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连环之计(2)

    ()    卷云阁。

    看到眼前的庭院阁楼,娉宁和那侍女疑虑的对视了一眼——江昱圣不是大婚么,怎么带她二人前来此处?该不会又在耍什么花招罢?

    皇甫漾是何等攻于心计的人物,见二女停下了脚步,便猜到了二女此刻的心思。他信步走在前面,但见锦衣华服,颇显奢侈,头也不回的说道:“卷云阁内有公主想见之人,还请外人和我留在外面等候。”言下指的,正是那武功高强的侍女。

    “我二人自然同去同来,你想耍什么花招?”娉宁冷冷一笑,此时的她只是将长发用发带系好,少了平的尊贵雍容,多了几分小女孩本该有的任模样。

    “是么?”皇甫漾抬了抬手,但见卷云阁的各个可能的角落,顿时出现了众多海部手下,黑衣少年们神色肃穆,手持长剑严阵以待,“那好罢,我们就在此等楼主前来发落吧。”

    “你!”娉宁这才突觉此人步步为营,将她们二人引入了圈之内,如今她二人早已是天海楼的砧上之,哪里还容得她二人如何选择!

    “公主,你去吧,你若有事,我自然会告知刘宰相的。”那侍女却波澜不惊的说道。如今中原的天下,能与天海楼相对抗的,也只有当今朝廷了!娉宁如果在卷云阁有个三长两短,以她能耐,逃出去庭院去并不是不可能。

    娉宁沉思了一下,便点点头,示意那侍女放心。她娉宁虽不愿陷进圈,可是那阁楼里究竟有什么也实在让她好奇,总不见得江昱圣有饲养怪兽的癖好,方才不杀她,却将她骗入阁楼内让动物吃掉吧!压抑住脑海里的胡思乱想,娉宁瞪了皇甫漾一眼,便转向卷云阁里而去。

    “呵。”皇甫漾望着娉宁的影消失在卷云阁的门扇里,嘲弄的摇摇头,自语道,“你不觉得她年纪轻轻,便城府这么深,不太好么?”

    那侍女本低头立在一边,闻言也不知皇甫漾是不是在和她说话,看了皇甫漾一眼,还是蹙眉接了一句话:“……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

    “你倒是洒脱啊。”皇甫漾斜睨了侍女一眼。

    “各伺其主,你我都是尽职尽忠罢了。”四下无人,那侍女的话也多了一些,但是仍旧不看皇甫漾一眼。

    “是么,”皇甫漾忽的很感兴趣的转过来,嘴角噙着的笑意加深了许多,认真的看着侍女道,“既然姑娘也明白这个道理,为何不在苗疆好好呆着,却千里迢迢跑来中原,蹚天海楼和朝廷的这趟浑水呢?”

    苗疆!

    此言一出,那侍女倏然抬头,那一直面无表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些微惊恐的神

    “你在胡说什么?!”侍女蹙着眉,眼里满是嫌恶。然而皇甫漾无奈摇摇头,依旧笑着,片刻的沉默恍如隔世。

    “你——”就在那侍女忍不住又要说点什么的时候,“不要多做无谓的解释了,”皇甫漾笑着看向她,一字一句的说道:“这么说,苗疆沉寂了数十年,却也要来中原决一雌雄了么?”

    那侍女定定的看着皇甫漾,仿佛想从男子含笑的眼眸中找出更多的秘密,也是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侍女唇边溢出一抹冷冷的笑,一直压抑低沉的声音忽的清冽动听,嘴唇开合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一个习武者再怎么伪装——不管她是改变声音、容貌甚至高,却有一样东西总是不会变,那就是兵器,”皇甫漾对视着侍女的恍然大悟的眼神,缓缓解释道,“你所用的利匕,正是苗族女子擅长使用的锄药刀,匕首呈碧绿,是因为染了剧毒,这世上有种苗疆剧毒,便能染于利匕却长时间不会脱落,而在兵器上染毒的手法,也是擅长蛊毒之术的苗疆惯用之法。”言及此,皇甫漾笑的更加妩媚动人,甚是笃定道,“这种种蛛丝马迹,无一不说明了,你来自苗疆。”

    “你分析的头头是道,可是朝廷暗中觅贤,我自愿前来效力,有何不对么?”那侍女眸子里不屑一顾。

    “不是如此简单,”皇甫漾摇摇头,继续道,“如果只是如此的话,为何不取下你的易容面具,让我看看你的真模样?”

