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天海乱(2)

    ()    卷云阁内,一夜无眠。

    偌大的华贵房间里,阿怒、皇甫漾、文七舞和莫逸炎一个不差,个个神色凝重的望着江昱圣,不敢懈怠。昨晚地事发,江昱圣连夜叫来四大堂主,商议着应对之策。直到黎明时刻,没有楼主之命,不许任何人有所举动。

    婚期将至,宾客满楼,能不惊动外人,是最好不过的。

    然而足足半夜过去,江昱圣只是坐在桌案之后,手中握着一卷古籍,看的入神。这时一个海部手下跑了进来,行礼道:“禀报楼主、各位堂主,所有地方都搜遍了,楼中并没有可疑之人。”

    “行了,下去吧。”阿怒有些不耐了,挥了挥手。今晚事发后,阿怒便命海部手下严加把守地,然后派人四处搜罗天海楼内,可是近两个时辰了,还是毫无所获。

    “这么说来,倒不像是天海楼的敌人了。”江昱圣从书卷上移开目光,嘲弄的一笑,望了望窗外的曙光。

    阿怒正再言,忽的又有手下进来禀报:“贵宾阁的琉璃姑娘请见!”

    江昱圣点点头,但见一袭紫衣翩然而至,江昱圣意料之中的站起,笑道:“有劳琉璃了。”

    如此一来,连同琉璃在内的其余五人皆是一怔,江昱圣笑着道:“琉璃半夜离开天海楼,此时天色未明便前来,不是也发觉楼内有异物入侵么?”

    “是,江楼主所言甚是,不过……”紫衣女子见屋内这么多人,顿感自己有些唐突了,一时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无妨。”江昱圣淡淡的一笑,“我也正要派人去请你。”

    琉璃点点头,环视了一转房间里的人,却再次愣住了。

    黎明前微暗光线下,莫逸炎一袭灰色武装,腰佩大刀,五官如刀刻般分明,眸子如晨星明亮。望着琉璃,莫逸炎也微微皱了皱眉。

    阿怒急在心里,沉不住气,没有察觉二人异常,急道:“仙子!昨晚楼里来了妖孽,闯入我楼地,还请仙子援手!”

    琉璃这才回过神来,再看了一眼莫逸炎,才颔首道:“是的,不过琉璃也不敢确定,如今走一步看一步的好。”

    “如果需要天海楼帮忙,琉璃姑娘尽管开口。”江昱圣云淡风轻的笑笑,“在下一定全力配合。”

    琉璃倒没有想到江昱圣如此随和态度,想了想,确有些为难道:“琉璃本是外人,如今却不得不过问,江楼主能不能安排一下,让琉璃单独和熏衣夫人见个面?”

    此言一出,在场的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江昱圣深深的看了琉璃一眼,对四人道:“你们先下去。阿怒,严守地。逸炎,去看看受伤的手下。漾,去安抚一下宾客。”言及此,江昱圣望向七舞,“事态危险,小七不要插手了,去问问婚宴准备的如何了。”

    七舞听出江昱圣话语里的关心,先是一喜,却又听闻自己需要问候婚宴之事,便蹙起了眉。但见江昱圣眸子黯了黯,七舞也不敢多言,四人一一退下。

    转眼人走屋空,江昱圣自斟了一杯茶,一口饮下,便拿着茶杯把玩起来。

    一男一女有些寂寂,琉璃想着方才所见的冷漠男子,忍不住问道:“江楼主,方才那是……”她总觉得莫逸炎颇为眼熟。一眼看去几乎连呼吸都停止了,可就是拿不定在哪里见过。

    江昱圣勾起唇笑了笑,慢慢道:“琉璃小姐,不如我们来交换,我告诉你我那手下是谁,你告诉我,”江昱圣顿了顿,乌黑的眸子忽的风起云涌,“昨宴席上和你一道的那少年,究竟是谁?”

