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危机迫眉

    ()    话说天海楼漫天的妖气依然蔓延,却仍旧停留在半空,不见进退,似乎只是在守候着什么。天海楼眼下已不能随意出入,江楼主之令,一旦离开天海楼之人,便不再是座上之客,倒是威慑了好些嗅闻不对劲,便想找借口离去的小门派。

    这清晨,琉璃见初蝶还昏睡在榻上,思前想后,便决定再去茗虞楼找花熏衣一叙。

    昨晚之事发生后,花熏衣当即便要追出茗虞楼去寻花早昔,江昱圣自是不许,立刻下令将熏衣足在茗虞楼内,里外的人都不得自由出入。然而奇怪的是,对这一令万嫣宫的人竟然皆无异议。无论是幽萝还是兰菱,甚至主动将熏衣拦在阁楼内,不许她外出寻觅早昔。

    的确,依花熏衣现在的子状况,又怎能让她冒险外出!

    到茗虞楼之前,琉璃心底料想过其内气氛会很低迷,然而真正来到了茗虞楼里,她依然被这沉闷压抑的氛围给惊了一跳。

    但见茗虞楼的庭院一片死寂,纵然院子里的虞美人鲜艳如故,看起来却多了几分诡谲和肃杀。而阁楼的房间里,更是无一人说话,但见幽萝面无表的立在一边,而花熏衣不知何时起了,一袭白衣之外披着暖和的大氅,双眼依然蒙着白色的药布,坐在桌案边唇角带着冷冷的笑意,如同雪崖上最难企及的那朵白莲,绝世而孤立

    兰菱站在门外,一见琉璃前来,难得一副喜出望外的神,领着琉璃进了屋,却又换上了怯怯的神:“宫主……琉璃姑娘来看你了。”

    闻言,熏衣的脸色似是缓了缓,不过言语间也是冷冷的:“琉璃姑娘如果也是来劝我的,就请回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熏衣宫主言重了,”然而琉璃却浅浅一笑,下颚尖尖,有如莲萼,“我来是有些事要问,也想帮一些忙。”

    熏衣闻言,樱唇微抿,静待下文。

    琉璃笃定道:“我清晨问过了,从昨夜到现在岛上还没有船只返程,早昔一定还在天海岛。”此话一出,熏衣果真神一动,焦急的向前坐了坐。

    “那么,正如我们昨所说,只要妖类没有找到他,就还是有机会的。”琉璃娓娓道来,面色镇定。

    琉璃的话听来有理,“可是……”熏衣微微摇头,似有疑虑,“如今势所,天海楼内外封锁,恐怕……”言及此,白衣女子面色不豫,想起昨江昱圣的狠厉决绝,神色一凛,却也心头顿感疲累。

    昨早昔不见后,熏衣一时冲动想要跟着奔出去,当下被江昱圣拦住下了,厉声道:“你不可胡乱走动!”语气是尽是毫无商量。熏衣自然不依,让幽萝和兰菱扶她出门,可偏偏二人都面色犹豫。江昱圣见熏衣固执如斯,当即就下令将她足在茗虞楼。并且除了琉璃之外,其他人皆不可出入茗虞楼。

    偏偏是琉璃。所以熏衣方才见琉璃前来,才会骤然心生防备。

    “我怕昔儿进不来,我也出不去,迟早还是会出事的。”熏衣娥眉微蹙,言下尽是担忧。

    “无妨,方才听人说,初蝶那丫头出去找去了,”琉璃心知熏衣惦念早昔甚深,宽慰的一笑,“那丫头脾气大呢,足封锁什么的,她统统不在乎的。”

    “她若有消息了,一定来知会我!”熏衣颔首,恳切的请求道。

    然而话音刚落,房内便听茗虞楼外一阵喧哗,接着,兰菱火急火燎的跑了进来,大声喊道:“宫主!那个初蝶姑娘又来了,我们拦不住!”

    琉璃无奈一笑,心道还真是说曹,曹就到。

    但见夏初蝶几乎是跑进屋的,香汗淋淋且喘吁吁,缓了好一会儿,才仍旧弯着腰说:“早昔……早昔、怕是真的出事了!”

    “怎么了!”熏衣猛地站起,惊得幽萝赶快前去扶好,但闻她迭声问道,“你找到昔儿了么?他怎么了?”

    “四处无人,我又找到了早昔随的东西,想来他应该被、被……”初蝶艰难的说道,却不知道如何描述,终是一抬头,俏脸苍白含糊道,“被他们、他们带走了!”

    “他们?”琉璃先有些疑惑,却又猛然明白过来,猛的拉住初蝶的手臂问道,“你是说他们?妖族的人?”

    “是的!是妖界的人!”初蝶说着,忽的又愣住了,突觉得自己份特殊,半天才喃喃道,“……嗯,我的族人。”

    言毕,众人不约而同的望向熏衣,想看她作何反应,奇怪的是,熏衣却缓缓的坐了回去,并没有很大的神波动。

    然而只有幽萝清楚看见了,熏衣的五指紧紧的扣着桌面,以至于筋骨看起来都隐隐泛白。只听熏衣摇摇头道:“十六年来,妖界是不知道早昔的存在的,否则早些子便来万嫣宫抢人了。如此看来,偏偏是在遇见你之后,才一路跟着前来的,之所以一直没有出手,是因为有琉璃在旁,自知不是对手。”

    聪明如花熏衣,前后一思量,不难发现个中秘密。

    “这……”琉璃想想也甚是有道理,一时不知道如何作答。

    熏衣听闻琉璃口气犹豫,更是确定心内所想,唇边反而溢出一丝笑意:“一路上,你和初蝶二人对昔儿多有照顾,熏衣在此多谢了。可是如此看来,初蝶不会不知,这群前来的妖族是和目的吧?”声音柔和依旧,语气波澜不惊,却暗藏质疑的冷漠。

    琉璃此刻也明白过来了,恍然大悟的看向初蝶,焦急的问道:“初蝶,若知道的话,快些告诉我们吧,你看看这窗外的天空!”

    其他人不知言为何物,但是初蝶不用看也知道,漫天的红色妖气早已经完全包围了天海楼。

重要声明:小说《三界之赤幽花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