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凤鸾翔(2)

    ()    长空万里,晴初明。

    层层叠叠花林间,掩映着一道红漆长廊,长廊尽头是一扇檀木大门。檀木门上雕刻着藤蔓花纹,栩栩如生,乍一看似乎要迎面缠来。数十名鹅黄衫的女子跪在门前,一个个低眉敛目,毕恭毕敬。为首的是一名绿衫女子,面如芙蓉,眉角有淡淡冷意,眼神却坚定而恭敬。

    绿衫女子深吸一口气,不知是第几次抬头,清声道:“万嫣宫大弟子木幽萝,率门下五十弟子,恭迎宫主出关!”

    话音落下,却依旧归于沉寂,只有耳边的落花声簌簌于耳。

    弟子们终于忍不住,互相交头接耳起来——

    “宫主闭关三年,如今出关时间已到,怎么……”

    “据说九冥花噬主,宫主该不会……那个了吧?”

    言及此,女弟子们倒吸一口气,面色苍白,齐齐看向领头的大弟子木幽萝。幽萝眉间也是几分疑虑。宫主花吟梨闭关前,曾嘱咐幽萝于三年后的今时前来迎接,如今时辰已过多时,地内却无半分动静。

    幽萝明眸下垂,思忖了一下,起吩咐道:“你们都回去吧,我在此等便好。”话音刚落,地的大门忽然微微发出响动,女子们一惊,齐齐回头看过来。

    檀木大门又动了一动,门面上的灰尘簌簌下落,接着机关拉动的声音不绝于耳,下一刻,地大门轰然打开,露出黑洞洞的地入口。

    如此一来,众女子们全部跪下,屏气凝神,齐声道:“万嫣宫弟子恭迎宫主出关!”

    幽萝担忧的抬头望去,黑森森的地里望不见尽头,有轻轻的脚步声正向外而来。

    那脚步极致轻柔近似虚浮,不过半盏茶的时间,一位白衣女子从地里慢慢走了出来,从黑暗里回到光明下,她的眸子里带着难言的恍惚和迷惘。

    三年过去,花吟梨依旧明眸如水,樱唇如丹,黑发如瀑。但见她呆呆伫立在檀木门口,望着空地上密密跪着的弟子们。

    “宫主……?”幽萝不安的轻呼道。

    然后吟梨仿佛未闻,继续向外走了几步,站在露天下光线刺眼,有些不习惯的微微的眯了眯眼。但闻地之门在后缓缓合上,吟梨深吸一口气,朱唇微启,一字一句道:

    “万嫣宫第十八代宫主花吟梨,闭关三年,得历代师祖佑护,镇宫之宝九冥花开且为双生。”

    此话一出,女弟子们皆面露喜色,崇敬的再次跪拜道:“恭喜宫主!贺喜宫主!”

    花吟梨却神色不改,回头看了看地紧闭的大门,眸子里溢出复杂的绪,三分眷恋七分迷惘。再望望天,只觉得层层花林之上,碧云蓝天晴方好,眉心不由得阵阵刺痛。接着,她脚下一软,双眸一闭,慢慢的倒在了青石地板,如一只颓败的蝴蝶掉落在地面。

    “宫主!”“宫主!”

    木幽萝花容失色,在众人的惊呼中奔上去扶起花吟梨,然而手刚触及吟梨的腰,便是一惊!

    “快抬肩辇过来!”幽萝厉声吩咐,然后将花吟梨小心的倚靠在自己上。

    “幽萝……”花吟梨苍白的唇溢出一丝笑。

    “宫主勿急,肩辇马上来了。”

    “无妨,”花吟梨虚弱的笑笑,“你的医术和我几乎不差上下,一定要……”言及此,白衣女子又昏厥过去。

    肩辇抬来了,幽萝将花吟梨放上肩辇,如此一来,众弟子们后知后觉的一愣——

    只见平躺在肩辇上的女子美貌如昔,但是白衣铺散开来,隆起的腹部便一览无遗!

    吟梨宫主竟已有八、九个月的孕了!

    万嫣宫的地只有历代宫主可涉足,并且对外从不泄密。无人知道那里面有什么,只知道镇宫之宝九冥花便在里面,而历代宫主所要做的,就是尽其心血培植,使之含苞绽放。

    幽萝深深的望了一眼那大门紧闭的地,一丝凉意漫上心头,诡秘而悲悯的气氛蔓延开来。

    ###

    当晚,花吟梨在梨苑产下了一名男婴,浑都是暗红色的花印,长的粉雕玉琢甚是可。九岁的花熏衣听话的来到吟梨的边,认真的聆听着娘亲的遗言。

    接着像是自言自语般的,花吟梨轻轻的讲述了她和凤淮的故事,虽然听来不可思议,但吟梨说的每句话,熏衣都会点头,俨然成熟懂事的模样,眸子里有和吟梨一样的处变不惊。

    她并不知道娘亲就要死去了,只是有些莫名其妙,觉得娘说这些话,都是有所指的。

    花吟梨说完了,望着窗外的满月忽的笑了笑,轻轻的说了一句话,便安静的逝去了。

    “虽若今,不悔早昔。”

    那时的花吟梨不过二十七岁而已,月色映照在她完美无瑕的脸庞上,安宁的仿佛只是睡着了而已。小熏衣呆呆的立在原地,见幽萝奔进来,才喃喃道:“木姨,娘她怎么了……”

    可是木幽萝并没有回答她,只是凄怆的落泪,晶莹的水珠掉落在绿色的衣衫上,化开无形。

    熏衣终于是明白了娘去世了,可是小女孩却没有哭,只是趴在吟梨的耳边轻轻道了一句“我会好好照顾弟弟的哦”,然后便有些吃力的抱起了襁褓里的早昔。

    哭累了的男婴早就沉沉睡去,在梦中开合着小嘴,全然不知自己对于这个世界是多么的独特,也不知自己此时便已失去了生的母亲。

    一切都静然的结束了,在这个静谧的深夜里——

    繁花似锦皆为空,断壁颓垣终有时。

    满月后,早昔浑的红印渐渐消逝,随着男孩一长大,吟梨口中的凤淮却如同一个幻影,从未按照约定前来寻过吟梨,以至于终究破灭在熏衣的记忆里。

    回眸看,曾经沧海难为水。今昔却,故人已逝无处寻。

    ###

    熏衣说完最后一个字时,已然夜深人静。

    幽萝从头至尾都立在一边,躲在暗处,却无人看得见她的神。而此时的南宫琉璃,却已然泪流满面,萼脸上尽是满满的凄然。

    “早昔……知道这些吗?”紫衣女子轻轻道。

    熏衣摇摇头,微微咳嗽了一声,幽萝如梦初醒,立刻沏了一杯茶端来,让熏衣饮下。琉璃望着眼前的白衣女子,突然产生了深深的敬意,早昔能保持那样单纯的心,命格不祥却能安生存活,全是熏衣的功劳啊。

    那么,以一双明眸和终大事为代价,却做的果断利索,无怨无悔,可不可以认为,其实花熏衣对花早昔的感也是深不可言的——

    有的时候,一个人并不是要长相厮守的,无论这源自于什么,却总是深着的。

重要声明:小说《三界之赤幽花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