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人心惶惶

    ()    大婚之越发临近,天海楼内处处可见婢女们来来去去,替各个庭院和门廊系上红绸,挂上彩灯,白里的天海楼看起来喜气洋洋,就连夜晚也处处彩光熠熠,颇有几分温馨雅致。

    不止如此,就连向来肃穆的卷云阁也开始系上红绸彩灯,以示喜庆。整座天海楼改头换面,前些子的霾仿佛也随之烟消云散,天海楼的宾客们渐渐感觉到了婚宴大喜的兴奋。

    每午后,江昱圣皆在卷云阁安静看书,便要手下暂且不要装扮房间。今,下人方才一离开,莫逸炎便大步走了进来。

    江昱圣看见灰衣男子,淡淡一笑道:“事都办好了么?”

    “是。”莫逸炎向来冷漠,却也难得的一笑,眸如晨星,“这几皆出入贵宾阁,诸事妥当。”

    “事有进展么?”江昱圣甚是感兴趣,语带笑意。

    “恩,刘子彦吩咐了我新任务,大婚之搅乱婚宴,并且……”逸炎顿了顿,唇边笑意深了一些,“刘子彦要我活捉你,带回京城论罪。”

    “呵,”终于和敌人站在了明处,江昱圣也笑出了声,乌眸里风起云涌,“既然如此,我们便也可以收网了,既然皇上不守信约,那么就按照他们定下的罢。

    “是。”莫逸炎敛了笑意,他近来戴罪立功,处心积虑,如今便是最后一步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在大婚之,我安排了河部手下暗中严守,一旦刘子彦站在了明处,我们就收网。”

    “好,”江昱圣薄唇勾着霸气的弧度,笑道,“此事的明细暂且不要告知阿怒等人,待到大婚当晚动手之时,以我的命令吩咐下去即刻,以免差池!”

    这场苦计演到现在,是该收网的时候了。从一开始,就没有什么河部堂主叛乱,不过江昱圣是给朝廷下的障眼法。两个男子相视朗然一笑,如同回到了儿时,平在外人跟前故作的隔阂,此时俨然烟消云散。

    “对了,天海村民们说的凶案,我已经让人查了。”莫逸炎忽的话题一转,眉头微皱。天海楼一向是沿海村民的保护神,庇护着村民们多年来生活安宁,突然出现幼童暴毙的奇事,也是对天海楼的示威和挑衅。

    江昱圣意料之内的一笑,将手中的书卷放下,轻道:“没有线索是么?”

    “嗯,”莫逸炎点点头,甚是不解道,“那阿锦的尸首上下没有丝毫伤口,死前也不曾吃过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不过……”

    “说。”江昱圣眸子里涌现肆虐的暗潮。

    “不过我却找到了事发当,在场的一人,并且把她带来了,”莫逸炎点点头,继而向外喊道,“阿绣,进来吧。”话音落了,一个穿着小夹袄的小女童磨磨蹭蹭的走了进来,稚嫩的小脸怯怯的看着江昱圣。

    阿绣出出生在天海岛,以往阿娘经常告诉她,大大的海岛中间便是天海楼,而天海楼的楼主是一个神仙般的男子,他要风就有风,要雨就有雨,整个海岛都靠他的庇护,才有今的和谐安宁。

    “你就是江楼主吗?”阿绣敬仰的看着眼前的银衫男子,轻轻问道。“我是。”江昱圣闻言薄唇带笑意,相貌举止甚是亲切,看起来并不是传闻中那般很厉害的人物似的。

    “阿绣,给楼主说说那发生的事。”莫逸炎蹲下,淡淡的看着小女童,催促道。

    “是……”阿绣动作生疏的拜了拜江昱圣,便将当在海滩边的事,前后详细的说了一遍。

    当阿绣说到早昔出现时,江昱圣的笑意终于消弭在唇边,乌眸定定的看着阿绣,眸子里风起云涌。阿绣瞟了江昱圣一眼,吓的头也不敢抬,小嘴一瘪,心道原来楼主方才的亲切样子都是装出来的,他其实这么凶的。

    阿绣急急的说完了,莫逸炎和江昱圣不约而同的对视一眼,神色肃穆。莫逸炎摸了摸阿绣的头,问道:“那个红衣服的大哥哥,很漂亮吗?”

