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天海禁地(2)

    ()    夜幕降临,山脚的村庄里安谧一片,偶尔有牲畜叫叫或者小孩哭闹打破宁静。

    阿力一家人早早的从田里收工,正在吃晚饭,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阿力打开门一看,只见夜色里站着一对兄妹。哥哥一红衣,相貌平平,长发绾起,戴着一顶古怪的草编帽子,边的小丫头也相貌一般,但一双黑眼睛大大的,很是机灵。

    “两位……?”阿力眼露疑惑。

    “我叫初蝶,和哥哥上山求药,见天色暗了,想借宿一晚,您看方便吗?”初蝶指指前的少年,“这是我哥哥,从小不会说话。”

    “噫……”早昔赶忙点头示意。

    阿力怜悯心顿起,赶忙让两人进屋,一家人对兄妹两嘘寒问暖。

    初蝶和早昔面面相觑。为了借宿,初蝶给早昔易了容,还想了很多被拒绝的对策,谁知这家人如此,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

    两人休息了一会后,阿力大叔突然一拍额头,憨厚一笑道:“我真是糊涂了,二位等等啊!”

    过了一会,阿力从偏房里拿出了一幅画,一面打开画轴给二人看,一边说:“不知两位来的路上,有没有看见过这个人?”

    但见画上是一名绝色少年,站在花树下,暗红色的长发飘逸,琉璃色的眸子流光溢彩,肤色为月牙白,嘴角噙着撩人的笑意。

    “诶?”早昔眼睛一亮,正想说“这是我啊”,然而还没说出口,突然急剧转下,口中发出一声凄凉的尖叫——

    “啊!”

    “怎么了?”阿力吓了一跳,忙不迭的问道。

    初蝶狠狠地在早昔脚上碾了碾,然后纯真的笑道:“阿力叔叔,我们一路匆忙,并没见到这样漂亮的哥哥。发生什么事啦?”

    “是啊,哪里有这样好看的人,我看万嫣宫的仙子们,是犯了糊涂了。”阿力自言自语,小心的把画收了起来,“今天中午仙子们把这画给我,说是看见画上的人,就进山通知她们。”

    万嫣宫的弟子们时常出山,给山脚的村民们送药,因此在村民们心里,那些鹅黄衫子的女子们,都是神仙般的存在,尊敬有加。

    “吃饭了吃饭了!”只见阿力的老婆从厨房钻出来,笑吟吟的喊道。

    于是,大家收拾饭桌,开始其乐融融的吃饭。

    饭后,初蝶不等阿力开口,便浓浓的打个哈欠,甜甜的说:“大叔,我们有点累了,能先歇息吗?明还要早起赶路呢。”

    “好的好的。”阿力忙不迭的点头,让老婆收拾一个偏房出来。

    虽是平常农家,但是客房布置便很是整洁,初蝶感激的向两位主人道了谢,这才关上房门。

    早昔趴在门缝上看了看,确定阿力夫妇离开了,气呼呼的走到边,冲着初蝶说:“喂!干吗把我弄得这么丑,还说我是什么哑巴!你知道你们说话我不能开口有多难受吗?”

    早昔再朝头上一瞟,更是气愤,“呼”的把那草帽扔在地上,一脸发指的表:“还让我带、带这么丑的帽子!”

    初蝶“哈哈”一笑,故作童真的说道:“谁叫你长的不男不女的,岂不是一眼被认出来。让你当哑巴是因为你会乱说话,能带我亲手编织的帽子是你三生有幸,谁让你一头红发,丑死了。”

