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妖乱天下(2)

    ()    明便是婚宴大喜,天海楼里外装饰一新,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纵然卷云阁都已按照习俗系上红绸、贴上喜字,茗虞楼却始终维持着前的淡雅风格,白幔飘飘,清风过境,便恍如梦如幻。

    清晨,梳妆台的铜镜之前,幽萝细心为熏衣揭下眸上的药布,白色的纱布一层层剥开,露出熏衣完美无瑕的脸庞,神略带忧伤。

    望着铜镜中的自己,以及后绿衫如昔的幽萝,熏衣只觉此此景甚是熟悉,一刹那很是恍惚,仿佛回到了一个月前的万嫣宫,回到了花漫晴天的梨苑,一切不过是回首转眸,便人是物非——

    然而,没有人可以告诉她,此生她还会不会回到万嫣宫,前路漫漫,渺渺无期。

    “宫主,把最后一粒药丸服了吧,明大婚便会无碍。”幽萝低哑说道。

    “好。”熏衣点点头,倔强如她,此时此刻绝无半句怨言。守在白色门帘边的兰菱闻言,立刻上前执壶斟水,长久以往的伺候熏衣,小丫头也不比以往那般心浮气躁,做事越发有条不紊。

    熏衣赞赏的微微颔首,然后状似无意的对幽萝道:“我看那阿怒人品不错,想撮合兰菱和他一对,木姨觉得如何?”

    此话一出,兰菱手里的茶水洒了一地,而幽萝也是子一颤,却又立刻镇静下来,半天才慢慢道:“全听宫主安排。”

    “兰菱不要!”蓝衣丫头差点蹦起来,“我喜欢和宫主在一起!干吗要嫁人!”

    “如果我成亲以后,就不再需要兰菱了呢?”熏衣站起来,言语间半真半假,笑意盈盈。

    “宫主……”兰菱会错了意,她不知熏衣作何打算,瞬间甚是委屈,眼眸里泪光闪闪。幽萝心知熏衣这是在为她母女二人做打算,可心里总不是滋味,也不搭话。

    “好了好了,这事要是换上其他丫头,都乐疯了,就你不开窍!”熏衣看二人皆是无语,无奈的摇摇头,也不打算再提。倚窗望天,眸子微微有些不适应,好半天才缓过来。此时但见晴空万里,浮云连绵,方觉这些子陷入黑暗里太久太久。

    昔儿,明姐姐便要嫁人了,你再如何怨怼,也来见为姐一面罢。

    一定、一定要来啊。

    思及此,熏衣缓缓的阖上了眸子,默默祷告。可能是姐弟心有灵犀,往早昔一旦有不测,她便心惊跳,近几倒是心如明镜,可见早昔应该不会有大碍的。

    九天在上,愿你厚德载物,保佑我弟弟花早昔,此生安安稳稳,再无波折。

    房间里一时沉寂,忽有外间的婢女走了进来,恭敬道:“夫人,七舞小姐和娉宁公主前来看望你——”

    “让她们走,就说夫人还没起!”兰菱一听“七舞小姐”四个字差点没有跳起来,初来茗虞楼那,文七舞的下马威不一定唬到了熏衣,却让兰菱甚是心悸,只听兰菱一个劲儿的道,“让她们走!让她们走!”

    熏衣闻言也是一怔,她和文七舞向来没有交,平见了一两次,也是因为四大堂主在场,避不开罢了。如今这大小姐带着尊贵的长公主下前来,莫非想要在大婚前再,再给她花熏衣一个下马威么?

    熏衣今本来甚好,明就是大婚,料想文七舞也不敢怎么乱来,想了想,还是颔首道:“请她们进来吧。”

    ###

    不一会儿,文七舞和娉宁公主进屋来,两名女子都带着婢女,一时间房间里便稍显拥挤了。

    七舞绯衣如故,艳丽依旧,面有傲色。而那娉宁年龄虽小,却面容沉静,看起来倒是温淑贤惠,进门便对着熏衣笑了笑。熏衣给二人还了礼,便吩咐兰菱倒茶端椅,也甚是客气周到。

    “我听七舞说,新夫人美若天仙,又温柔安静,故来一瞻芳容,打扰了。”娉宁柔和笑着,解释着来意。

    此话一出,倒是无可挑剔,唯独兰菱一听,暗自心忖道“谁知文大小姐到底说了什么坏话”,翻了个白眼。

    “多谢长公主厚,熏衣不敢当。”花熏衣自知这只是客话罢了,也不见得如何欢喜,微笑道。

    果真,接下来文七舞便说话了,只见绯衣少女手握一只茶杯,有些不不愿道:“明你便是我嫂子了,往后多多关照。还有啊,上次是我不对,以后不会了。”

    此话皆是众人意料之外,兰菱瞪大眼咽了咽口水,其他婢子也是面面相觑。唯独幽萝神色不改,熏衣和娉宁笑意不变,互相对视了一眼。

    “你本也算是我妹妹,自然不会和你计较,七舞年纪轻轻,便能撑起天海楼四部之一,足以可见七舞不是凡女子。”熏衣摇摇头,樱唇开合,由衷宽慰道。

    七舞面色红了红,不再说话,娉宁笑笑,接着道:“熏衣夫人,七舞和我自小交好,其实她除了子冲一些,人也没什么坏处,宫主你多多担待。”

    “公主放心便是。”熏衣言下笃定,垂眸轻笑,一丝复杂的绪闪过眸底。

    话说完了,娉宁公主又关候了婚宴几句,几人说了说闲话,时近正午,便要告辞。熏衣挽留不成,便也就任她二人去了。

    兰菱送文七舞和娉宁出门,直到二人彻底消失在庭院外,才急急的奔回来道:“宫主!我觉得她们两个没安好心,莫名其妙的来道什么歉!我——”

    “好了,兰菱,我不是傻子。”熏衣悠悠起,回到窗边望着二女的背影,若有所思道,“她们自然不是来道歉的。”

    兰菱本是无意愤愤,却不曾想到真被自己说中,甚是疑惑。但见幽萝移步走到桌案边,拿起七舞方才饮用的茶盏,观察了半天,微微一用力,那茶盏便显现无数条裂缝,接着散落成了一地碎片。

    兰菱当然知道木姨是没有那武功底子的,立刻明白了些什么,可是又说不上来。却听熏衣缓缓回道:“如若真是道歉,文七舞为何那么心不甘不愿,甚至捏碎了一只茶盏?”言毕,熏衣娥眉微蹙,笑意尽失。

    “那……她们是要做什么?”兰菱只觉得寒气阵阵。原先只是文七舞一人胡作非为,便让人伤透脑子,现在又冒出一个什么长公主,真是让人心烦意乱。

重要声明:小说《三界之赤幽花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