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父女之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温莹 书名:复仇红唇诱狼君
    ()    亲们~莹莹再次致歉了~~~\(≧▽≦)/~火车票难买啊~由于昨天未更,今天加更一千字~

    发现今天封推了耶~谢谢俺亲乃的编编~

    ————————————————————————————

    卧室里上官雄火大的冲妻子发泄,“你说小蕾怎么这么不懂事!我是为了她好啊!她不但不领,还说我多管闲事!”

    丁莉雅白了白眼,“小蕾可没这么说。”上官雄气的看向老婆,“你看看你还帮她说话!她就是那个意思!你说说人家孩子父亲都住院了,她居然还在这里闹绪!闹也就算了,还闹到咱们头上了!”

    从刚才起他就一直唠叨到现在,丁莉雅实在听不下去了,头从梳妆台那边转过来,认真严肃的问他,“你先不要发火了,好好听我说几句好不好?”

    “你说!”上官雄火大的接到。

    无奈的翻了翻白眼,丁莉雅将自己的想法如数的说出来,“从我们带小蕾回来你几时见她这样没礼貌过?”上官雄被问得一愣,仔细一想,疑惑渐渐浮起,“这……好像是第一次。”丁莉雅见老公好像镇定了点,继续问道,“从小到大,除了人家冤枉她那一回,她哪次表现的这么激动过?”上官雄捉摸了下,磕巴的回答,“好像……没有过……”“那除了我们带小蕾去给她父母上坟那次,她再哭过吗?”丁莉雅眼带挪揄的看着他。“呃……好像也没有……”上官雄怎么就莫名觉得心虚呢?

    丁莉雅满脸‘让你发火,让你牛’的调侃表,看的上官雄更加心虚,却还是有点不服气的辩驳,“那好歹我也是她爸爸啊!怎么能这么和我说话啊!”无奈的摇了摇头,丁莉雅夸张的仰望着天花板,“神呐!你造这个人的时候怎么没给他一点点的商啊!哪怕一点点就好了……”

    “喂!谁让你说这个了!”上官雄老脸挂不住了。

    ‘扑哧’一笑,她也不闹了。认真的说道,“老公,我还是那句话,小蕾不单单是和那小子吵架的问题,我认为是有什么她力所不能及的事发生了,还不能向我们求助,而且和小谦那孩子有关系。”

    听了妻子的分析,上官雄顿时有所了然,微笑悄悄爬上嘴角,他何德何能得此贤妻。感动过后问道,“那我们怎么办啊,这孩子看样子也没打算说啊!”

    说到这丁莉雅也叹气,“小蕾这孩子平时大大咧咧的,其实心思细腻得很,脾气也很扭,她要是不想说我怕是也没办法,不过我一会去劝劝她,你还是好好考虑下怎么和女儿沟通吧!”说着就起准备去找女儿,临开门前又回头眼神怪异的说道,“真怀疑你的公司怎么现在还没有倒闭呢?”留下上官雄一脸被噎到的表……

    轻轻的敲了敲女儿的房门,丁莉雅柔声的问道,“小蕾,妈妈方便和你谈谈吗?”‘卡啦’一声,门被打开,上官蕾的眼儿红肿肿的好像核桃一般,开门后就进去了,丁莉雅也跟着走进去,随手把门关上。

    上官蕾往上一坐,不好意思的说道,“妈,我不该和爸爸说那种话。”坐到女儿旁,丁莉雅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安慰的说道“你爸要是知道你这么说一定不会再生气了。”话间注意到她手上的伤,站起来往外走,上官蕾疑惑的看着她的背影。

    过了一会,丁莉雅拿着医药箱走进来,不出一语的给她擦着消毒水。上官蕾疼的嘴角直撇,却也不出声。

    处理完,丁莉雅才又坐回上,看着这个如同己出的孩子,轻轻的问到“小蕾,有什么事和爸爸妈妈说好吗?你知道我们是站在你这边的。”刚刚止住的泪水又嚣张的泛滥,上官蕾赶紧抹干了泪水,不想让这泪水挡住这张满是慈的脸。丁莉雅也不追问,只是将她轻柔的拥进怀里,用暖暖的怀抱安慰抽泣的女儿。

    过了半晌,上官蕾在妈妈的怀里闷闷地说,“妈,我没什么事。一会我会去找爸爸的。”低低的叹了口气,丁莉雅体贴的不再问,淡淡的说到,“那好,不过听妈妈一句话,还是去找小谦谈谈,他似乎不知道你在气什么。而且,两个人间的问题不能拖,要开诚布公的谈谈才好。”雾气再次泛滥,上官蕾心揪着的疼,他们之间,怎么谈?