    “你……”早昔气的脸绯红,可偏偏拿初蝶没辙,坐着闷气了一会,干脆侧躺下就睡。

    “丑八怪!装睡!”初蝶撇撇嘴,嘀咕着。

    可能是真的累坏了,没一会早昔真的睡着了。

    “咦?”初蝶探头看了看睡梦里的早昔,咬唇笑了笑。她越来越觉得这小子,可真是有意思。

    女孩在另一头躺下,没过一会,神就落寞起来。

    虽说生死由命,婆婆也为她安排好了一切,但是心里还是阵阵苦涩。往后的子该怎么办呢,一直跟着这傻乎乎的小子也不是办法啊。

    初蝶还记得婆婆临死前的话,说早昔不是凡人,但一窍未开并不知道自己的特别,要初蝶对之加以利用,必要时甚至可以……食之。

    可是……

    想着想着,初蝶慢慢合上了眸子,也沉沉睡去了。

    夜深了,蛙鸣四起。

    迷迷糊糊里,初蝶忽觉得体内一阵气涌,腔一痛。女孩猛的睁开眼,眉头一紧……难道——

    来不及多想,女孩周幻化起一阵五彩光芒,流光溢彩的将整个人都吞没在内,接着一只偌大的彩蝶半空腾起,扑扇着翅膀,便飞出了窗外,趁着月色而去。

    又过了一会儿,房间里的烛火因为灯芯不剪,也“噗”的熄灭了。

    早昔重重的翻了个,一手搭放在侧空空的榻上,红发铺散在枕头上,嘴里喃喃念着:“姐姐……”

    “姐姐……”

    ###

    黎明的曙光透过窗纸,映亮了厢房,清新的空气里香气若有若无。

    阿力干完早活回到家,敲了敲偏房的门,大喇喇的喊道:“两位!起啦!”

    可是房内没人应声。

    阿力心想两个小家伙一定睡熟了,便推开房门一看——

    只见榻上空的,被子叠得好好的,屋内空无一人!

    “看来是离开了吧。”阿力嫂看了看。

    “对,对。”阿力反应过来,哈哈大笑,可是眼光一扫,忽见桌案上搁着一顶古怪的草帽,还有一张简易的脸皮面具。

    阿力拿起两样东西看了看,再想了想从昨晚到今发生之事,猛然大惊失色,推搡着老婆急急的嚷道:“快上山通知万嫣宫,她们要找的人,应该逃远了!”

    ……

    村庄外宽阔的山道上,一名红衣少年骑着骏马,飞驰而过。

    路边的树影不断后退,呼啸的风扬起早昔的长发,红衫飞舞在半空中飘动着。直到回头已经完全看不见那村庄了,早昔才松了一口气。

    平息了一下心,早昔这才愤愤不平的暗骂道:“死蝴蝶,臭蝴蝶,敢丢下我一个人跑掉!”没了她,他拿着草帽和面具也是寸步难行,急之下干脆大清早偷了匹马跑掉了。

    思量间,少年又担忧的回望着来的方向,心下有些犹豫……初蝶那丫头大半夜的跑了出去,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自己这样一个人先走掉,会不会反而把事搞砸了呢。

    这样想着,早昔便放慢了马速,飞驰转过一个山道,山坳里出现一家酒栈。早昔想,如果那丫头不是自己先跑了的话,办完事应该就会想办法赶上来。

    站在酒栈门口,但见酒栈里看起来并不大,但是桌椅摆设倒是很讲究。客人也不多,除了窗边坐着一名戴斗笠的紫衣女子,桌子边搁置着一个大包裹。靠中间的一桌坐着两个粗汉子,大刀摆在桌面上,正在大口喝酒吃

    “客官,你是住店还是用饭啊?”小二动作麻利的清理着桌子。

    “吃东西。”早昔眉眼带笑,小二被那笑容惊艳的一愣,却听早昔继续道,“听说酒栈还能喂马是吧,帮我喂喂马吧,谢谢你。”

    “噗嗤。”戴斗笠的女子闻言掩唇一笑。店小二也琢磨着这话怎么听着有点怪,唯唯诺诺的退下了。

    心瞬间好起来,早昔跳下马,牵着马儿向酒栈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三界之赤幽花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