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情锁三界(2)

    ()    然后不许早昔喜忧更多了,因为那道铺天盖地的符咒,那道令苍生万物都惧怕的符咒,已离他只有咫尺了!

    “昔儿!不!!”熏衣从地面抬起头,也不管衣裳长发如何凌乱,终于泪流满面,远远的伸出手想抓住那一袭红衣,可是那道巨大的符咒席卷着尘土灰尘,已让她看不清空地上的早昔,但见漫天的红色花瓣被卷起,一切凌乱的那么令人撕心裂肺。

    完了么。

    于是,就这样完了么。

    眼眸里的疼痛生生的腾升,熏衣顾不得眼里流出的血泪,奈何九曜死死地咬住她的衣带,动弹不得,终于气血攻心昏了过去。

    早昔最后看了熏衣一眼,那个养育他长大的白衣女子,那个昨还温柔体贴巧笑倩兮的白衣女子,那个他从小最亲最以至于愿意付出一切的白衣女子,终于消失在一片莹绿的光芒之后。

    早昔动了动嘴唇,想说点什么,可是来不及了,他不能如往那般,任后再撒乞求姐姐原谅,他也不能再去正面他对姐姐的感,不能再思考如何将她留在边……因为那令早昔窒息的杀气迎面而来,周的空气仿佛都被抽空,浑撕裂般的疼痛。

    我你。

    你我吗。

    早昔的唇边溢出一丝苦笑,然后阖上了眼眸。任这世上有千千万万种,尽管我都未曾弄清我是何如的你,可是正是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却让我愿意为了你将世间一切都沦为将就。

    那么,你我吗。

    眼眸阖上了,那一袭白衫也消失在世界里。死了就死了罢,于是后就干干净净了罢。

    早昔等待着那凌迟般的疼痛来结束他内心的痛楚,可是在他意料内的时间里,那种死亡的解脱却并没有沿袭到他肌肤的感觉上,甚至让他疑惑莫非死亡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么——

    但闻那呼啸的杀气结束在他前,只听一阵皮撕裂的声响,然后万籁俱静。

    怎么了?难道这样便算是死了么?早昔迷茫的睁开眼眸,在他看清楚东西前,后的凤烛发出了凄厉的尖叫声,让他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了,接着,眼眸所凝视之处,一袭血红的彩衣颓然的倒在了地上。

    这是谁。早昔难以置信的看着地上七窍流血的少女,口中开合却发不出声音,只是呆呆的看着彩衣少女下溢出的一大片血迹,染红了青草浸透了土地,仿佛一片血海将双眼刺的生痛。

    这又是在做什么……早昔神思恍惚的蹲下子,看着奄奄一息的初蝶,望着那对因为重创而显现的巨大蝶翅,口中嗫嚅不能言。

    “臭丫头,你在做什么……”早昔无法自持的颤抖着,伸出手想扶起初蝶,可是少女的眼中、鼻中、口中不断涌出鲜血,让他无从下手也不忍下手,仿佛眼前是一只颓败的彩蝶,终于黯然的败落到了地面,折断了蝶翅不能再飞了。

    “早昔啊……”初蝶轻轻的笑了,方才她几乎和熏衣同时出来救人,可惜熏衣被九曜拦下了,而她才得以完成心愿呢。

    “你在做什么啊……”早昔干涸的泪水再次涌出眼眶,他恨恨的看着夏初蝶苍白的脸,跪倒在地十指深深的扣进泥土中,“你、你故意气我的是吧?你以为这样就可以让我一辈子不敢再顶嘴,是吧!?”

    “你说是……就是吧……”初蝶轻轻的笑着,脆弱的仿佛随时就会消失掉,“你听我说……”

    “你说……”早昔泣不成声,他试着去握初蝶的手,可是那纤细白皙的手是那么的冰冷,让早昔的心不断颤抖,“你说啊……”

    “我你呢,你我吗?”初蝶轻轻的吐出这几个字,然后看着早昔那一成不变的绝美面容,口起伏了一下,便不再动了。

    花落成殇,蝶颓如逝。

    早昔呆呆的看着初蝶望着晴天的双眼,那双明眸曾经千转百回的看过他,嗔怪的,气愤的,嘲笑的,戏弄的……可是现在却了无生气的望着天空,眸子里的倒影不再变化。

    “最是姹紫嫣红时,蝴蝶漫山翩跹舞。难以别离的人,眉眼如画心如水。

    短相思是千千结,缠绕奴家思浓。今夕何夕望不穿,郎君莫要终虚无。”

    耳边仿佛还回响着初蝶最的曲调,早昔的双唇颤抖着,双肩也颤抖着,哆嗦着将初蝶抱起来,感觉怀里姣好的少女**正在变冷,哽咽的喊道:“臭丫头,你又怎么了……”哭喊着,早昔只觉得头一阵阵的撕裂般的疼痛,那种灼骨的感再次袭人而来,焚烧着他的骨骼和心脏,有怪兽要从体内咆哮而出,无法驾驭和压抑!

    “初蝶……”这厢琉璃指掐手心回过神来,一声不吭的在相拥的两人边蹲下,忍着泪水伸手替初蝶合上了眼眸,然后开始念一段往生咒。

    “你在做什么?”早昔惊醒般的瞪着琉璃,一双眸子血红,眼里还残留着泪水。

    “我在念往生咒,让初蝶能安心前去往生投胎。”琉璃口中苦涩。

    “不用了,她没有死,”早昔抱着初蝶猛的站起,定定的看着琉璃,那如鬼魅般狠厉的神竟让琉璃一退,“我自然会救她的,不用你心了!”言毕,早昔变了一个人似的,看着在场所有人惊异不定的神,退后到凤氏兄妹边,暂钉截铁道,“我凤早昔今在此发誓,自立为妖界之王,从此和人界、仙界势不两立,我要你们付出代价!”

    凤早昔!

    此话一出,南宫清桓和江昱圣皆是一惊,然后早昔却一拂衣袖,但见暗红结界骤起,便带着初蝶的尸体和凤氏兄妹消失不见了!

    江昱圣手中的含光剑早已缩入袖口不见,一旦他没有了斗志那神剑便也会消失。此时的银衫男子只是深深的皱起眉头,心知从此以后天下便不会太平了。

    他一步步的走到匍匐在地的花熏衣边,凝视了昏迷中依然清艳绝伦的熏衣很久很久,然后抱起了她向卷云阁走去。

    “楼主!”阿怒怔怔的望着江昱圣的背影,眼前一片狼藉不知道该怎么办,江昱圣却淡淡的扔下一句话:“来者自便吧。”

重要声明:小说《三界之赤幽花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