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思情结(1)

    ()    众人皆知,当初仙妖之战困斗三年没有胜负,最后仙界便是祭出了这把上古神琴,一举击退了妖界之王凤淮,从而维持了三界和平。然而此时此刻,这旷世闻名的神器,就摆放在众人的眼前,只为弹奏一曲作为新婚献礼!

    但见琉璃抬手抚了一下萤光琴弦,顷刻间那如泉水潺潺的琴音便不绝于耳,但见琉璃若有似无的看了一眼花熏衣,樱唇微启道:

    “六音,思。”

    纤纤十指熟练的拨弄,天籁之音萦绕大。思,思,曲如其名,让人听着便不住思缭绕,许许多多深埋在心的往事全然而出。不过片刻,大里所有的人便随着琴音跌入了过往里……

    哪怕心思沉稳如江昱圣,此时也觉得琴音扰心不可挡,眼前顿时浮现了漫天黄沙,头顶炎高照,而大漠边缘的客栈前,那白衣少女婷婷袅袅如深山幽兰,又如雪崖白莲楚楚动人,只须抬眸一眼,便深驻他心无法忘怀。

    琉璃一面弹奏一面观察着花熏衣的神。其实她的用意很简单,不过想借此知道花熏衣心里到底怎么想的。事到如今,连琉璃也看得出早昔对他姐姐的不伦之恋,那么,难道花熏衣本人十几年来会毫无察觉?

    花熏衣既然心中放不下早昔,又为何嫁给了天海楼楼主江昱圣,她对早昔失踪之事是不在乎还是不知?这些秘密,牵扯甚远,无法言明,而琉璃只是想帮早昔统统解开——

    如果一个人深着一个人,最后留下的却只能是伤害,那么差错是在哪里,也要弄个明明白白吧!

    往事多舛君莫问,今朝花月尚良夜。

    一曲悠悠结束了。大里一片寂静。

    琉璃深深的望了一眼熏衣,道:“此曲为我蓬莱南宫神曲‘六音’之一,名曰思,凡人一听便能想起自己心底最深最真的感,琉璃以此祝愿二位神仙眷侣,白头偕老。”

    奇怪的是,熏衣闻言并没有怔忪之色,不过点点头浅笑道:“多谢琉璃姑娘了。”但见熏衣言下轻松,也不知她聆听方才的琴音之时,究竟在幻觉里看见了些什么、经历了些什么。

    琉璃有些失望,再看早昔魂不守舍神颓败,心知不宜久留,便将琴收好,说道:“今不早了,我和舍弟不便叨扰了,婚礼上再见吧。”

    “也好,”江昱圣携着熏衣起,俊美的脸上笑意不改,看不出绪波澜,只是吩咐阿怒等人,“送贵客,勿要怠慢了。”

    望着紫衣女子和红衣少年离开的影,熏衣挽着完美无瑕的笑意,眸底却有几分凉意蔓延上来。而江昱圣不着痕迹的看向熏衣,乌眸里深不见底,一片墨色渐浓渐淡融化开来,眉头微蹙。

    ###

    茗虞楼点着彻夜的灯火,兰菱见夜深了,在石阶上来回徘徊犹豫着,正想着要不要带人前去接熏衣,就听见苑口传来了脚步。

    阿怒护送熏衣刚到苑口,便见兰菱欣喜的冲了出来。兰菱扶过熏衣,大咧咧的对阿怒说:“好了,宫主交给我吧,你走吧!”

    阿怒望着蓝衣少女清秀的面孔,皱了皱眉,言道:“我……”

    “我什么我啊!”兰菱和阿怒混的熟了,之前的隔阂也少了,说话也没大没小了。

    “我……”阿怒又张了张嘴,终是恼怒的看了兰菱一眼,银色的瞳眸闪过一丝绪,然后恭敬对熏衣行礼道别,转离去了。

    兰菱心想阿怒果真是怪胎,冲着黑衣少年的背影,瞪了好几眼回去。

    见阿怒带人消失在黑暗里,熏衣的子忽的虚弱的晃了晃,兰菱一惊,扶紧了熏衣连声道:“宫主!宫主!”

