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赤幽花魅(1)

    ()    夜凉如水,凤淮静静躺在水晶棺里,那绝美的容颜如故,仿佛永不凋谢的花瓣。挚的暗红色的衣衫铺散开来,如若不是知道真相,此此景下。任何人都会当做凤淮只是睡着了罢。

    早昔虽见过凤淮的幻象,此时怔怔的望着凤淮的真,却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恍惚间,一丝酸涩又蔓延心头。

    血浓于水,哪怕没有养育之恩,却也会触景伤

    而五色鹿望着早昔,眼眸里绪闪烁。它并没有告诉早昔,一旦早昔承袭了王位,登上宝座那时,凤淮的遗愿完成了,遗体便会随之烟消云散。

    这就如同凤凰涅槃那般,光耀族类一世,穷其毕生的燃烧绽放,但最后却仍旧要遵循万物轮回,彼者生,往者死。

    “采鹿大人,”早昔回过神来,语气略略有些哀伤,“我可以摸摸他么?”言下甚是忐忑,担心此举会不会不敬。

    “摸摸他吧,早昔,”五色鹿宽慰的赞同道,“你们父子好不容易相见,却已是阳两隔。”更不论今晚之后,便可能无缘再见了。

    早昔得到了应,点点头,一脸肃穆的伸出手,想了想,却是向着眉心而去,二人那一模一样的花印,冥冥中有着无形的吸引力,仿佛一个艳丽的暗红海洋,召唤着早昔去靠近它,触摸它。

    这一次,手所触及的,却不再是虚空了。

    冰凉的肌肤在微微颤动的指尖下细腻如初,早昔缓缓的触碰那朵花印,不敢太过用力却也极致的用心。早昔突然明白了,年年月月暮暮朝朝,不管如何奋力去改变什么,但命运弄人,始终会回到命轨的正途,永远逃不掉使命的钦定。

    然而,就在早昔的指尖点在凤淮眉心时,就在指腹刚刚碰到花印中心时,一阵滚烫的灼从指腹升腾,下一刻,早昔的指尖被紧紧的吸附在花印上,不待早昔反应过来,暗红色的光芒便盛绽在夜色里,映亮了父子俩的面孔,染红了早昔惊愕的眸子,远远看去,圣坛上仿佛绽开了一朵暗红色的幽莲,将方圆内的树林都染成红色,诡谲不可言。

    周疾风呼啸,手下大力无法摆脱,“采鹿大人!”早昔不甚明白现境,慌乱的看向五色鹿,但觉手指下大力一触即发,牢牢的他缚在原地。

    然后五色鹿只是淡淡的看着早昔,缓缓的合上了双眼,轻轻吟唱道:“妖王凤淮啊,乃儿已归,血为盟,气息作媒,骨相逢,契约缔结。”言毕,五色鹿的乌黑双眼睁开,又低念了几句咒语。

    咒语念毕,早昔眼前的红光顿时消弭,指尖下的大力也骤然消失,一切恢复了正常,安静如昔。

    月影簌簌,四合俱籁。

    早昔赶忙移开指尖,担心的看向凤淮,然而这一看,早昔却生生愣住了——

    水晶棺内,凤淮双眼闭阖,面容安详依旧,细看凤淮眉心花印所在的地方,却散发着淡淡的暗红光芒。

    那是一朵赤色的暗红花朵,有女子半拳大小,是真正的凤尾形嫩花朵,静静的放在在凤淮的眉间,散发着幽幽的暗红光芒。

    这是什么。

    早昔疑惑的望向五色鹿,却正好对上五色鹿欣慰的眼神,不待早昔发文,五色鹿便温柔而喜悦的对他说道:“孩子,把它拿起来吧,这是凤淮当初所用的神器,赤幽花。”

    赤幽花么……

    赤幽花!

    百年前天火降世,其后三界浴火重生,为平衡三界之势力,天降上古残留的四大神器,而赤幽花便是那最为神秘的第四样神器!不是做梦,这为世人苦苦寻觅多年的神器,此时就在早昔的眼前,被凤淮作为遗物留给了他!

    早昔咽了咽口水,依旧难以置信,神迷惘的执起那朵嫩的暗红花朵,一点点的举到眼前,才始觉它是那么的熟悉。以往凡是早昔幻化出来的暗红花朵,虽然大小不一,却不就是这个样子的么。

    怎么会这么巧。

    五色鹿似乎读懂了早昔的疑惑,娓娓说道:“你还不知道吧,这上古四大神器三界各有其主,唯独赤幽花却避开俗世,躲起来自行修炼。此花本就是仙家神物,积年累月后,吸取天地灵气月精华,终是化为妖,难怪世人皆猜想不到呢。”

    望着早昔难以置信的惊愕眸子,五色鹿点点头,柔声道:

    “知道为何百年来赤幽花都不世出么?呵,我们的妖王凤淮,你的亲父亲啊,就是这上古神器赤幽花修炼之后,化的仙妖呢,惊讶么,孩子。”

    原来如此。早昔但觉手中的赤幽花忽的有了温度,托在手心便有源源不断的力量汇聚到体内,这力量循环在体内的经脉和血液中,霸气却又不失温柔,仿佛它本就是早昔的一部分,那么的和谐静好。

    但见暗红色的光泽氤氲在花瓣四周,虽足够美艳却也不失诡谲之色。五色鹿满意的点点头,最后说道:“去吧,明天带着它去见见花熏衣罢!这可能也是凤淮的愿望吧。”

    “嗯!”早昔颔了颔首,心念一动,那赤幽花便红光大盛,接着消失在掌心。

重要声明:小说《三界之赤幽花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