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赤幽花魅(3)

    ()    天海楼的大喜之终于来临了,不过半月左右的时间,在宾客们的眼中仿佛过了好几年。

    一大清早,天海楼的手下便前来每个庭院,逐一请宾客们前去纵骄赴宴,礼遇十分周到。离正午还有一个时辰,天海楼的手下便前来贵宾阁接人了,刘子彦和娉宁先行一步,琉璃和初蝶便也出门了。

    走到庭院门口,守卫的两名手下和二女打过招呼后,终于忍不住问道:“琉璃小姐,敢问和你们一起的南宫少爷呢?最近几都没有见过他。”

    初蝶眉头一蹙,正要呵斥,琉璃却随和的浅浅一笑,答道:“我弟弟有些事,先行走了,劳驾你们惦记了。”

    两名手下悻悻的挠挠头,恭送客人离开,心道这才可真是大人物啊,来去都是随随便便的,唉。

    今倒真是个婚嫁的好子,但见抬头晴空万里,白色海鸟徘徊在天海楼上空,清冽的鸣叫划破宁静,仿佛昭示着今必然不会是平淡的一天。琉璃和初蝶跟在天海楼手下后面,也不好多说什么,闲聊了几句天气,便习惯的各怀心思沉默了。

    不多时,前方匆匆忙忙的走来一群婢女,个个喜笑颜开的,只听一个丫头道:“这婚宴可真是别开生面,也不用准备嫁衣什么的,听茗虞楼的丫头说,都今早了,夫人还不让上妆呢,说是平时怎么样,就怎么样。夫人也太节俭了罢,咱们楼主就像皇帝似地,什么不能给她呀。”

    “说不定楼主就是看上夫人这一点呢,一般的女人啊都虚荣,配不上咱们楼主。”另一个丫头接嘴道。

    琉璃听这话,立刻就明白了熏衣此举定是为了早昔,心内百味陈杂。几乎是同时,初蝶和琉璃都抬头望天,但见蓝天浮云,暗红的雾气并没有出现,各自心头忐忑,不可言喻。

    ……

    琉璃和初蝶离开此地一炷香的时间后,一大群婢女簇拥着鲜艳的红色肩辇姗姗而来,木幽萝和兰菱各自跟在一侧,不时担心的望向肩辇内的熏衣。

    “宫主,你还好吗?”兰菱终是忍不住了,扶在肩辇边轻轻问道。

    “嗯,没事的,放心。”熏衣柔和的声音传出来,果真十分淡然。

    幽萝闻言宽慰道:“今稍稍注意绪,应该不会有问题,怕就怕——”她本来想说“怕少主前来”,可此话也不太对,便终是沉默了。谁知兰菱心单纯,接着说道:“放心吧,如果少主不来的话,江楼主会帮宫主找他的!不要担心!”言毕,还信心满满的握了握拳。

    熏衣无奈的一笑,只觉得恍如一梦,不过既然醒不来了,那就把梦好好做下去吧。

    ###

    纵骄大,雍贵依旧。

    半透明的大理石地板纤尘可见,高耸的天花板装满了菱花镜,镜面间镶嵌着夜光珠,每一颗都价值连城。除此之外,粗壮的红漆梁柱和屋顶横梁系满了红绸,随着堂里穿堂风而纷纷飞舞。

    但见大中间,宾客满座,各门各派之间礼貌谈笑,好意寒暄。而大中间,数十名舞姬云袖翻飞,歌舞升平,大内一片喜气盎然。

    然而每一个人谈笑间,却都偷睨着象牙椅上权倾天下的男子。

    他坐在大尽端。

    大婚之,他却依旧着银白色的刺绣缎袍,如墨的长发衬得白颈似瓷,俊美的脸颊上漆黑的双眸萦绕着玩世不恭的雾气。即使唇角一直勾着完美的弧型,但从他上至内散发的霸气,却令人无一敢直视。

    这就是天海楼历代最强的楼主,几百年来唯一一统江湖的人——

    江昱圣。

    琉璃和初蝶前来时,宾客都差不多来齐了,大里除了阿怒站在江昱圣侧,莫逸炎和皇甫漾皆不在场,其余的也没几个认识的人,只有刘子彦在一边色的盯着舞姬,而娉宁和七舞坐在另一侧笑谈着什么。

    “吉时到!”报吉声响,宾客们瞬间哑然,屏息看着大外。

    但见两列婢女婷婷袅袅的走着,漫天飞花中,一座鲜艳的红色肩辇正缓缓的靠近大

    江昱圣把玩着手中的翡翠玉盏,微微一笑,定定的望着那越来越近的肩辇。红幔翻飞间,可见一袭白衣的绝色女子端坐在内,影忽隐忽现。

    “来了!来了!”小帮派们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天下第一美人啊!”郭祉韦放下酒盏,捋着胡须,暗暗感叹。

    安静的大内乐声再起,无数美舞姬再次云袖四起,莲步轻踏,面如芙蓉,个个恍如九天仙子,艳惊四座引得众人阵阵喝彩。待到舞姬们徐徐散开时,肩辇已在门落地,在丫头的搀扶下,一位绝代美人从肩辇内走出。

    只见这女子面挂薄纱,绝美的容颜明晰可见,一双秋水翦瞳波纹缭缭,樱唇挽着恬淡的笑意。虽然脂粉不施,却让所有金石玉器都黯然失色——这便是“天下第一美人”,花熏衣啊!

    她在兰菱和幽萝的掺扶下,莲步轻移,向着玉阶上的江昱圣走去。一步。两步。

    而江昱圣的眸子里终于有了些波动,一双乌墨色的眸子深邃无形,缓缓的站起来。

    熏衣……

    终于娶到你了啊……

    但见江昱圣唇边勾着淡淡的笑意,走下玉阶,迎着新娘而去,一袭银衫在风劲下翻飞着,他所经之处,舞姬们皆恭敬的垂袖退后,而细语的人们不约而同的闭了嘴。

    “你来了。”江昱圣立在熏衣前,伸出手拢了拢熏衣的额发。见状,幽萝和兰菱便知趣的退后。

    “嗯,”熏衣颔首,倒也不显生分,微微一笑,“我还是不习惯繁缛礼节,便就这样来了,你看——”

    “怎么都好。”江昱圣缓缓的接话,唇边的笑意深了深。

    宾客们怔怔的看着这一对人中龙凤,惊艳这真是别开生面的一场婚宴,但见江昱圣和花熏衣都穿素的衣衫,不曾专门特意打扮,却依旧恍如脱尘仙人,真可谓神仙眷侣,别具一格。

    就在众人如痴如醉的瞬间,江宇圣的笑意却慢慢消失无迹,深邃的瞳仁一抬,望着外忽的涌起暗黑狂澜,竟是——

    杀气!

重要声明:小说《三界之赤幽花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