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苗疆奇女(2)

    ()    纵骄

    人群已被阿怒遣散了一些,由海部弟子带着回各自的庭院。却也有那么一些自持武艺不俗的人,静观其变不愿离去。比如郭祉韦,便颇感兴趣的看着大中央,但见三界风云人物齐齐出场,好戏迫在眉睫。

    “哥哥!”琉璃见南宫清桓一手抱琴,一手放在琴弦上做拨弄状,有些惊疑道,“事有些复杂,你先听我解释!”

    然而南宫清桓只是抬手让琉璃噤声,抬步向大中央而来。

    “凤淮,是你妖魂不散么?”南宫清桓看着花早昔,眼神却仿佛看着另一个人,“你自食恶果,还不放过你的儿子么?”言毕,南宫清桓唇边似乎勾起了一丝笑意,却又分明是面无表的,站在了早昔前。

    “你又是谁?”早昔毫无畏惧,浑的红雾弱了一些,定定的看着紫衣飘飘的南宫清桓,“你是琉璃姐姐的哥哥?你是来帮谁的?”

    “早昔!小心点!”凤翊对南宫清桓甚是忌惮,当初的三界之战,南宫清桓的道行看来,仅仅次之南宫易,是仙界不可多得的天赋异禀之徒。

    “早昔少主,你的血统半人半妖,不会成为你父亲那样艳绝的人物,你为何不和你姐姐,就此留在天海楼好好做人呢?”南宫清桓深深的望着红衣少年,意有所指。

    此话一出,琉璃和初蝶皆是殷切的望向早昔,希望早昔能有所醒悟。幽萝和兰菱虽不太懂此话何意,不过也甚是心焦。这时,阿怒走了过来,半蹲下对兰菱说道:“我送你们回茗虞楼吧?”此处危险,熏衣尚在昏迷中,兰菱也甚是危险,阿怒很不放心。

    “不能走。”幽萝一手扶着熏衣,伸手拦住兰菱,“宫主必须在这里。”

    “木姨?”兰菱不解,此时急如此,木姨向来淡泊低调,怎会站在了围观者的立场上?

    幽萝用眼神制止了兰菱,然后从腰间掏出一枚药丸,趁人不备,按住熏衣的后颈让她服了下去。虽不知道自己研制的花药对妖术有没有作用,但也希望熏衣能快些醒来——

    幽萝隐隐感觉,今这纵骄内会出大事,定然有死有伤。

    熏衣费了那么多心血,一定想要亲眼目睹这里发生的一切。

    但见早昔踌躇了片刻,指尖的赤幽花剧烈的呜咽着,蓦地抬起头,对南宫清桓道:“不,如果我姐姐不和我走,我就回去找我爹爹,就这样。”

    但见南宫清桓如仙人俊美的脸闪过一丝绪,似乎早昔的话有些在他的意料之外。“你既然是妖界的王,便应遵守三界的约定,为何又来天海楼闹事?”南宫清桓又上前一步,一手扶住了琴弦,“既然你执迷不悟,妖王之血本就不应在这世上,那么动手吧。”言下已是不可饶恕之意。

    ——动手吧。

    早昔怔了怔。今这三个字,早昔自己说了一次,江昱圣说了一次,连这千里而来的蓬莱仙人也说了一次。莫非自己做错了么,为什么这里所有的人,知道他的份后,都是如此淡漠的神态言辞?为什么所有人都冷冷的站在一边看着,没有人认为他是对的么?

    早昔绪紊乱着,周的红雾又淡了一些,那赤幽花也渐渐静了下来。早昔望向幽萝和兰菱,喃喃的喊了一声“木姨……”,再看向昏睡中的熏衣,喊了一声“姐姐……”,一瞬间竟然没有了斗志,慢慢的垂下手来,浑的红雾终于消失了,赤幽花也不见了。

    真的好累啊。早昔觉得头顶一阵阵撕裂的痛,他不想再留在这里了,每个人的目光都是冰冷的,众人看他的眼神躲躲闪闪,仿佛他是什么怪物,会害死他们,会吃了他们。

    “臭丫头,”早昔轻轻喊道,“把姐姐唤醒吧,我最后问句话就走。”言毕,不等初蝶明白过来,早昔又看向南宫清桓道,“不用打了,我不是打不过你,我不想和你打,如果你受伤了,琉璃姐姐会难过的。”说完,早昔皱了皱眉头,便向姐姐熏衣走去。

    早昔虽意下如此,但南宫清桓此行是有目的,怎能半途而废!于是琴弦一拨,一道绿色结界阻断了早昔的去路,但闻南宫清桓慢慢道:“你若回了妖界,采鹿绝对会唆使你重新颠覆三界,我蓬莱今既然管了闲事,就不能让你走!”不但如此,想起北面山洞里的“它”正在不断聚集力量长大,清桓更不能让早昔带着赤幽花离开!

    事到如此,清桓一个人守着秘密,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只有截杀花早昔,才可以挽回仙界的地位!否则后会万劫不复!

    早昔停下脚步,但听南宫清桓说完后,五指一拨,伏羲琴便大响,有别于方才琉璃所谈的“静魂”,这次的“妖杀”曲琴声冲天,划破大,不过眨眼间,初蝶和凤烛便颓然后退,全然不能抵抗!早昔还未动作,一边的琉璃先一步大惊失色,猛的向前按住清桓的手,喝道:“哥哥!”

    “璃儿,事关重大,你不要胡来。”南宫清桓不清楚琉璃和早昔等人的牵连,只是一心快些解决今之事,于是他回头使了个眼色,那些仙童云贯而入,齐齐拉住琉璃的衣袖,恭敬道:“大小姐,你让掌门人出手吧!大小姐,妖孽为祸天下,不可心软!”

    琉璃此刻心乱如麻,不知如何是好,而南宫清桓又开始弹奏伏羲琴。虽然早昔继承了凤淮的一半血统,对伏羲琴有一定的抵御力,可是毕竟琉璃不是伏羲琴的寄主,以往没有发挥伏羲琴的全部神力。此时此刻,铺天盖地的琴音直冲腹腔而来,早昔但觉血气翻涌,而道行尚浅的初蝶和凤烛更是一声惨叫,不过片刻,两名少女便脸色苍白的倒地挣扎着,长发凌乱。

    凤翊虽然道行很高,且有妖王之血护体,可是方才受了伤,加之南宫清桓下手毫不留面,也是无法抵挡。踉跄着奔到二女边,尽全力撑开了一个暗红结界,护着三人,然后对早昔喊道:“早昔,动手啊!”

    不过二十年不到,南宫清桓的修为便长进了如此之多,也大大出乎凤翊的预料!

    早昔但闻初蝶和凤烛的惨叫不绝于耳,只觉得双肩微微颤抖,脚下也是虚浮不稳,眼前熏衣的睡容那么的安详美好,可是……他以后都见不到了罢……

重要声明:小说《三界之赤幽花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