    这一次,侍女装扮的女子真正的惊愕了!难怪天海楼在中原会有如此势力,她仅仅碰巧遇见这么一个堂主,便有如此的见识和能耐,很难相信江昱圣会是何等风采绝艳的人物!

    “我……”侍女眼神躲避着,语气却犀利依旧,道,“我脸上有伤,怕吓着人,不行么?”

    “是么,”皇甫漾算是真真是见识了什么是“不见棺材不死心”,无不可闻的笑出了声,接着便伸手去抓侍女的裙摆!凡是女子对体都甚是敏觉,此女来不及多想便旋去躲,然而谁知这根本是皇甫漾声东击西之法,左手下抓,右手却向上借势撕去了女子的面具!

    “啊!”这一次,女子真正慌乱了,长发一甩猛地回过头来,两人相视一看,这次却是皇甫漾呆住了!

    ……

    娉宁从卷云阁出来时,眉头微蹙,眼角泛红。然而当她抬头看向庭院中时,步子却怔了怔。

    但见门廊外,假山旁,皇甫漾一脸笑意尽失,而她那名侍女站在皇甫漾对面,还穿着原先的侍女衣服没错,可是向娉宁望过来,却是另一张迥异的脸!

    娉宁见过美女无数,哪怕只在这天海楼,便有风格迥异的美丽女子无数——艳绝明丽的文七舞,俏可人的夏初蝶,灵秀脱俗的南宫琉璃以及素有“天下第一美人”的花熏衣!可是眼前的女子,虽穿着侍女的衣物,却仍旧掩盖不住她浑动人的风

    眉如远黛,肤如凝脂,一颗泪痣如转生的印记,点缀在蕴满愁思的明眸边。若说她美,可是又很淡很静,若说她不美,可是又让人暗自惊叹,移不开视线。

    就在三人齐齐发愣之时,但见长廊那头灰衣由远及近,却是莫逸炎迟迟而来。莫逸炎大步走了进来,一见这阵仗,冷冷皱眉道:“你们在做什么?”

    皇甫漾这才正色,脸上重新浮起笑容,瞟了一眼神秘女子,对逸炎说:“你的事办完了?”

    “嗯。”莫逸炎颔首道,“海部、河部的弟子都准备好了,贵宾阁的皇家侍卫们我也去安排了,就等昱圣的命令了。”言及此,莫逸炎看过来,注意到了站在一旁的神秘女子,微微一怔,眉头皱的更深了,“你是谁?”

    “我叫玖鄢。”神秘女子看了莫逸炎一眼,声音清冽动听。虽她神色冷漠,举止谨慎,但那腮边的泪痣却颇有几分风尘婉。谁知莫逸炎问过之后,便不再感兴趣,只是看扔下一句“我进去看看”,便抬脚向卷云阁内而去。

    然而,莫逸炎的问话却点醒了娉宁,但见公主下这才回过神来,亦是疑惑道,“你、你就是我那唤作环儿的侍女?”言下甚是惊疑。此话一出,皇甫漾甚觉有趣的眯起了桃花眼,打量着二人。

    “……我不是环儿。”沉默了一会儿,玖鄢承认道,“我是假扮的。”

    娉宁大惊失色!那环儿跟着娉宁许多年,娉宁也不知道这丫头是会功夫的。前不久她从凤氏兄妹的梦中醒来,将梦里的秘密告诉了同姐妹的环儿,环儿却突然声称自己学有奇功,可以助娉宁一臂之力!

    那时娉宁先惊后喜,心忖真可谓是老天助她成就大事!然后此时想来,才突觉其中的诡秘。再想想环儿最近奇怪的一些举止,但见娉宁花容失色,惊呼道:“你、你不是环儿!环儿去哪里了?”

重要声明:小说《三界之赤幽花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