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各怀心思

    ()    江昱圣鼻端嗅着熏衣淡淡的香气,有一些神思恍惚。望着白衣女子额边垂落的散发,不知不觉的,他再次靠拢榻边,抬手为她拢了拢长发。

    因为蒙着眼,熏衣对触感更加敏锐,但觉男子的手抚了抚她的长发,然后滑落到脸颊,再到尖尖的下颌,便停住了。

    两个人都凝滞了。

    在夕阳的辉映中,细微的灰尘在空中漂移着,而江昱圣乌眸里闪过一丝波动,然后不住低下了头。随着男子的气息慢慢靠近,熏衣明白了此时二人是什么姿势,子不由得颤了颤。

    而她不适的反应,让江昱圣的动作也顿了顿,过了一会儿,一个轻柔的吻向上移去,印在了熏衣的额头上。

    这个吻很轻很轻,仿佛他害怕把她弄碎了,只是如蜻蜓点水般的一琢,就远远的分开了。

    江昱圣不自然的站起,尽管心知熏衣看不见,眼神却还是忍不住微微四处躲闪着,淡淡道:“我——”话没说完,却听门外什么东西碰落的响动,只听有女子高呼了一声,接着一片脚步混乱,很是嘈杂。

    “宫主!”兰菱和阿怒一起冲了进来。

    “怎么了?”江昱圣脸色一沉,看着惊慌失措的二人。

    “是、是、是——”兰菱却半天说不清楚,只是急的小脸绯红。阿怒见状,赶忙上前一步疾声道:“是早昔少主,早昔少主来过了!”

    “什么!”熏衣花容失色。

    江昱圣沉声呵斥阿怒道:“怎么回事!说清楚!”可是阿怒和兰菱你看我,我看你,还真不知道如何说。

    方才二人守在外面,却看见一袭彩衣的初蝶和红衣的陌生少年前来,说要见熏衣宫主。江昱圣在内,自然不能让两人这么进去,兰菱便请二人在外等候。

    “二位在前厅先等等吧,我让人给二位沏茶。”兰菱倒是想得周到。

    谁知红衣少年所站的位置,正对着房间的窗户,恰好可以看见房内发生的一切。不过转瞬的时间,红衣少年忽的神一变,便大步向外奔去了。

    初蝶见状莫名其妙,便喊着要追上去,却被毫不知的兰菱拦下,提醒道:“江楼主应该马上出来了,姑娘不见熏衣宫主了么?”

    这话说的初蝶哭笑不得,给二人丢下一句“又不是我要见你们主子,是你的早昔少主要见他姐姐!”然后便转追着红衣少年跑了。见初蝶追了出去,兰菱和阿怒怔了半天,这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一下慌了阵脚,才破门而入!

    二人解释完了,江昱圣脸色一变,而熏衣子向前一倾,几乎落下地面。

    江昱圣迅速扶好熏衣,心知是方才那鬼使神差的一吻,被早昔看了去。再看熏衣的脸色,惨败如雪,只是拽着江昱圣的衣襟,喃喃道:“把昔儿找回来,快些,把他找回来……”

    熏衣最清楚,早昔虽然本无害,但是倘若受了刺激,便会神志不清,那么事态可就严重了!

    江昱圣感到熏衣颤抖的体,冷冷的对着阿怒吩咐道:“马上封锁天海楼,派手下严守各个庭院,不能让早昔少主有任何差错!”

    “是!”阿怒领命,立刻退下了。

    ###

    夜色降临,夕阳早已坠落到海平面之下,唯独天边的红烧云还蔓延着。

    初蝶奔出茗虞楼的庭院,看到树林间红衣一闪而过,赶忙追了上去。但凡路边有天海楼的守卫上前阻拦的,还未近就被皆被无形的力量给推倒在地,倒地后便没了动静,不知死活。

    “丑八怪!”初蝶急急的追着。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让少年颠覆如斯,她却一心想拦下他,问问清楚。

    眼见就要追不上了,初蝶顾不得那么多了,双掌合十,口中念诀。近些子有琉璃教的心法,她的法力长进不少。

    一道流光溢彩的五色屏障横空落地,阻挡在早昔前,堪堪的要把早昔拦下。然而令初蝶大惊失色的却是,早昔的形只是顿了顿,几乎没做任何举动,前便暗红的光芒盛绽,将她费力设下的结界破为碎片,接着飞快离去了。

    但见漫天的五彩碎片飞舞,初蝶默默念诀收回了结界,然而本依然收到了强力的反击,俏的子缓缓一颓,一口鲜血溢出唇边。

    “早昔……”昏迷前,初蝶仍想不通,为何早昔会突然变化这么大。她更想不通,少年怎么会有如此神力。

    恍惚间,想起那晚琉璃给她说的话,却被她近都抛到了脑后。

    果真啊……

    可是来不及了啊……

    夜色完全的笼罩人间,没有了光明,全部是黑暗。而那些绝望和苍白,就此浮现出来,嘲笑着每一个看不清前路的人。

    月色浓浓,天海楼内沉寂如,只有涛声不断,拍打着安睡人的梦。

    树荫重重,一袭红衣的早昔静静的穿梭过小径,无声无息。凡是少年踏足过的地方,青草枯黄,花枝败落,萧瑟之意在夜晚瑟瑟而来,静默的弥漫着庭院。

    他吻了她。

    夕阳辉映下,俊美的男子亲吻熏衣额发的画面,在早昔的脑海里一次次的闪现,如同一个诅咒,撕裂着早昔无法承受的心脏。

    夜色中,早昔只是直直的向着一个方向而去,他听不见呼啸的风声和虫子四逃的声响,脑海里轰轰作响,万事万物皆化为了虚无,而他仅仅凭着冥冥中的指引,向着一个方向而去。

    早昔……

    早昔……

    蛊惑的声音一遍遍的召唤着,少年心头一片空白,只是一心觅着那方向,全然不管衣袖被树枝划的残破,长发凌乱披散。

重要声明:小说《三界之赤幽花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