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皓轩曾经的误会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赫赫K 书名:现实不允许天真
    ()    我还是不放心妖儿,或许是先入为主的观念,认为尹世杰是个不值得托付的人,不放心她跟尹世杰在一起。所以约了尹世杰见面。

    成熟稳重,斯文有礼,尹世杰确实很难让人不着迷,特别是妖儿这种有恋父结的人。

    对妖儿有恋父结,从她给我讲述尹世杰的故事时我就猜出来了,她对他的依赖就像女儿依赖父亲那样,慢慢转化成,这样的是最深的,最难自拔的。

    “初夏小姐。”他向我打招呼。

    “叫我初夏就好。”示意他坐下讲,我直接开门见山,不想跟他浪费时间,对于没有多少好感的人,不知道是不是尹皓轩的原因,我对他总是有一种敌视:“我只想知道你对妖儿是什么样的感?”

    他惊讶了一下,没想到我这么直接吧?“对于妖儿,我会好好照顾的。”回答的真完美,有棱有角。

    “你她吗?”直视他的眼睛,看他有没有说谎。我的视线让他有些不安,没有说话,但对于商场老手的他很快就恢复正常;“为什么这么问?”

    我托起下巴,“你难道没有把妖儿当做我妈妈的替?”

    “你……你怎么知道?”他的好风度顿时没了,一副被人看透的糗样。

    “哼!我知道的还有很多呢!比如你的太太之所以精神崩溃以至于跳楼不是因为我妈妈吗?你也一直把她当做替!”

    “宁初夏小姐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他整整衣服,重装镇定。

    “我没有什么意思?就想知道你对妖儿是什么感,我很感谢你这么多年的照顾,但妖儿是我妹妹,我不许任何人伤害她!”对于这个相认不久的妹妹,我想好好的,好好的保护。

    “我对妖儿……我承认刚开始我把她当成了水凡,但是现在我已经被妖儿的青时尚吸引了!……”他解释,很真诚。

    “我希望你说的是真的。”站起,朝门外走去。既然知道了他现在对妖儿还是有感的,我就放心了……

    但却在隔壁的位置,看到了……“妖儿?你怎么在这?”我问她。刚才跟尹世杰的对话,她听到了吗?

    她没有理我,径直走向正低头沉思的尹世杰:“我姐姐说的是真的吗?”尹世杰惊讶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妖儿,对妖儿的话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开始接近我是因为我长的像妈妈吗?在你心里我也是妈妈的替是吗?”妖儿用哭腔问他。

    “妖儿,不管你相不相信我都要告诉你,刚开始我是有目的的,但现在我是喜欢你的!”尹世杰帮妖儿擦着眼泪,眼里满是心疼。我想妖儿是幸福的。

    “不要说了!我想静一静!”妖儿转跑了出去。泪珠洒了一滴在尹世杰衣领上,透明的,却很耀眼。

    我做错了吗?不过我知道过几天他们就会和好的,因妖儿对他的依赖,因他们之间有感。虽然不知道尹世杰的感指数是多少!

    先入为主的心态,在我的印象里尹世杰的形象全是尹皓轩给的,是反面的,滥的一个人。是尹皓轩错了吗?是有什么误会吗?但活生生的一个正常人落到疯疯癫癫死去的下场,这不是误会!只能说,太自私!

    跟子谦来到医院,又闻到了那股昂贵的玫瑰精油的味道,那个人,又来了!妈妈看到我的脸色有些不好,心里了然:“初夏,其实你爸爸他现在已经知道错了……”

    “他不是我爸爸!”我打断妈妈。他不是我爸爸,他是成泽川的爸爸,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可是,毕竟血浓于水呀!妈妈也活了大半辈子了,也是从鬼门开绕了一圈的人,明白有些事看开些反而更好,人要学会珍惜!”从妈妈的语气里,我听得出来,她原谅成浩天了。那我还能说什么!

    “他如果愿意离婚,我就承认他是我爸爸!”我也想一家人快快乐乐的在一起,有妈妈,有爸爸,有我,有妖儿。

    “初夏,谢谢你肯给我机会,我已经跟付真琴提出离婚了,我会好好照顾你们的!”门外响起了成浩天的声音。我看向他,变了好多,苍老了好多。浑的那种精明的商业气没了,傲世凌然的霸气也没了,多了一种普通家庭的父亲的味道。是我从小渴望的味道。

    “成伯父好!”子谦跟他打招呼。我别过脸不再看他。淡淡的回一句:“那种昂贵的精油以后多买些给妈妈用!”

