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连环之计(1)

    ()    两人绕过屏风走进去,下一刻,在前的侍女便止步了,而娉宁也愣在了原处。

    但见卧房内,有一张巨型雕花大梁上挂着厚重的绸幔,看不清上有什么。屏风后有一张檀木桌案,皇甫漾和莫逸炎正相对而坐,因为互相看不顺眼,正冷冷的瞪着对方。

    “人来了,你不用瞪着我了,莫堂主。”皇甫漾唇边噙着笑意,悠悠的瞟了两名闯入者一眼。

    “我看见了。”莫逸炎皱了皱眉,甚是不耐。也不知道昱圣是怎么想的,安排他和皇甫漾在此等候,两人本就不和,这半个时辰可真是度如年。

    “所以呢?”皇甫漾如风般的笑意阑珊,似乎根本没把你娉宁二人放在眼里,故意拖慢语速问道。

    “当然是看她们怎么办了,我还有事,拖不得。”莫逸炎冷峻着一张脸,有问有答。

    娉宁这才明白是中计了,那对兄妹原来是细,这地里原来是有埋伏的,而且一来便是天海楼两大堂主!任娉宁如何攻于心计,也料想不到其实凤氏兄妹当晚之举,只是利用她扰乱势,并不是真和天海楼串通好来陷害她,怪只怪江昱圣料事如神,有备无患,早早的安排下的埋伏罢了!

    “两位久等了。”娉宁自知隐瞒不过去了,便也撕掉了伪装,冷笑道。

    莫逸炎这才转过头,看着眼前迥异于平的少女,冷笑道:“也辛苦公主下了,伪装这么久!”莫逸炎和刘子彦来往之事,娉宁并不知,但莫逸炎却也见过这位公主好几次,平只道娉宁胆小文弱,此时才始觉此女不可小觑。

    皇甫漾虽对娉宁不感兴趣,但今江昱圣安排他二人在此,只是为了防止妖界声东击西,孰料却迎来了这位公主下,如此一来,皇甫漾闻言便也眯起了桃花眼,唇边笑意有了几分深意。

    “那便动手吧!”娉宁也懒得废话,她对那侍女似乎颇为自信,使了个眼色,那侍女便面无表的摸出几枚大银钉,向二人扔去,接着纤腰一拧,掌心多了一把泛着淡青色荧光的利匕,便向二人扑去!

    “有毒!”莫逸炎低吼一声,接着和皇甫漾一齐起,分别向左右避开银钉。皇甫漾唇边笑意不变,一把抖开玉骨锦扇,先接了那侍女一招,说道:“我当然知道有毒了,不劳你费心!”

    “你成天和钱打交道,还是小心一点罢!”莫逸炎冷冷的讥笑道,也拔刀格开那侍女的攻击。还是然而不知那侍女什么来头,招招狠毒,利匕出手全是致命的招数!

    与此同时,娉宁则看准时机,向那大扑去,一把掀开了梁上的绸幔!

    “公主!”那侍女分心之下,疾呼娉宁退后,然而娉宁却呆呆的站在原地,望着榻上,面色苍白——

    但见榻上空空如也,除了几条铁链子,什么也没有!

    榻是空的!

    这正是天海楼的安排,废帝一早就被转移了地方。但见娉宁惊愕之后,神狠厉起来,猛地旋奔至三人前,狠狠的质问道:“我父皇呢!他人呢!你们把他弄去了哪里!?”

    娉宁冲上来,得那侍女硬生生的收回了利匕,而两位堂主也回退开。毕竟娉宁还是当朝长公主,没有江昱圣的命令,顾虑到朝廷的利害关系,无人可以擅自私自伤其分毫。

    “公主!”那侍女低低的喝斥了一声。娉宁此时已临近崩溃,方才混乱中她的一支朱钗早不知去向,挽好的发髻散乱了一半,凄怆的模样含着三分凌厉,闻言她也只是看了那侍女一眼,便继续怒不可遏的说道:“你们这些逆贼,将我父皇关在这不见天的地方做什么?如今又把他弄去了哪里!我——”

    “公主下,你哪只眼睛看见你父皇在天海楼了?”皇甫漾向来藐视一切,闻言似笑非笑的打断娉宁的话,“你不就看见了一张破,便如此有失体统的大吵大闹,那么你擅闯天海楼地之罪,我又向谁讨去?”

    此话句句在理,丝丝入扣,竟让娉宁当下一噎。那侍女脸色也变了变,却比娉宁镇定多了,只是走到娉宁侧,气喘微微道:“公主,接下来怎么办?”

    娉宁定定的瞪着两名男子,心里也是狂波暗涌,飞快的寻思着脱的法子。眼下再找借口已是无用,硬逃也不太可能,一时间房间里无人说话,四人神有异,各怀心思。莫逸炎见气氛差不多了,紧皱的双眉舒开一些,然后冷声说道:“娉宁公主,我们做一笔交易吧。”

    此话一出,娉宁和那侍女神色皆是一变,疑虑的看着莫逸炎,不知他是何意,而皇甫漾早就有成竹,只是噙着温和的笑意接着说道:“公主下,你想要什么,天海楼如今一清二楚,既然你不肯罢手,为何不斗胆一试呢?”

    “你们什么意思?”娉宁虽年纪尚轻不够沉稳,却远远比一般同龄女子有计谋,的看着二男,含糊其辞。

    “你倘若答应不把今之事说出去,我们便给你一个好处,”莫逸炎接着说道,依旧神色冷峻,“这好处自然是你想要的,只不过之后你要答应我们一件事。”

    娉宁心下奇怪,怎么会让她不要说出今之事?此话也该她求二人才对罢!转念一想,娉宁眼里闪过一丝惊诧,急急道:“是和我父皇有关么?!”

    皇甫漾桃花眼一眯,稳胜券的笑笑,摇了摇手中的玉骨锦扇道:“这笔交易,你做不做?”

    “公主……”那侍女疑心有诈,低低的提醒着娉宁。然而娉宁脸色晴不定了片刻,却终究狠狠的颔了颔首,咬牙道:“好!我答应便是!”

    闻言,皇甫漾并不意外,却悠然的合上了锦扇,斜睨了莫逸炎一眼道:“如何?今之事的功劳,你多还是我多呢?”

    莫逸炎冷冷的瞪了皇甫漾一眼,转便向外而去,淡淡的扔下一句:“我他处还有事,你一个人去办吧。”话刚说完,人便消失在了铜门后。

重要声明:小说《三界之赤幽花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