书名:现实不允许天真
    ()    我抬头看到杨万安看好戏的嘴脸,狠狠的瞪着他,眼神可以摄出冰来,杨万安,真不是个东西!我要你不得好死。

    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样虐待一个女人?

    等着!我会回来报仇的。现在先把露露送医院再说。我扶起露露,说:“露露我们走!”

    露露微微颤颤的刚起,又趴了下去,我看到膝盖处,小腿处,到处是被鞭策的痕迹,还有刚才从楼梯上划到的伤口。

    “想走?你以为你这么容易吗?陌陌~~”杨万安那令人发恨的声音传来,一时间门被人推开,进来几十个打手。

    原来,他早有安排,就等着我上钩啊!

    看那几十个人的形,都是练家子。

    “你想怎么样?”我冷冷的问他。

    “不想怎么样?我可以放露露走,但是……陌~你要留下了陪我!”杨万安一脸的诈。

    “不要……不要听他的……,陌……”露露焦急的对我喊,嗓子沙哑,表痛苦。她现在应该很疼吧?那么多伤口,容貌都毁了。

    闭上眼,不忍心再看她,轻轻的却很郑重的说“好,我留下,放露露先走。”

    “你们两个把她给我送出去吧!”杨万安吩咐道。

    看来,他不仅是个商人,还是个混黑-社会的商人。

    等露露走了,我双手握紧拳,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扫眼四周,向离我最近的一个人发出攻击。

    我宁陌,当然不是好惹的。一下子所有的人都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一步步近,一个大块头首先进攻,我顺手拿起旁边的花瓶砸向他的脑门。

    倒了一个。

    又来两个人左右夹击,一手扯住一人的胳膊一手探向他的肚子,一个反手把他甩在另一边,砸到另一人上。

    倒了两个。

    他们开始群击,我一人难敌,背后有人偷袭,直觉脑袋一阵疼,呼呼的液体流出,便晕了过去。

    突感一阵刺痛,把我弄醒。我正躺在一张上,手上跟脚上都被上了锁链,挣脱不开。

    “救命啊!救命啊!~~~”怎么会这样?

    心里面充满了恐惧,不知道等待我的是什么,是死亡?还是……不敢再往下想。

    响起了开门声,杨万安那张欠揍的脸映入眼帘。

    他-笑着,手上拿着一把亮闪闪的刀。

    “陌陌~想不想我在你上刻个艺术品啊?”他把刀片贴着我的脸,冰凉冰凉的,然后又拿到嘴边

    “你是个变态,你快放开了我!我要杀了你!”我使劲的挣脱着,疯狂的撕扯着,希望能把那铁链撑开。

    只是徒劳。

    “这么乱动可不好,会影响我手艺的!把这个吃了哦!”他把一颗药丸塞进了我的嘴里,我死活不肯吞下去,他便从旁边的桌子上拿了一杯水捏着我的下巴灌了下去。

    “咳咳!!咳咳···杨……杨万安,我要杀了你!咳咳……”他给我吃的到底是什么?一会儿感觉体内的力气逐渐流失,到最后竟软绵绵的,说话都好费力气。

    杨万安笑的更灿烂了,所有的皱纹都挤到了一起,像个老妖怪:“这样才乖嘛!我要开始了哦!”说着他便扯开了我的衣服。

    等待我的是什么?……

    “混蛋……混蛋……我要杀了你!!……”我每说一句话都感觉好累,好累。更别说挣扎。只能看着他撕扯着我的衣服,刀子贴上我的锁骨处。他眼神贪婪,我几乎可以看得他的口水。

    “真是完美啊!!”

    “啊~~~”好痛……锋利的刀片进入皮肤的感觉,带着对我的讽刺,嘲笑着我。

    只感觉刀片一刀一刀的划在锁骨处,慢慢的向下延伸,盘旋,刀刀见血,刺入里。每一刀几乎入骨,痛彻心扉。

    我想喊却再也喊不出来,浑没有任何力气。就这样看着血往下流,一滴一滴落地的声音,听在耳里仿佛都是痛的。

    不知道他究竟划了多少刀,痛的最后都麻木了,仿佛失去了感觉般,死一般的盯着天花板。

    像是个没有生命的木偶娃娃,任人蹂躏。我知道,我就要死了……

    他是个禽兽,是个变态!

    好久好久,仿佛一个世纪那么久,他停下了来,我以为终于可以不再我上留这些羞耻的刀痕了,可以,不在忍受那种羞辱的疼了……

    却见他拿了一瓶墨,黑色的墨如毒液一般,就这样洒在了那道道伤口处,那是什么感觉?是刀划的疼,还是墨渗骨的辣,或者是墨血融合的那种‘嘶嘶’绞缠的窒息??

    我不记得了……

    墨水随着血液不停的往下流,掺和在一起,渗进骨髓了,有那么一瞬间血液仿佛停止了流动,心脏似乎也静止了……

    他兴奋的拿了一块粗糙的布,把伤口外面的鲜血和墨水擦干,粗糙的布把细腻的皮肤擦得更红了,比鲜血还红。

    我狠狠的瞪着他,在心里记牢他的样子,做鬼也要缠着他永生永世。

    他却一脸兴奋的盯着自己的作品,激动的哈哈大笑起来,皱纹变成一条可怕邪恶的蛇,对着我伸着舌头,仿佛也在嘲笑我般。

    我费力的看见一朵黑红的刺眼的罂粟花绽放在自己锁骨到口之间。讽笑着我的悲哀。

    疼痛侵袭了我所有的神经,痛的快要死了。那可是,那可是血,我可是有知觉的人,他竟可以如此残忍,一刀一刀雕刻着他以为美丽的艺术品。

    还意犹未尽的指着我的口处说:

    “在这里再往下延伸,到这里”手指移到我的部,一手撤掉了我的内衣“这束花就完成了,那一定美死了。多么成功的作品啊?……”

    我想挣扎,死命的挣扎,体却越来越软,眼睛也越来越模糊。我,是不是就要走了;尹皓轩,这次我真的,可以完全忘记你了?

重要声明:小说《现实不允许天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