    听到我这么说妈妈笑了,他也笑出声来。我妥协了,我投降了。我还是想要父。妖儿,我们的家可以很完整了。

    “妈妈?成伯伯就是我们的爸爸呀?”妖儿人没到声音已经从门外传了过来。最近她一直陪着妈妈,从小没有享受母的她,很贪恋妈妈的怀抱。从她的声音也可以听的出,她跟尹世杰和好了,我可记得她跟尹世杰冷战那几天,整天板着个脸的样子,给她说话也不理,动不动就嚎啕大哭。

    “是啊!妖儿来了,快过来坐妈妈边来!”妈妈伸出一只手招呼妖儿过去。我嫉妒的看了一眼,埋怨:“有了妖儿就不要我了!”

    “姐姐你不知道,妈妈天天给我讲你的故事,你竟然说妈妈不要你了,你可真狠心!”说着还对我吐吐舌头,扮鬼脸。

    呃……这个妖儿。

    “妖儿,跟初夏真的好像呢!简直一模一样!”成浩天眼神里满满的宠,两个都是他的女儿,不知道有多乐呵呢~

    “成伯伯,姐姐现在还没正式承认你是爸爸,那爸爸这个称谓我晚点再叫哦~不要着急,姐姐是嘴硬心软!”妖儿一副很了解我的样子。

    在场的人除了我都笑了。:“不许笑!”我偷偷的对子谦说。“遵命!丫头!”子谦一副不正经的样子。

    “既然爸爸就是成伯父,那姐姐为什么还要去酒吧上班呢?”妖儿挠挠飘逸的长发无心的说,却使妈妈和成浩天的目光都看向了我。一时间整个病房陷入寂静。

    “初夏?……”妈妈声音颤抖,眼泪在眼里里打转,很好奇,也很痛心:“告诉妈妈究竟怎么回事?”她有些激动,不停的摇着头:“初夏,这不是真的,对吗?”

    妈妈,这是在怪我吗?怪我的不自

    小的时候妈妈曾经说过,无论我怎么调皮都好,只要我不学坏她都会原谅我!可是……

    “扑通”一声我跪在地上。

    “初夏!”

    “丫头!”

    “姐姐!”

    成浩天子谦和妖儿惊讶的叫出声。

    我不敢直视妈妈的眼睛,不敢看到她的泪水,怕她真的不原谅我“对不起,妈!我……让您失望了!……”

    “咳咳!……”妈妈因绪激动,猛烈的咳嗽起来。

    “水凡你没事吗?”成浩天拿杯水给妈妈润喉。

    “妈妈,你不要太激动!姐姐……”妖儿眼睛红通通的,想要给我说请,看看我又看看妈妈,着急的不知道怎么说。

    “丫头?”子谦在我耳边轻唤我。

    我都不想听了,“妈妈,对不起!我不该在酒吧上班,更不该瞒着您,您打我吧!!”怎么打都好,只要不怪我。

    闭上眼期待着妈妈的打骂,我在期待,期待妈妈想以前那样怪我不懂事,却听得妈妈哭着喊我:“初夏……”我抬起看到妈妈已经泪流满面,眼里尽是疼惜:“你受苦了!是妈妈对不起你才对啊!咳咳!……到妈妈这边来,给妈妈……抱抱……”她张开双手,我扑了过去。“妈妈……你不怪我?……”

    我感觉到妈妈就像小时候哄我入睡一样,轻轻地拍着我的背,手很暖,很暖,我脸贴在她怀里,很香很香,让我很安心的睡着。她轻声说:“妈妈怎么会怪你?初夏,都是妈妈连累了你啊!”

    我在她怀里摇着头:“不是这样的,初夏跟妈妈没有谁连累谁!现在我们还有妖儿,什么困难都不怕的!”

    妖儿也跑过来,趴在妈妈的另一边,说:“是啊!现在还要我妖儿呢!还有成爸爸和姐夫!”

    “初夏,以后不要去那上班了好吗?”妈妈整了脸,问我。她在等待我点头同意,只是……

    虽然恋恋不舍怀里的精油香味,但还是从妈妈的怀抱里抬起头来,严肃的说:“不可以!”

    “为什么?”

    不仅是妈妈,在场的所有人都很奇怪为什么!最了解我的子谦,也一脸不解。

    “我现在还不能离开,不过,妈妈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有些事,现在还不是我可以决定的。

    “初夏,千万不要让妈妈担心,听到没?”

    你们能理解我,真好。成浩天看着我的眼神有些奇怪,是在,瞧不起我吗?一个舞女怎么在做他的女儿。

    我冷笑。“妈妈,我有事先走了。”

    走的时候却听得成浩天对我说:“初夏,我希望有一天你能原谅我。”

    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见了吗?

    看着妈妈的体越来越好,我还能反对什么?记得曾经自己发过誓,只要妈妈能好起来,我愿意原谅成浩天,并帮妈妈把他从付真琴那里抢过来,一家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现在妈妈体逐渐恢复,他,也并没有嫌弃我的份,老天爷要我履行我的誓言了吗?

    可是……凭我的原谅,一家人就真的可以在一起了吗?

重要声明:小说《现实不允许天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