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赤幽花魅(2)

    ()    这厢,凤翊和凤烛离开了圣地,却也无心歇息,只是一前一后的在林间散步,两人一路寂寂,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凤淮在大战之前,似乎预料到自己不会逃过此劫,便亲自前往南境深海挖掘水晶冰,打造了圣坛上那具水晶棺。而凤氏兄妹便是凤淮在南海的山崖上,发现的一对孤苦无依的丹朱鸟。两只幼雏的母亲外出觅食却三未归,恐怕是被老鹰之类的给吞食了。

    凤淮见兄妹二人可怜,便从山崖上的鸟窝里带走了他们,传给他们神力助二人幻化成形,是凤淮十几年来一手培养的妖灵,故而跟着凤淮姓了凤。凤翊稳重狠辣,凤烛聪颖伶俐,两人正好补足了对方的缺陷,甚得凤淮和五色鹿的重用,在妖界也是近同于王族的存在。

    凤淮与南宫易同归于尽后,因为花早昔久病不治,无法担当重任,凤翊便成为了妖血的寄主,和凤烛、采鹿一起守护者妖界,和人界、仙剑互不相关几十年。

    然而冥冥中自有定数,星辰月轮转,孰料花早昔却病愈出山,如今妖大发,却又回到了妖界,并且登基之可待。

    夜风习习,这片凤淮灵力支撑的结界森林,没有一年四季,每天都是气候宜人的。凤烛认真的踩着步子,仿佛这是世界上最好玩的游戏,想了想,随口说道:“哥哥,你说明咱们去了天海楼,那个花熏衣会怎么和早昔哥哥说呢?”

    凤翊也在思忖这事,闻言利索的答道:“这不是重点,要看早昔会问些什么。”

    “这样啊,”凤烛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忽的蹲下子,对一棵大树根部的彩色小蘑菇说道,“小家伙,你说早昔哥哥会说什么呢?”

    那小蘑菇晃了晃,似在思考这个问题,接着蘑菇头上崩开一张小嘴,砸吧了两下,认真说道:“我不知道!”

    “噗。”凤烛笑出声,拍了拍小蘑菇的头,但见小蘑菇惬意的晃了晃,凤烛说道,“好了,不打搅你修炼了哦!”

    “是,凤烛大人。”小蘑菇咧着嘴说道,然后小嘴骤然闭合,蘑菇茎也停滞了晃动,一动不动的站在树根,努力的吸收着月光的精气。

    凤翊立在树下,皱眉想着什么,忽的开口道:“我总觉得花早昔不像是成大事之人,小烛,你还记得凤淮当初的能力吧?差之还是太远了啊……”但见凤翊神严肃,看来思忖这个问题已不是一天两天了。

    “嗯……”凤烛站起,缓缓的点了点头。

    凤烛还记得,在南海山崖上初见凤淮大人,红发男子唇边噙着绝美的笑意,言谈举止尽是和煦温柔。然而也是这个纯真温和的人,一旦仙界真的触怒了他,那绝代风华和凌厉杀气,也是这世上任何人都无法比拟的!

    言及此,凤翊也终于忍不住回首往事,那些血雨腥风的过往,令长发男子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

    ……

    凤淮率领群妖攻进蓬莱仙山时,但见仙雾缭绕,仙鹤长鸣,蓬莱掌门南宫易早已带领弟子们布好阵法,请君入瓮。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凤淮对此早有准备,他吩咐凤翊带着妖类们腾云,和驾着仙鹤的蓬莱弟子们布下的“缚仙阵”对抗,而凤淮自己则飞而上,和蓬莱所有家族的十大长老对抗。

    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妖、仙两界间势均力敌,明显僵持着分不出胜负。见状,蓬莱掌门南宫易让大弟子南宫清桓祭出了伏羲琴,南宫易亲自开始弹奏“六音”神曲之妖杀。这琴音对妖界族类而言,莫不然是必杀之技,但见妖类个个怒吼哀嚎,纷纷从云端的战场里败退,掉落到地面浑抽搐!

    凤淮见群妖大乱,这才当真怒从心生。当初凤淮之所以和人界宣战,是因为漓水镜离奇失踪,而遗留的蛛丝马迹指向了人界皇族。三界鼎立时,曾各自诺了若非必要绝不相互侵犯,孰料大战刚起,仙界言而无信,便以除恶扬善为由帮着人界攻打妖界。凤淮随时仙妖合体,然而不设防下依旧被伏羲琴大伤,退败妖界休养生息便是数十年。

    妖界销声匿迹的数十年,凤淮遇上了花吟梨,并孕育了花早昔。花吟梨离去后不久,凤淮打算一雪前仇,这才向道貌岸然的仙界宣战。

    凤淮见妖类被大伤,当下大怒妖力大增,不过顷刻间便败退了十大长老,然后飞而上便要夺下伏羲琴!南宫易大惊失色,他自然不知凤淮是上古神器赤幽花的化,见伏羲琴对其无用,又怕打斗中毁了琴,便将伏羲琴交给南宫清桓,自己则凭着几百年的仙术道行和妖王凤淮硬碰硬打起来。

    琴音戛然而止后,蓬莱弟子们和群妖全部停滞了,而凤翊和南宫清桓皆紧张的望着半空。“妖王凤淮!你胆敢祸乱天下!不怕天谴么!”南宫易的紫袍在劲风中猎猎作响,厉声呵斥道。

    凤淮不屑的一笑,绝美的容颜魅惑苍生也不为过:“苍天为主,大地为母。吾不为王,万妖为蜉蝣。吾若为王,万神皆刍狗!”

    凤淮的话震慑三界,而当之战也可谓天地变色!但见浮云之上,一袭紫袍的南宫易浑萦绕着祥瑞紫气,而凤淮周暗红妖雾越来越浓,一紫一红,几乎遮天蔽!凤淮幻化的暗红花瓣漫天飞舞,一旦落到蓬莱人的上,便听一声声的凄厉惨叫。而南宫易的紫色光芒刺也得妖类四处逃窜,蓬莱仙山一时间有如人间地狱,哀鸿遍野!

    凤翊领着妖类和蓬莱弟子们打斗着,一面向深山躲去,谁知竟然在蓬莱深处发现了漓水镜!

    真相大白!

    南宫易毕竟上了年纪,眼看扛不住凤淮的攻击,最后干脆把心一横,念了蓬莱忌的四大血咒之一,要和凤淮同归于尽!凤淮临战经验不足,一时间措手不及,便被血咒打中了心,刹那间,紫红色的暗光在蓬莱山上盛绽!所有在场的仙、妖全部呆若木鸡,眼看着两人皆倏然从高空掉落!

    仙界和妖界的王者同时丧命在当,凤翊让群妖抢回奄奄一息的凤淮,携着漓水镜逃回了妖界。凤淮在临死前,最后给圣坛所在的森林下结界,并遣散了群妖让仙界无处可循,完成了血魂之盟后,倒在水晶棺里再也没有醒来……

    ……

    如此说来,花早昔虽然有凤淮的容貌和妖力,可是那份韧劲和担当是否如一,却还是未知数。妖界之王的重任花早昔能否胜任——或者说,他是否愿意胜任,眼下看来,也皆是未知啊。

    人算不如天算,不知这命轮究竟要指引着三界何去何从……

重要声明:小说《三界之赤幽花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