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妖性出

    ()    离天海楼的大喜之还有一了,莫名其妙的,众多宾客却皆被告知婚期将会延后五。仅仅五,倒也没有大碍,不过天海楼却就此陷入了,异常沉重和诡异的气氛中。

    从前天起,楼内的人手戒备突然加了几倍,此次前来的宾客中,不乏武功高深的武林前辈,莫不猜出了几分缘由,而一般的江湖人士,也忍不住互相私底下议论纷纷,窥出了几分门道——

    天海楼必然是出了大事,恐怕早已暗藏凶机。

    可偏偏湖部堂主皇甫漾,待人接物的举止态度温润之极,每一句话都让人仿佛浸透在风洋溢下,既让人甚是安心,又莫名感受到无形的威慑。

    既来之则安之,每一个人便暗暗相信,就算天海楼有什么纷繁杂事,也会在朝夕间处理好的。

    不过今却又不同了,因为每个门派都被告知,这期间还请宾客的都勿要擅自走动,而天海楼会保证众人的衣食充足。

    近来本就乌云密布,霾的让每个人的心头都甚是压抑。如此一来,众人更是觉得呼吸困难,暗暗的都乞求婚礼快些结束,能走为上。

    ……

    次清晨,琉璃早早的醒来,一番梳洗后,担心熏衣的病,便准备动前去茗虞楼看看。

    “吱呀——”琉璃掩上门,拢了拢额发,一转还未起步便立刻止步了。

    但见门廊处伫立着一个男子,一袭灰色武装,腰佩大刀。听闻开门声,男子回过头来,五官如刀刻般分明,眸子如晨星明亮。

    “你醒了。”冷冷的一句话,算做问候和招呼。

    琉璃看着莫逸炎,只觉得熟悉感又涌上心头。半年有余,她一直在外奔波,实在摸不准在哪里见过男子。

    “有事么?”紫衣女子试探的问道,但觉两人间不应该有什么瓜葛。

    “我有话要说。”莫逸炎不急不缓,倒是煞有其事。

    “琉璃愿闻其详。”

    “你干嘛来这里。”灰衣男子面无表,一字一句道。”什么?“琉璃睁大了眼,樱唇启合间,神尽是疑虑。她来这里……和这个人有关系吗?

    “十年不见了,别来无恙。”莫逸炎恍若看不到琉璃的惊诧神,却是冷漠依旧。

    心里莫名的一震,琉璃怔怔的望着男子,但见男子冷漠的眉眼间,却依稀似曾相识,和那在卷云阁第一次见面时一般,让紫衣女子心思紊乱。

    琉璃仔细思量着,心头某处早就破图出,虽不愿承认,却还是暗忖莫非……

    “你还记得我么?”但见莫逸炎语气依然淡淡的。

    “你……”紫衣女子闻言,恍惚了一下,接着神终于一点点激动起来。

    难怪!

    难怪她会觉得他那么熟悉,难怪她会次次注意到他,原来、原来——

    “你——”琉璃声音微颤,话不成章。

    “我先走了,你有事来悬河堂找我罢。”莫逸炎却忽然扬高了声音,琉璃话还没说完,他便大步流星的离开了,留下琉璃一个人呆站在原地。

    见莫逸炎消失在门廊的影,初蝶才从她的窗口探出头来,好奇的问道:“喂,那个人是谁啊?”

    琉璃恍若未闻,只觉得心里翻山倒海,真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什么叫做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暖风拂过紫衣女子眉前的青丝,但见她神百味陈杂,微有些哽咽道“他是……”,话没说完,又魂不守舍的呆原处。

    初蝶问了半天,也没个结果,最后耐不住了,便关了窗从房间里走出来,去敲早昔的门。

    “吵什么!烦死了!”没敲几下,屋内便传出早昔闷闷的喊声。

    “噗。”初蝶一听,便知少年已经恢复正常了,嘲笑道,“有的人不是要走吗?我东西可收拾好了哦。”

    “懒得理你!”早昔喊了一句,便没声音了。

    见早昔果真变回了平的模样,初蝶立刻心大好,回头看向后的琉璃,奇怪道:“怎么,早昔正常了,你又不对劲啦?”

    但见一阵和风拂过,琉璃神滞了滞,垂下眼眸吸了口气,然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去了。

    “都是怪人。”初蝶看了看早昔紧闭的房门,又望了望琉璃渐行渐远的背影,无奈的感叹道。

    “砰——”初蝶后的门却打开了。

    早昔神不自在的走了出来,故意不看初蝶的眼睛,却道:“替我易容吧,我想出门去。”

    “昨没有人发现你吗?”初蝶奇怪。

    “是。”早昔点点头。

    早昔昨沉浸在自己的绪中,自然也没有发觉回到天海楼,一路上都无人注意他。却是因为被小烛二人施了法术,得以被障眼法护着回到贵宾阁。

重要声明:小说《三界之赤幽花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