    但见熏衣双眸微阖,眉间显现极度的劳累,轻轻对兰菱道:“不要大惊小怪,扶我上楼去罢。”

    “是!”兰菱惊慌失措,赶忙叫人前来帮忙。

    婢女们将熏衣扶到榻上倚靠好,熏衣的神痛苦不堪,连白皙的额角都沁出颗颗汗珠,却只是挥挥手,示意众人下去。

    “宫主?”兰菱不放心的拉住熏衣的手,“你没事吧?不然我叫大夫去?还是让江楼主过来一趟?”

    熏衣虚弱的笑笑,只觉得视线阵阵模糊,看周遭事物忽近忽远,越来越暗。吸口气缓缓道:“不用急,也不要告诉别人,这是老毛病了。”

    兰菱当然知道没这么简单,她自小在万嫣宫长大,也没听闻宫主有什么宿疾。越想越乱,兰菱甚至带起了哭腔:“怎么办啊,如果木姨知道了会骂死我的,你不要有事啊……”

    熏衣阖了阖眼,然后静静道:“我想一个人静静,你不听话了么?”

    “我这就出去,这就出去。”兰菱赶忙跑到门边,关门前想了想,又道,“如果不舒服,你就叫我,我就在门外!”

    熏衣点点头,轻轻闭上眼道:“好了,我真有些累了,婚期就在两后,快了……”

    说着,白衣女子便似乎真的睡过去了。

    兰菱怔怔的看着那绝色容颜,以往在万嫣宫时,觉得宫主那么的高高在上,近些子才深深体会到,其实宫主也是有血有,又又恨,并且……偶尔也是很脆弱的。

    兰菱熄了灯,静静退出去了。一片黑暗里,熏衣这才慢慢的睁开眼,从腰间的锦囊里掏出第二枚药丸,仰头吞了下去。

    她就快要看不见了啊……

    一滴血泪缓缓的从眼角落下,滑落进发鬓里消失不见。

    可是,这是她自愿的不是么……白衣女子痛苦的闭上眼,只觉得痛楚从眼底溢出,难以忍耐。

    正午的宴席上,虽然在座的人不过尔尔,熏衣却一直感觉坐立不安,但不明缘故,直到琉璃弹奏出那一曲“思”,熏衣才心内一惊——

    是试探!

    从琉璃看她的眼神,和她说的每一句话,以及最后那首当做献礼的“思”,都含着奇怪的暗示和试探意味。可熏衣从小就善于隐藏绪,知道对方用意所在,并未让琉璃窥出端倪。

    究竟为什么,难道这是江昱圣的安排么?

    然而这些外的纠葛,都不是最严重的问题,重要的是那“思”曲响起后,熏衣心里出现的竟是两个人。

    少女怀时,那漫漫黄沙里的白马白衣,都是她心底最最希冀的渴望。不过从来不是熏衣生命里最重要的东西,她是万嫣宫的宫主,肩负着几百年的荣辱使命,她还是花早昔的姐姐,是那个少年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倘若不是江昱圣如此处心积虑,熏衣恐怕终不嫁也不是不可。如今命运安排步步为营,时值眼下,又如何去说个是非输赢。

    知道了江昱圣的份,熏衣有那么一瞬间的惊讶,甚至是惊喜,甚至还有那么几分幸运之感——因为熏衣心知自己不久便会失明,甚至做好了三月后休妻的准备。

    不过冷静淡漠如她,并没有多少炽意要去赋予,只是觉得如此倒也不错,便听天由命罢。

    然而在那撩人的神曲里,还有一抹影挥之不去。

    那影是她最最亲切熟悉的,却也是最最不该出现在遐思里、出现在“思”的催眠里——

    飞花满天,眉眼如画,红衣似火,一笑倾城。

    那总是出现在她梦里的红衣少年,挽着最最熟悉的绝美笑靥,一字一句的对她说:“姐姐,昔儿好想你啊,你怎么不来见昔儿呢。”

重要声明:小说《三界之赤幽花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