    ****

    黑蓦谦就这样静静的坐在病旁,眼下是黑黑的眼袋,疲惫的双眼布满血丝,从黑劲龙出事那天起,他就未曾睡过了。旁的仪器‘滴滴’的响着,病上的黑劲龙脸色苍白,眉头微皱。黑蓦谦就这样,一瞬不转的看着他。

    不知过了多久,那几未动的眼皮轻颤,黑蓦谦紧张的往前探,注视着那双眼缓缓地睁开。

    黑劲龙嘴唇干裂,嘶哑着声音脱口的第一句竟是,“你没事吧?”

    一种奇怪的感口蓦地发酵,黑蓦谦觉得眼眶有些微酸,口气却异常平淡,“我没事。我去给你找医生。”刚起,却发现手上多了一只还在输液的手,回头是同样面容平静的黑劲龙,还是那嘶哑的声音,“坐下吧,陪我聊聊。”犹豫了一下,黑蓦谦坐回原处。

    费力的拿下嘴上的氧气,黑劲龙挥手示意屋内其他的保镖出去,之后才问他,“看你的精神不好,没休息吧。”这样突然地关心黑蓦谦觉得难以接受,虽然他不能隐瞒自己心里那种微暖的感觉。别扭的答道,“我还好。”

    不适的闭了闭眼,黑劲龙继续说道,“你不用因为自责而这样,我欠你的远比这要多得多。”说着停下来喘了几口气,继续说道,“回去休息吧!”

    黑蓦谦看见他微敛的眉宇,这种不比平常的苍老与憔悴,心中淡淡的暖愈加清晰,语气不觉间放软,“等到你稳定了我再走。”

    黑劲龙嘴角小小的划起了弧度,低低的一个字。

    “好……”

    清晨的阳关不吝啬的照耀着每一处被晨露打湿的土地,清脆的鸟叫声让人神清气爽,心愉悦。

    不过上官蕾却没有因这样的天气而变得开心,依旧懒懒的吃着老妈做的心早餐,一样的漫不经心。

    那天晚上女儿就和自己道歉了,怒气过后,依旧是无数的不舍和疼惜。低声的叹了口气,上官雄和女儿说,“小蕾,你去找那孩子了吗?”反应慢半拍似的抬起了头,上官蕾慢吞吞的回答,“还没。”

    “还没?”上官雄有些无奈,苦口婆心的劝导,“小蕾,你去找他谈谈吧!爸爸不希望你这样一直闷闷不乐下去。”看见她扒饭的速度加快,直到那碗饭被‘扫完’,上官蕾才目光闪烁的说,“再说吧!我今天有事,先出门了。”说完起就往门外走。

    丁莉雅从厨房出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将手搭上自己老公的肩,劝慰的说道,“别急,要给小蕾时间。”上官雄重重地叹了口气,“我知道,我只是怕这孩子看不明白。虽然不想承认,可是我看得出这两个孩子有多么的相……”

    转了好几趟公车,上官蕾又来到了那栋破旧的老楼下,抬头看了眼,大步的走进去。

    涂满红药水的手轻轻的敲门,‘吱嘎’一声,门被缓缓地推开。门没锁?上官蕾疑惑的推开了门,“有人吗?”一边往里面走,一边问。除了自己的话的回声,上官蕾没有听到任何回答,走进里面的房间,同样没有人回答。

    无奈的掏出手机,播出那个号码,秀眉紧皱。

    几声过后,电话接通,电话那端传来的却是一阵闷咳声。“是蓝先生吗?”上官蕾不确定的问。

    “是。咳咳咳……”声音哑的有点像被掐了脖子的鸭子。

    犹豫的了下,上官蕾说,“我是上官蕾,你怎么不在办公室?”电话那端声音似乎精神了些,“我生病了,在家里。”

    “哦。”视线扫了眼凌乱的桌子,上官蕾退出了这间屋子,“我是来给你送钱的。”

    另一边的蓝逸磊撑着往上挪了挪,“那你送我家里来吧!”“家里?”上官蕾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听力除了什么问题,他让她去他家?

    “没错,来我家吧!”像是听出她的疑惑,蓝逸磊在另一边无声的笑着。

    “为什么?”她不悦的问。对于那样一个不尊重别人**的人,她不喜欢。

    这次笑不再无声,蓝逸磊直接说道,“因为我没有钱去买药打针了!”说完报上一串地址,直接将电话挂断。

    听见耳边传来的‘嘟嘟’声,上官蕾无奈了,怎么能有这么厚脸皮的人?

    老话无聊谈~喜欢请收藏和推荐哦~~你们的每一票可能只是一个点击,却是我们码字的最大动力O(∩_∩)O~

重要声明:小说《复仇红唇诱狼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