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放血解麻

    ()    “上官十三,你竟然会武功!”侥幸躲过十三的那掌的上官思不可置信地看着十三,“你这只猫,你什么时候去学武功的,你说!”

    这次上官思有所防备地靠近上官十三,一把拉住她的衣领,迫她抬起头望着自己,“看着我,你刚才的趾气高扬去哪了?”

    一片飞叶向上官思飞来,这次不管上官思如何躲避,也没躲过向她飞来的叶子,被叶子击中,她竟渐渐地倒在了地面上。

    “上官思,老子警告你,不要把你的脏手触碰我的衣服,以防弄脏了我的衣服。这就是你随意靠近我,受到的惩罚。”原来那片飞叶就是上官十三运用内力,向上官思的。

    在场的人,也没几个会武功。即使会武功,也只是花拳绣腿,派不上用场。她们见上官思倒在了地面上,也不敢去扶起她,害怕地逃跑了。

    没几秒,花园内,就只剩下上官十三和上官思。

    走到上官思的面前,十三冷冷地对她说道,“上官思,老子今天流的血,以后用你的人头来祭拜。”

    她上官十三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上官十三是一个人不欺我我不欺人,人若欺我老子必定要你死得很难看的人。你可以说她记仇,可以说她小心眼,但她不会听你说她什么。秉承着,走自己的路,穿别人的鞋,让别人无路可走,统统跳崖去。

    昏昏沉沉地走在回房的路上,这个冰冷的上官府让她彻底失望了。刚才,她还以为上官傲会出手帮她。谁知,他跟在一个份很高贵的男人后,丢下他受伤严重的女儿走了。

    难怪以前的上官十三,会死去。在这么一个毫无温度的家,现在的上官十三不被冷死,就会被那些女人给烦死。

    眼前的路,越来越模糊,到最后,完全黑暗了。

    小小的子,再也支撑不住她的力量,向后倒去。

    一双有力的大手,将她倒下来的小小的子,给接住。

    “十三,十三,你就叫上官十三。”一道如沐风的声音,从那双大手的主人的嘴里溢出。

    只见这个男人年纪轻轻,白衣飘飘,他的容貌简直是若比莲花花亦羞。飘逸的长发犹如像黑色的瀑布宛若丝绸一般,仅用一支和田青玉发簪束起一部分的头发,其余的随意地披散在肩后。

    他的神态绝对的傲慢,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王,又像是一个至高无上的主宰者。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感。

    而在他邪恶而又俊美的脸上,此时浮上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这个男人是北墨国的国师,柳墨尘。他和大将军欧阳御风一样的年纪轻轻,却深受北墨国上上下下的拥护与戴,简直是受万人敬仰的大神啊。在北墨国除了当今皇上,就属国师的话有分量了。对于北墨国的百姓与大臣们来说,能知过去,预知未来的国师,就是他们心目中的大神。

    他望着躺在他的怀里,一动不动的小女孩。生平第一次,为了一个女子心疼了。还是一个因长得丑陋,臭名天下的上官十三。

重要声明:小说《男扮女装之丑妻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