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孽缘情毒(1)

    ()    幽萝瞬间的沉默,仿佛一个轮回那么久,终于淡淡的点了点头。

    这时兰菱见熏衣两人在庭院里散步,开心的迎了上来,对熏衣道:“宫主,我煮了很好吃的药粥,你歇歇吧,尝尝看味道怎么样?”

    如此一来,熏衣和幽萝回过头来。这一看不要紧,熏衣却突然一惊,望向幽萝,但见幽萝阖了阖眼,点了点头。

    是兰菱!熏衣沉静如斯,也轻轻发出一声惊呼!

    看着一脸莫名其妙的兰菱,熏衣只觉得如撕裂般的心疼!

    这是何等的折磨啊,和自己的亲生女儿几乎相见,却不曾戳破份,而一主一婢的过了接近十五年!这是何等的煎熬和自责,才能对自己如此的狠心!

    “木姨……”熏衣握住幽萝的手,然而幽萝却不着痕迹的松开了手,对兰菱喝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药粥端进去,服侍宫主喝了!”

    “是!”虽然幽萝一贯严厉,兰菱还是惊了一跳,赶忙扶着熏衣进屋。熏衣几番犹豫,心知幽萝现在心里也定是波澜狂起,便顺从的进屋去了。

    两人走进去了,幽萝面向一株虞美人,紧咬着嘴唇,阖了阖眸子,滚烫的泪水便落了下来。

    无法释怀!无法释怀!

    若让她找到那负心人,定然将之千刀万剐,也不留

    ……

    兰菱扶着熏衣回到房内,将腾腾的药粥送到熏衣面前,开心道:“宫主,喝吧!”

    熏衣此时心内紊乱,不知如何面对这小丫头,点点头,也没有多话。兰菱一时无趣,想了想,有些担心的问道:“宫主,少主真的不会有事吧?”

    熏衣端着碗的手滞了滞,沉了一口气道:“应该没事。”这话与其说是在回答兰菱的问题,倒不如说是熏衣在安慰自己。毕竟早昔到底去了哪里,她们没有一个人心里有数,这只是一场没有赌注的赌局,胜负无人可以预料。

    不是熏衣无,而是没有办法。现在她也算是寸步难行,不能再给江昱圣添麻烦,也不能自己先慌了阵脚。

    兰菱自然想不到这么多,只是默默的玩弄着衣摆。虽然江楼主人很不错,但是她从八岁起伺候早昔少主,其实感也是很深的,那个容貌倾城乱世的少年,虽然昏迷的时间更多,也很溜出去玩,不过对下人是很厚道的。

    “兰菱?”熏衣一口药粥还没喝,又放下了瓷碗,轻轻问道,“你喜欢阿怒吗?”

    “啊?!”兰菱吓了一大跳,差点把衣摆上的绸带扯下来,难以置信的瞪大眼,“宫主是说那个怪胎吗,他脾气又坏又讨厌,老是大呼小叫,还……”说着说着,兰菱的话音却慢慢低了下去,然后若不可闻了。

    熏衣忍不住笑了,摇摇头道:“你告诉我,你喜欢他吗?”

    “不知道。”兰菱脸微微红起来,然后东看看西看看,忽的说道,“啊,要准备晚饭了,我去啦!”说完一溜烟不见了。

    兰菱走后,熏衣的笑意渐渐敛了下去。她早就看出阿怒对兰菱有感,可是少男少女之间,她也懒得多管,任凭他们自己去。可是知道兰菱是幽萝的亲生女儿,惊愕之后却也开始对小丫头另眼相待了。

    人总是维护自己在意的人,这是必然的。

    ###

    兰菱从熏衣房里跑出来,一溜烟的奔到后院厨房内,靠着木门呼了一口气,压制住怦然心跳。

    近来都是怎么了呀,不管何时何地,众人都喜欢提起那件事,今居然连宫主也亲口提起了!

    ——你喜欢阿怒么。

    ——你喜欢我么。

    熏衣绝美的笑靥和阿怒俊拔的影晃动在兰菱眼前,兰菱面红耳赤的捂住脸,过了好一会儿,才走到灶台前开始和面,想做一些擅长的糕点来,可是一边揉着面,却又慢慢的走神了,手下的动作慢了下来。

    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最近心浮气躁的,都怪阎阿怒了!如今大家都帮着他说话去了!

    可是、可是,她才不要喜欢他呢!

    兰菱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如何的,她边也就宫主和江楼主算是眷属,可是两人看起来也是貌合神离的,并不是她所想象的那样……如果喜欢一个人的话,就应该在一起吗,一定要嫁给他吗……这些问题兰菱都懵懂不知。

    不一会儿,厨房里便炊烟缭缭,远远地可以闻见香喷喷的味道,而长廊转角,幽萝静静的伫立在廊柱之后,看着厨房里忙碌的蓝衣小丫头,心头滋味百转千回。

    兰菱。蕙质兰心,荷菱沁脾。

    这么多年来,幽萝总是在远处默默的看着兰菱成长,她不忍把兰菱送走边,便当做孤儿收在万嫣宫做小婢女,并且放置在早昔少主边,这才放心。可是如今的兰菱看起来甚是开心,幽萝也无心告诉兰菱真相,只希望兰菱能真的幸福罢。

    毕竟当初一时冲动下犯错的,只是她幽萝一人,不应该让这小丫头也随之受罪。

    那么,就不要相认罢。

    有时候,远远观望一个人的幸福,比自己亲手给予那个人幸福,更加容易,也更加的顺理成章。

重要声明:小说《三界之赤幽花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