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君临天下

    ()    偌大的森林浓密茂盛,却掩不住光倾城。

    但见巨大的千年古树巨冠冲天,遮天蔽有好几丈,树荫浓密之下,绿藤垂吊,氛围清新幽凉。

    光静好,树荫下的草地柔软青嫩,早昔仰躺在泥土之上,一袭暗红色的长衫铺散开来,如一只妖异绝艳的红蝶,翩跹在这干净清新的世界里。但见他双眸微阖,嘴角咬着一根弯弯垂坠的草茎,似睡非睡。

    对早昔而言,今时今就如同陷入了梦境。不过朝夕之间,他便有了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爹爹,又被得知自己竟然是妖界的王者,更为难以接受的是,战败后的妖界千疮百孔,还等着他这救世主有所作为!

    于是乎,不知如何是好,还不如倒头睡觉。

    早昔阖着眸子不一会儿,凤烛就从树丛里钻了出来,得意的拍拍上的树叶,笑道:“哈哈,让我找到你了吧,哥哥正在找你呢,你倒好,躲到这里来了!”

    “翊哥哥?他不好玩,我不和他玩。”早昔半睁了睁眸子,偷看少女一眼,然后又悠悠闭上,“这里多好啊,没人管着我。”

    “三界皆知,大凡妖类啊,都是目露血光、噬人骨之类,恨不得杀之灭之,”凤烛无奈的双手叉腰,清秀的面容哭笑不得,“可是那些写古书的人看见了你呀,一定会大吃一惊,然后大失所望而归。”

    “哼。”早昔懒得和她较劲,只是完全闭上了眼装睡。

    “早昔哥哥,”凤烛忽的讨好的靠近,蹲在早昔边,“你偷偷告诉我啊,你不想做妖王,是不是?”

    “不告诉你,你和翊哥哥是一伙的。”早昔唇角弯了弯,背对凤烛道,“你走吧,我一会就去见他。”

    “你赶我啊?那我偏不走了!”凤烛气惯了,站起,跺跺脚。然而早昔眉眼弯弯的笑笑,当真翻了个,不再答话了。

    斑驳的光从枝叶间照下来,给花早昔浓密纤长的睫毛铺上一层金黄色,但见少年肤色雪白,浑洋溢的香气在光下似乎更加浓郁。一眼看去,少年沉睡的模样就如同神袛般安详宁和,触手可及却令人不敢亵渎。

    凤烛呆呆的望着早昔精致无暇的侧面,突然想起当初凤淮大人亲征仙界时,那紫衣飘飘的蓬莱老仙人,站在云端上厉声所骂的“妖魅乱世”是什么意思了——

    妖王凤淮,魅惑苍生,乱三界,睥睨天下。

    然而如今凤淮大人已死,眼前这散漫纯真的少年早昔,真的会是妖界的救星么?

    凤烛小的子蹲跪着,像是在祈祷一般的念念有词,接着一个淡白色的光环将早昔笼罩在内。如此一来,不管周围发生什么,早昔都能香香甜甜的睡一觉了。

    做完这一切,凤烛拍拍手开心的站了起来。突闻后树丛一响,少女回头一看,却是五色鹿矫健的跃了进来。

    “采鹿大人!”凤烛自小伴随在采鹿侧,语气尤其亲昵。

    “小烛,他和凤淮可真像啊。”五色鹿抬蹄轻步上前,望着睡梦中的早昔,眸子里溢出宠的味道。

    “嗯!和凤淮大人一样的漂亮呢!”凤烛羡慕的点点头。

    “不只是这样的,”五色鹿温柔的摇摇头,“连格都是那么像,与世无争,善良散漫……真的好像啊。”想当初,它得知花吟梨怀孕时,并不十分赞同。妖王之血是妖王无上神力的来源,五色鹿很担心人妖混血会影响妖王之血的纯净,从而将妖界带向万劫不复。

    “与世无争?”凤烛有些疑惑,“可是……”

    “和人界之战不过是仙界从中挑拨,三界皆大乱,才会降下天火,并不是凤淮一人所为。”五色鹿眸子里闪过一丝寒厉,“凤淮再战仙界,只是为了揭穿这场谋,谁知却把命赔了进去。”

    “凤淮大人不是仙妖合体么,他为什么不能永生不死呢?”凤烛见五色鹿要走,连忙追上去,“采鹿大人,告诉我吧!”

    “小烛,这世间没有永存不朽的东西,不管是人、妖、仙都是会消逝的,陷入六道轮回,不止不休。”五色鹿缓缓的迈着步子,悦耳的声音多了几分凝重,“生死有命,不是自己可以决定的。”

    “既然万事皆空,我们活着又是为什么呢?”凤烛年幼,口无遮拦,说出来的话却句句属实。

    “也不尽然万事皆空,”五色鹿声音柔和了一些,“方才我说的也不全对,这世上有些东西却是可以永恒的呢。”

    “是什么呢?”凤烛睁大眼,甚是好问。

    “你说呢?”五色鹿语带笑意,四蹄迈动,故作神秘。凤烛一听便急了,连连追问答案是什么,一人一鹿慢慢走动着,谈话声越来越小,渐渐消失在树林深处。

    幸好一阵清风拂过,送来了五色鹿最后说的话,隐约听得见后几个字是:

    “……这世上唯独能历经磨难而不改变的,是感。”

重要声明:小说《三界之赤幽花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