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凤鸾翔(1)

    ()    藤实在太过悬高,莲足垂在半空可奈何就是不敢跳。可是不下去怎么离开,一会天色晚了,在森林里可就危机重重了。思及此,吟梨狠了狠心,闭上眸子便向下坠落——

    白色的衣衫飘扬着,风声在耳边呼啸,却跌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惊诧的睁眼抬头,便看见眼前一名红衣男子,发色微微泛着暗红,容貌比世间任何女子都要精致,只是脸色有些苍白,望着花吟梨笑嘻嘻的,眉间一枚暗红色的花印尤为显眼。

    “醒来了还要寻死么?”男子搂着她,轻松道。

    吟梨望着男子的眉眼弯弯,只觉得说不出的怦然心动,可下一刻却清醒过来,窘迫的推开男子退后站好。

    “我……”她不知男子究竟何人,擅自开口太有失礼貌。

    “好了,既然都跳下来了,我们走吧。”红衣男子无所谓的笑笑,琉璃色的眸子晶莹剔透,却看不出他的绪。

    这可如何是好。吟梨站在原地不动。

    红衣男子回过神,看见白衣女子一动不动,笑的更是恍如仙人:“你碰了我的花,被抓到这里来,自然得听我的。天一黑,什么妖灵鬼怪都出来了,我可也没法子救你了。”

    他……的花?九冥花?

    红衣男子仿佛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眉眼弯了弯:“是呀,九冥花是我的,这普天下的妖物全是我的。”

    花吟梨眸子浮现一丝冷色:“……那你是谁?”

    “哈。”红衣男子笑出了声,摇摇头,不知对着什么,却更像是自语的说,“你们说,我是谁?”

    话音一落,立刻树林里风生水起,细细碎碎的说话声再次响起——

    “你是这世上最厉害的。”

    “你是这天下最美貌的。”

    赞不绝口的话来自四面八方,现在吟梨站在地面,才看清楚方圆的树林里,所有的花木都生出了一张小嘴,和人类无异,那些话语便是这些嘴中说出的。

    “你是我们最最仰慕的、宁愿为你赴汤蹈火的妖王——”离二人最近的一朵紫色蘑菇大声道。

    其他声音却一起打断道:“不许说名字,妖王的名字你也配提!”

    “好了,”红衣男子溺的一笑,“你们道行尚欠,少些力气说话吧。”然后直直的看向吟梨,也不管女子眸里浮现的惊恐,一字一句道:“我是妖王,凤淮。”

    凤翔九天,清淮四合。

    但是对吟梨而言,这名字陌生之极,带给她的震动远不及这满地的小嘴,和男子那一颦一笑都堪称绝色的容颜。

    她自然不知,凤淮是妖族的王,为千年难见的仙妖合体,在群妖眼里胜过任何一代妖王。她便也料想不到,三年内,她会被困在此无法脱,到最后上了凤淮不说,还在怀六甲时被迫回到人界。

    ###

    十年前,妖族和仙界的一场旷世大战,妖界竟颇有胜势,无奈之下,蓬莱山祭出了远古神物伏羲琴,凤淮被伏羲“六音”大伤,领着妖族退回妖界休养生息。之后凤淮四处寻找疗伤圣药,总算在万嫣宫的地内找到了九冥花。

    九冥花邪气浓重,是妖魅的圣物,却不知万嫣宫的祖师曾有何经历,能够得此花种,并辟之地引入兽类活血,加以培植。

    凤淮妖力无边,就算受重创却也能一手遮天,暗自在地之后开了结界,让花藤直通妖界,并催生九冥花,取用藤汁和花根入药,妖力便渐恢复。

    然而凤淮并没有算到花吟梨会前来地,九冥花藤受他控制对入侵者加以攻击,便把花吟梨拖入了结界中,来到了妖界。

    见是白衣女子误闯入内,凤淮并无意加害,等她一醒来就前来接她离开。可是见到她后,他却突然改变主意,不想让她走了。

    余下的子,花吟梨多次要求凤淮送她离开,可是红衣男子总是眉眼弯弯的笑着,要么忽略要么敷衍过去。

    两人结伴踏遍了妖界的山水,见识了种种奇兽妖灵,皆对凤淮俯首称臣。也不知凤淮是何用意,仿佛两人真的只是萍水相逢的友人,从未向她提起任何其他。

    随着子渐渐过去,朝夕相处的两人,终究有了些别样的愫,但是凤淮不说,吟梨也不语,相安无事。

    直到一年多后,在妖族的圣坛之前,在灵兽五色鹿的跟前,他答应送她离开。

    但见偌大的结界展开眼前,暗红色的光环映照着吟梨绝美的脸,吟梨心中却不知是悲是喜。

    “从这里出去,就是万嫣宫的地,”凤淮笑道,“但倘若我想娶你,你可以不走么?”

    这话没头没尾,以至于吟梨怔怔的回头,但见五色鹿静静的望着她,而凤淮依旧笑着,晶莹剔透的琉璃眸中可见她清丽的面容。

    “留下来吧,我再要一年便可元气恢复。”凤淮第一次那么认真道,“到那时,我东山再起,而你就回人界去做你的宫主罢。”

    “那时我会让九冥花开的,如何?”

    望着红衣男子倾国倾城的笑靥,花吟梨犹豫了。她慢慢的离开暗红色的结界,在五色鹿的注视下,点了点头。这是一场绝无后果的断之恋,方才开始便注定了最后的相见无期。可是两人相对而笑,无人质疑,无人犹豫。

    从前以后,子虚乌有。今昔何夕,始料未及。

    ###

    时隔三年,凤淮果真没有说谎,将花吟梨按时送回了万嫣宫的地。

    此时的花吟梨怀六甲,可是不走不行,这是他和她当初的约定,也是她和他对各自另一份的责任使然——

    万嫣宫一众人等她回去已有三年,而妖族上下皆翘首期盼他东山再起。

    凤淮站在暗红色的结界前,一如既往的笑着,告诉她:“我一旦忙完了,就来接你。”语气间轻描淡写,将仙界之争视为囊中之物。

    吟梨有些担心,可是也无法子,认真的点点头,却道了三个字:“我等你。”

    五色鹿跃上了圣坛,俯视着即将分别的两人,但见凤淮轻轻的在吟梨额间吻了吻,便笑着退后,仿佛再无牵挂。

    暗红色的结界散发着淡淡的光泽,白衣女子转毅然决然的跨进结界,直到凤淮看不见她的脸了,明眸中才簌然落泪。

    她活不了多久了。

    三个月前,她便察觉了不对,凭着自己精湛的医术,她发现自己体内血脉紊乱,想来是妖族和人族不能通婚孕育后代,以至于她体无法承受。可是吟梨不愿凤淮知晓,她不知他会有什么反应。凤淮虽不曾言及,但是吟梨知道和仙界再战一次并且能成为胜者,是凤淮刻骨铭心的愿望,她不想他分心。

    既然都是要别离的,那么有一方留有希望就好。

    穿越结界时,腹中的胎儿蠢蠢动着,带着一阵阵撕裂的疼痛。

重要声明:小说《三界之赤幽花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