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孽缘情毒(2)

    ()    自从贵宾阁里入住了皇族贵客后,墙边每皆是朝廷重兵把守,原本清净雅致的庭院一时间改头换面。尽管婚期将至,鲜艳红绸和五色花灯高高挂起,可是气氛依旧比其他庭院凝重一些。

    这几,河部堂主莫逸炎出入贵宾阁甚是频繁,据说是江昱圣的吩咐,要他多多关照贵宾阁。眼下,海部堂主阎阿怒忙于把守地和寻找早昔,而湖部堂主皇甫漾混迹于珍宝阁,被成堆的礼品缠的分不开。至于溪部堂主文七舞,本就不甚多问楼内之事,自从娉宁公主来了后,两个女孩子整天四处玩耍,更是见不到人影。于是剩下的诸多事务,便担上了莫逸炎的肩头。

    贵宾阁的南侧阁楼里,每欢声笑语,笙歌不断。

    豪华的厢房里,刘子彦舒服的躺在毛绒软榻上,懒懒的坦开粗胖的手脚。他的榻边,数名衣不蔽体的宫女婷婷萦绕,其中两名依偎在刘子彦侧,“嘻嘻”着给他口中送着水果糕点,其他几名围在四周,给刘子彦捏拿着手脚。刘子彦天好色无比,心安理得的享受着温柔乡,不时的在宫女丰腴的部、部抓上一把,然后“嘿嘿”笑着,一时间,屋内气氛甚是糜烂香艳。

    “……刘大人。”莫逸炎从门外走进来,一见此此景,紧紧蹙着眉,等了半天才开口。

    “你怎么又来了?该做什么我不是吩咐给你了么?”刘子彦没好气的瞪了莫逸炎一眼,然后对着眼前的宫女笑着,继续在温柔乡里沉溺。

    “我还有一事和大人相议。”逸炎不动声色,一动不动。

    “快些说!没看见我忙着嘛,大事小事都要来说一头,烦不烦呐!”刘子彦不耐的翻个白眼。

    莫逸炎对刘子彦的蔑视不屑一顾,唇边带着微不可察的冷笑说道:“江昱圣大婚之安排了埋伏,那个时候动手是不理智的。洞房前后手下可以喝酒吃,那个时候天海楼的守卫才稍微松懈,我认为可以那时动手。”

    “随你吧,怎么都行,反正把江昱圣给我活捉了!”刘子彦甚是得意的笑着,“一旦办好了,皇上会给你大赏赐的,放心。”

    “是。”莫逸炎低头行礼,唇边的冷笑之意更深,退了出去。

    见莫逸炎离开了,一名妖气的宫女媚笑着靠近刘子彦道:“哎呀,这个莫堂主看着冷冰冰的,每次来都一本正经的模样,真是骇人呢!”

    “怕什么,再怎么着还不是朝廷的走狗!”刘子彦笑着,搂过那名丰腴的宫女狠狠的亲了一口,“还是你们可,一个个陪着本相,哈哈!”

    “……刘大人……”那名宫女发出急急的喘息声,一时间房内便又混乱起来。

    莫逸炎走出房间,在庭院里驻足,听得见刘子彦房间酥麻的笑声四起,冷笑一点点消失,握紧了腰间的大刀,眼眸里闪过一丝……杀意!

    临走前,莫逸炎不经意的抬了抬头,却见对面阁楼上一袭紫衣婷婷伫立,南宫琉璃正透过菱窗静静的望着他。

    不过一眼罢了,两眸相望却思牵绊千千,莫逸炎心头的杀意消散下去,但觉口的某处软了下来,时间也仿佛凝固了。

    然而不过瞬间,莫逸炎便垂下眼眸,大步流星的离去了。琉璃心头一急,张了张樱口却始终没有喊出口,失落的望着那一袭灰衣,过了片刻也折回房了。

    进门前,琉璃眼光一扫,忽的步子滞了滞,却见隔壁初蝶的房间门窗大开,而初蝶正在动作麻利的收拾包袱,似乎正要离去。

    ###

    但见初蝶的房间被她自己翻的一塌糊涂,一个偌大的布包袱已然成形,琉璃快步走进初蝶的房间,甚是疑惑道:“初蝶,你这是在做什么?”

    “我要走了!”初蝶也不看琉璃一眼,只是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我不是说了,要你稍安勿躁么?”琉璃眉头蹙的更深了。

    “我要去找丑八怪,如果真是被妖类抓走了,我就回妖界去请罪,让他们放过丑八怪。”初蝶摇摇头,言下十分的果断决绝。

    “……没用的。”琉璃神色冷静下来,淡淡的望着彩衣少女,“你比我清楚妖界现在的势,不要乱了阵脚。”

    “你和那个什么花熏衣都是一样的!故作冷静矜持,其实你们根本不在乎丑八怪!”初蝶无惧的抬起头,眼里的冷漠让琉璃微微一怔,“如果你们的推测是错的怎么办?如果早昔现在正在受煎熬或者折磨呢?!这样就是你们害死了他知不知道!”

    琉璃一时语塞,却见初蝶继续打点着包袱,一面愤愤自语道:“什么该死的婚礼,我真是受够了!要嫁人的就嫁人罢!要观礼的就留着观礼罢!我要走了!”言毕,初蝶将包袱甩上背,便利索的向外走去。

    “站住!”冲着初蝶的背影,琉璃回过神来,清冽的喝道,“那你又知道什么?!你这是给我们添麻烦知不知道?”

    “哈,我给你们添麻烦?”初蝶也动气了,猛地回头看着琉璃。

    “如果早昔的妖血复苏,这意味着什么你知道么?”琉璃唇边带着凄然的笑,“那么三界就会大乱,千年前的劫难便会降临人世!那个时候,早昔是死是活谁能管得住?你么?你一个小蝶妖去保护他么?”

    “但是现在我不见到他,我就不安心!”初蝶也是愤愤,听不进琉璃的话,仍旧向外而去。

    “回来!”琉璃眼见初蝶心意已定,自是不能让初蝶胡来,宽袖中长长的紫绸飞出,便裹上了初蝶的纤腰。初蝶形一滞,顿觉琉璃出招缚她,更是气急败坏,双掌合十,五色彩光在掌心氤氲而生。

    初蝶被琉璃拖回去了几步,从掌中幻化出无数只彩色蝶翅,喝了一声“蝶影!”,但见那些虚无的蝶翅齐齐上前,带着凌厉的杀机向琉璃扑去。琉璃见状一惊,心知初蝶也是动了怒,堪堪仰头躲过这一轮攻击,然后手腕一翻,紫绸狠狠一扯,初蝶便颓然摔倒。

    “你真打我!”初蝶但觉部生疼,恨恨的看了琉璃一眼,双手抬起飞快念咒,便又要幻术攻击。

    “不要闹了,这样下去,早昔横竖都是一死!”琉璃无心再和初蝶斗下去,猛的清喝了一声。

    初蝶动作一滞,惊愕瞪大的明眸。

    琉璃稳住了初蝶,吸了一口气继续道,“仙界不会放过他,人界不会容下他,哪怕就算是我,也只能和他兵刃相见!那个时候,才是真的折磨和煎熬!”

    “你……”初蝶语无伦次,喃喃道,“我……”

    “初蝶,我不管你究竟要什么,但是如今大婚还有两,我们一起等着早昔前来吧。”琉璃的声音慢慢低下去,“其实,我多么希望他那不会来啊,我甚至希望他就此消失人世……”

    窗外和风阵阵,初蝶手里的包袱掉落在地,发出闷闷的落地声。

重要声明:小说《三界之赤幽花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