    琉璃倏然一惊,她原以为江昱圣也是被蒙在鼓里的,谁知江昱圣如此单刀直入,语气里不容一点质疑。

    ——说,还是不说。

    江昱圣到底知道了多少。

    琉璃顷刻间脑子里飞快的衡量着,但见江昱圣眸子里乌黑一片,看不清绪。

    下一刻,紫衣女子浅浅一笑:“那么江楼主可曾知道,熏衣夫人是否你呢?”此话一出,江昱圣眸子里厉光一闪,却不答话。但见琉璃浅笑盈盈,些许慌乱也都烟消云散,只道:“江楼主既然是聪明人,又何必点破,是你的总归是你的,不是你的又何必自寻烦恼?”

    茶盅里白雾缭绕,江昱圣望着琉璃沉默了片刻,接着近乎邪魅的一笑道:“也好,反正无论如何,这婚礼绝不延后。”

    两人暗藏玄机的话不点自破,却都不挑明。此时此刻,两人却如真正的盟友,一起等待着黎明的到来。

    这时忽听卷云阁外一片喧哗,接着有少女跌倒在地的轻呼声。琉璃眉头一皱,心忖这不正是初蝶那丫头的声音么,便赶忙向外而去。

    ###

    初蝶清晨醒来,琉璃和早昔仍旧没回来。她收拾妥当后,走出房间来到庭院边,发觉今的天海楼格外的宁静。望一望天,才知道时辰并不早了。

    初蝶不由得很是奇怪,想不出早昔从昨晚到现在能去哪儿,想到少年不谙世事的样子,有些担心,于是连忙出门去寻。

    在路上,初蝶发现很多下人来来往往,只当是为了婚礼在做准备,并不甚在意。一路询问着下人,初蝶知道琉璃去了卷云阁,便决定还是找琉璃商量。

    终于来到了卷云阁,虽见阁楼高耸,气势凌人,若是一般人都会心生畏惧而止步,但初蝶向来不认为人族的礼仪有何作用,便径直向内走去。

    “这位姑娘,请留步!”庭院外的守卫们见状,纷纷试图阻拦。

    初蝶最烦别人指手画脚,十指暗自掐诀,彩光在掌内大盛,几个守卫便被无形的力量摔在地上,而彩衣少女则洋洋得意的拍拍手,大步向卷云阁内而去。

    走得近了,便听得见卷云阁内有人说话,初蝶又走了几步,突觉体周围出现无形的屏障,一种奇异却的神秘力量将她困在原地,动弹不得。

    初蝶退后了一些,觉得周松弛了一些。可蛮横如她,哪里会放弃,暗自掐诀便试图再往前,谁知那力量再度显灵,竟一下把她摔倒在地。

    “啊!”初蝶愤愤的抬头一看,但见卷云阁的匾额上金光忽隐忽现,只觉周寒气人——

    那匾额竟是下过符咒的,并且那符咒甚是高深,如她也无法近

    赶上来的侍卫见初蝶跌倒在地,一时间面面相觑,而卷云阁的门也因此推开,江昱圣后跟着琉璃,一起走了出来。

    琉璃一见初蝶狼狈的样子,便明白了为何昨晚江昱圣让众人待在卷云阁不要走动,原来是有备无患。而江昱圣见初蝶此状,眸子冷了冷,却唇边带笑,看也不看琉璃道:“这也是琉璃小姐的朋友罢?”

    又是妖族异类。

    琉璃被江昱圣的魄力所迫,一时语塞,事实摆在眼前也无法辩驳。如此看来,天海楼的诸多祸事,仿佛都是因为来了她南宫琉璃,更有甚者,她碍于种种因果,又无法把许多真相细说从来,实在算是过分。

    “还不扶客人起!”江昱圣冷冷的呵斥着手下,庭院里的几名婢女连忙上前伸手。

    “我自己来!”初蝶甩开她人的手,站了起来,埋怨的对琉璃道:“你在这里做什么?早……你弟弟不见了!”

重要声明:小说《三界之赤幽花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