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初到

    ()    茗虞楼处于天海楼深处,风声和水汽都不明显。有凉风入窗袭来,熏衣倚窗而立,心下不豫。阳三月,天海楼之上却总是霾的一片,湿凉人。而这茗虞楼更是冷清一片,没人进来,她也不愿出去。

    白衣女子望着天长空,想了想,款款来到案边,执笔开始写信。不一会,便将那信笺卷好,塞进一个小木筒,递给兰菱:“把这信寄回给少主吧。”

    “是。”兰菱小心的收好木筒,向外奔去。

    望着兰菱远去的背影,熏衣又担忧起来,不知道昔儿体可安好,每可有认真用餐,有没有对木姨闹脾气。

    思忖间,忽然听见楼下一阵异样的喧哗。

    “让开,没长耳朵呀!一群臭丫头活的不耐烦了!”清亮的女声从楼下传来,虽是在发怒,那声音仍旧悦耳有如银月下的清泉。

    “小姐、小姐息怒……可是楼主吩咐过的,茗虞楼暂不许外人入内!”天海楼的丫头声音颤抖,底气不足。

    “哼!就知道你们怕楼主!昱哥哥他凡事还得依我三分呢!!”女子动听的声音高扬着,不依不休,“你们再挡着,我的赤鞭就不客气了!”

    “小姐不要啊!”这话一说完,丫头们顿时一起跪倒在地,吓得不轻。

    “慢着。”忽闻阁楼上一声轻斥,熏衣轻移莲步下楼,站到擅闯茗虞楼的女子跟前。

    是一位女孩子,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却有着一张极其明媚的脸蛋,一双媚眼尤其动人。女孩的左臂上缠绕着一条赤色长鞭,艳丽的红色衣裙勾勒出她姣好的材,浑洋溢着犀利的气焰。

    熏衣心下笃定,天海楼内设海、河、湖、溪四部,眼前这明丽绝艳的女子,便是溪部堂主文七舞了吧。她淡淡笑道:“赤鞭七舞,烈焰九州。”

    女孩子愣了愣,随即高声道:“既然你认识我文七舞,那我也不和你客气了。此行我来就是看看你长什么模样,凭什么昱哥哥就要娶你了!”

    她今刚从京城宁安回来,便听闻新夫人住进茗虞楼了,怎么能不生气!

    熏衣望着文七舞,一脸淡然。

    文七舞年龄最幼,不仅是四部堂主里唯一的女孩子,也是楼主江昱圣的堂妹,备受江昱圣的宠,因此向来行事无法无天,一般人对其都是避之不及。

    “你的昱哥哥,我到这里这些天,还没见过他呢。”熏衣微笑着,轻描淡写道。

    文七舞一愣,语气缓了些:“哼,我不管,你把那碍事的面纱给我摘下来,我看看你长什么样!”媚眼瞪着熏衣,俏脸满是“你不依我不行”的倔强。

    茗虞楼下凉风习习,熏衣白衫飘飘,微微蹙眉。

    这文七舞对江昱圣的感过深,恐怕不只是限于兄妹这一层了吧。看样子,小丫头自己都没摸清这层想法。

    一旁的丫头们自幼知晓文七舞的脾气,看这未过门的新夫人弱不风的样子,心忖恐怕今要出大事了!她们尚不清楚这新夫人的脾气如何,只求快些息事宁人。

    熏衣顿了顿,眉头蹙了起来,下一刻却转向回走去,扔下一句:“七舞小姐,我有点乏了,你改再来吧。”

    空气里响起一片抽气声,从来没人敢这样和七舞说话,与此同时,但见文七舞柳眉一横,手臂一抬,赤鞭如蛇般扬起,凭空里仿佛有烈焰燃起,直直向熏衣打去——

    “找死!”

    文七舞心知花熏衣不是她的对手,出手只是做样子,想吓吓对方出口气,谁知此时一旁传来尖叫声“宫主!”,堪堪赶回来的兰菱向七舞扑来,小的子竟然想挡下这凌厉的一鞭!

    倘若七舞的鞭子因为一个下人而收回,岂不是笑柄。而兰菱这一挡,让熏衣也神色一惊。

    千钧一发!

    赤鞭如烈焰,眼看就要劈在二人上,女婢们尖叫着,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突然“哗——”的一声横空飞来一样物什,正好和鞭尖狠狠相碰撞,让鞭子势头一歪,抽在了一旁的花树上,堪堪化解了一场惊险!

    那物什成功拦下这一鞭后,便“噼啪”的落在了地上,众人顺势一看——

    玉骨白皙,墨纸如夜,却是一把素雅的水墨折扇。

    七舞见那折扇俏脸神色立刻一变,看向庭院外,立刻笑靥如花:“呀,漾哥哥,这可真是折杀你的宝贝呢!”

    只见院子门口正立着一位风华正茂的年轻男子,锦衣华服,长玉立,一双狭长的桃花眼噙着笑意,甚至带有几分妩媚。

    华服男子温和的一笑,笑容有如三月风,让人心旷神怡,仿佛刚才挡下那凌厉一鞭的不是他,他只是闲来路过而已。

    “小七,你再调皮,我可告诉阿圣你想回宁安了。”皇甫漾笑着向众人走来,拾起自己的纸扇,有些心疼的吹了吹上面的灰尘。

    七舞笑容牵强,撒道:“漾哥哥!小七伤势才好不久,你怎么像逸炎哥哥一样……”一提到那个人,只见皇甫漾神色一冷,七舞自知言错,改口道,“你怎么舍得让小七这么快又回去啊!”

    皇甫漾不理她,转头看向熏衣这边,嘴角笑意不变,道:“夫人无事吧?”

    熏衣樱唇微抿,冷颜看着他不语,只是扶起了跌倒在地的兰菱。

    熏衣虽没受伤,但是脸上的面纱却被风劲给揭了下来,这是众人第一次看见熏衣的容颜,不只是皇甫漾愣住了,七舞自恃貌美,也是呆在原地。

    这就是“天下第一美人”么。

    只见眼前的绝色女子,发髻不挽,妆容素雅,却让人说不出她有哪里不美。

    她的眸子,是黎明深林里的千年琥珀,波光流转;如瀑齐腰的乌发,用素白布带系在背后,一缕凌散的青丝滑过耳垂,衬得颈项如象牙白。她的脸颊不点胭脂而粉白,吹弹可破;她的上散发出忽浓忽淡的清香,摄人魂魄。

    七舞的确艳明丽,让人叹为观止。但是相比之下,熏衣才是那完美无瑕的九天仙子,不染世俗之气,一旦袭入人眼,便叫人三生有幸。

    不必比较,便有输赢。

    但见熏衣淡漠问道:“江昱圣在哪里?怎么,你们这些手下个个都要变着法,来我眼前玩花招么?”

    皇甫漾微微低头道:“夫人息怒。七舞不知事,冲撞了夫人,自当受罚。”言毕,冷冷瞥向一侧的文七舞。

    七舞心下一紧。她最怕就是皇甫漾,总觉得他笑起来恻恻的。加上熏衣的美本就让她脸上挂不住,干脆脚下一跺,转跑掉了。

    皇甫漾再次望向熏衣,又是一张和煦笑脸:“近楼内事务繁杂,怠慢了夫人。楼主让我请夫人现在去卷云阁一趟,麻烦了。”

    花熏衣不动声色,心念此人看似温煦,连七舞嚣张如斯,却也得畏他三分,可见不是简单人物。

    她微微一笑,柔声道:“好。麻烦皇甫堂主领路了。”

重要声明:小说《三界之赤幽花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