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早昔微漾(2)

    ()    大里氛围剑拔弩张,舞姬乐手们纷纷躲在了梁柱之后,天海楼的手下在阿怒的示意下握鞘而立,其他的宾客也皆拿出看家兵器自卫着。

    “早昔哥哥,我们走吧。”凤烛对花熏衣甚是失望,她并不知熏衣此番选择的艰难,也不知方才暗藏的凶机,只是气鼓鼓的说道,“我们走吧,别人不领的话,我们也没办法,你答应过说完话就和我们回去的!”

    熏衣虽绝不能和早昔走,可是也不会放任早昔离开,猛的上前拉住早昔的手,面容冷艳的问道:“你们二人是何人?为何掳走昔儿?如今又想带他去哪里?!”

    凤翊冷冷一笑,替凤烛答道:“你若不和他走,又管他和谁走?你此举可笑了罢?!”

    熏衣一怔,瞬间无语,牵着早昔的手松了松,却并没有放手。

    早昔本就浑浑噩噩,被熏衣拉住也没有了反应,脸色苍白。初蝶一见早昔脸色有异,赶忙也迎了上来,拉住早昔的衣袖道:“丑八怪!你没事吧?!”

    此话一出,凤氏兄妹、熏衣、江昱圣、琉璃等人皆是一惊,他们都清楚早昔失控后的有多凶险,一时间都忘了彼此的纠葛,只是疑虑的望向早昔,一看究竟。

    但见早昔直直的望着熏衣,琉璃眸子一片浑浊,脸色苍白、唇色血红,却仍旧极力的呼吸着似乎想控制自己。深深吸了一口气后,这才缓缓的对熏衣道:“如果,如果我杀了他呢?”

    言毕,众人倒吸一口冷气,却见早昔冷冷的看向了江昱圣,面无表

    终究躲不掉了么。

    江昱圣唇边的笑意一瞬间肆意起来,右臂微微一动,气定神闲道:“早昔少主,我念你年幼不懂事,今之事便不追究了。席间给你留了座位,你可留下观礼。”言语间,也没有一丝松动,决不让步!

    “姐姐,你和不和我走!”早昔一被激将,也恼怒了,猛的扯了扯熏衣的手道,“你说过你我的,你只我一个,你又骗了我!”

    “昔儿,你!”熏衣望着早昔,心下无比凌乱,再看江昱圣亦是一触必发,担忧万分,急急劝道,“你如何这么不听话!你太让为姐失望了!”

    是么。

    早昔忽的凝滞了。

    一丝僵硬的笑意浮现早昔的唇边,如同彼岸花缓缓的绽放在黄泉边,艳丽却凄然。笑过之后,早昔松开了熏衣的手,一步、两步的退开,站得远远的,笑着望住熏衣,然后狠狠的抹了一把眼泪。

    “丑八怪……”初蝶只觉得心头如刀片凌迟,愤愤的瞪了熏衣一眼,奔上前去,“丑八怪!你不要难过了!我们走吧!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

    “动手吧。”早昔淡淡的打断初蝶的话,对着江昱圣轻轻道,“动手吧,我既然来了,就不会这样离去的。”

    “保护楼主!”阿怒在玉阶上赶忙出声,黑衣少年们齐齐拔剑。在席间的宾客们这才全部回过神来,倒也是江湖上出色的人物,不见惊慌失措,却也各自分帮派自卫,不想惹祸上

    江昱圣悠然一笑,抬手阻止阿怒帮忙,望着早昔颔了颔首,温厚道:“好,赐教了。”

    所谓王者,决不许任何人觊觎自己的东西,要么此人便为己所用,要么便斩草除根,不管对方是谁,只要敢先行挑衅,那么他江昱圣便会奉陪到底。

    宾客们知趣的纷纷后退,偌大的纵骄俨然成了二人的战场,只有琉璃、郭祉韦仍在原先的席位上。最初的喜庆和欢腾此时早已烟消云散,那些悬挂的红绸锦缎如同血染的幕布,昭示着事的惨烈和不堪。

    “早昔!”熏衣急不可待,便要上前阻拦,却被初蝶念诀施咒,在兰菱和幽萝的惊呼声中,昏了过去。

    “丑八怪,你好好的出气吧,你姐姐交给我了!”初蝶扶着熏衣来到旁侧,和幽萝、兰菱站到一起。幽萝镇定下来,心如明镜,自知今之战是非打不可,也不责怪初蝶莽撞,只是幽幽叹气,拉着两人退后。

    早昔和江昱圣相隔十步,皆两手空空。江昱圣顿了顿,接着右手抬起向上,宽大的衣袖滑落到肘部,接着,在座之人都惊异的发现江昱圣的手臂有异,只见晶莹流质包裹着男子的手臂,形同潺潺流水般有形无声,闪烁着雾白色的光辉,圣洁清明。

    郭祉韦意料中的赞赏一笑,而琉璃却是一惊!

    含光剑!

    难怪江昱圣近些年来如此飞扬跋扈,胆敢逆天道称王者,原来他本就是上古神器选择的寄主!

    江昱圣的笑意慢慢敛去,乌眸里的凉意也都散去,一片如夜的漆黑让人看不清虚实。只见他顿了顿,便一字一句的吟道:“神剑含光,嗜吾血,听吾命,为吾所用,领命!”话音一落,一声清啸从那剑吟出,不过须臾之间,无人看清是如何变化的,一把清亮透澈的短剑便握在了江昱圣手中!

    那含光剑之流光溢彩,仿佛无尽的清水波光汇聚而成,看似无,却又有着犀利的剑光。在江昱圣手中握着看来有形却无形,看似一尺来长却又幻影重叠,似乎又有三尺来长。在座几乎都是有所耳闻,却无人真正亲眼见过含光剑,不由得纷纷暗叹欣羡,啧啧称奇。

    如此一来,众人不由得看向花早昔,这少年固然容貌惊人又举止神秘,但不知面对上古神器能作何反应。

    琉璃和初蝶皆担心的望向早昔,凤翊不屑一顾的笑了笑,而凤烛更是忍不住揶揄道:“含光剑有什么了不起,早昔哥哥,把你的家伙拿出来!吓死他!”

    郭祉韦方才见早昔形容貌尤其眉间的花印,便心有疑惑,如此更是笃定了有些想法,只是静观其变。

    琉璃忍不住了,方才她一直不插手,一来是谨遵哥哥吩咐,而来是心知早昔实力强盛,可是含光剑是与伏羲琴媲美的上古神器之一,不知有如何大的威力!但见紫衣女子眉头一蹙,计上心来,忽的扬声道:“上古神器有四,含光剑为之一,据说威力无比,今不想能见到此剑,实乃大幸。”此话听似只是赞叹而已,不明所以的其他人闻言,也是一派了然。然而琉璃的真正意图却是想提醒早昔,此剑威力无比,此战必然凶险!

    早昔只是望了一眼江昱圣和他的含光剑,似乎还没有从方才的绪中完全脱离一般,只是再次认真道:“动手吧。”

    话音一落,早昔眉间的花印渗透出血色光芒,接着浑氤氲起暗红雾气,周的气流都萦绕而起,凛冽的气流将少年的红发扬起,那气场也绝对不输给江昱圣半分!

    “哥哥!”凤烛惊讶的睁大眼,看向凤翊,甚是不解。

    “这是妖王之血啊,”凤翊沉声道,“这小子果真是不二的妖王,如此便能掌控力量了么……”

重要声明:小说《三界之赤幽花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