    “嗯!而且笑起来很好看,眉间还有一朵红花花,和阿锦抢走我的那朵一模一样呢!”阿绣嫩声嫩气的说道。如此一来,江昱圣完全可以断定那少年便是花早昔了,颔了颔首,逸炎便让婢女把阿绣抱了下去。

    屋内又剩下两人,江昱圣才缓缓开口道:“此事不可让夫人知道,就说在全力寻找早昔少主就可,知道了么?”

    莫逸炎点点头。如果花早昔果真精于幻术,那么便绝对和妖族余孽有所瓜葛,那么此事便不是初看时那么简单了。

    “你下去吧,刘子彦那里不要怠慢了,”江昱圣重新拿起了书卷,唇边溢出冷笑,“只要大婚一过,万事便就大吉,一步一步来,不要急。”

    三界本就纷乱,如今人界还未统一,而天海楼志在一统江湖。朝廷本是天海楼的暗盟之友。孰料眼下见天海楼势力渐壮大,唯恐天海楼有朝一威胁到朝廷的地位,便违反当初的约定反其道行之,对天海楼暗中作梗不是一两了。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既然如此,江昱圣也不用再看往颜面,只需一声令下,这人界便要换王朝了罢!

    如今刘子彦亲临天海楼,目的已然明了。朝廷以为江昱圣还被埋在鼓里,尽管莫逸炎上次“反叛”天海楼一举失利,但是考虑到莫逸炎还有更大的用处,便不惜此次再度启用他。此番刘子彦跟着娉宁前来,不过是想最后利用莫逸炎,在婚宴制造混乱,从而内外应和一举扳倒天海楼。

    然而跳梁小丑终究敌不过真正的王者,从一开始,朝廷的暗动作便尽然在江昱圣的怀里,此次朝廷胆敢派人来进瓮捉鳖,不过正中江昱圣下怀。如此一来,刘子彦等人的一举一动都在江昱圣的眼皮子低下,反而成了瓮中之鳖,任江昱圣戏弄宰杀罢了。

    “是。”莫逸炎领命,便要转离去。

    “等等。”江昱圣又叫住莫逸炎,抬眸问道,“逸炎,琉璃的事一定要办好了,不可感用事,否则功亏一篑就万劫不复了,明白么?”

    “……是。”莫逸炎顿了顿,波澜不惊的神色听闻“万劫不复”二字时,微微动颜。

    不过,南宫琉璃此次前来天海楼,确然是在江昱圣的预料之外。不过既然是误打误撞而来的棋子,那么利用一下也不是未可。偏偏妖界还来插手,只有利用蓬莱山的势力才可化解危难。幸而莫逸炎和琉璃是旧相识,利用叛变之事好好演几场戏,不怕女儿家不陷入囹圄,从而得以仙界援手,正是一石两鸟之计。

    “不要让她看出破绽,大婚之后我楼便能踏平江山,和仙界联手是迟早的事,”江昱圣见逸炎神态有异,眉头皱了皱,问道,“逸炎,你可是有事要与我说?”

    “没有,”莫逸炎恢复了神,眼眸里浮起一丝笃定,“这件事我心里有数,不会让你失望的。”

    “嗯,我拭目以待,你去吧。”江昱圣笑笑,彻底将视线移回了书卷,不再说话。

    莫逸炎走之前,深深的看了江昱圣一眼。尽管两人都已长大成人许多年了,可从江昱圣的眉目间,逸炎依稀可见江昱圣儿时的神态——自信,霸气和慵懒。这便是江昱圣,看似不问世事,实则万事皆在他掌控中。他善于谋事,也善于用人,一场战争还未开始,输家是谁便已笃定。

    莫逸炎离开了,卷云阁恢复了安静。江昱圣一袭挚的刺绣银衫,缓缓的靠在了雕花木椅上,阖了阖眼。茶盏里的白雾缭缭,熏染着江昱圣的眉眼,令他平的凌厉看起来,有了一些缱绻的意味。

重要声明:小说《三界之赤幽花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