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心魔生(2)

    ()    杏苑的清晨,鸟语声声。

    早昔回忆起昨发生的一切,只觉得心里空空,脑子里一片恍惚。依稀眼前还有“兰草别苑”的字样,却如梦境般不真实。

    再想到熏衣昨晚对他说的话,少年摇摇头,不可以就这样算了!

    早昔不甘心的从榻上坐起,粗略的系好长发,换上一件绯色长衣,有些过长的暗红刘海扫过眼眸,眼眶还残留着泛红的泪痕。收拾妥当了,便急着向梨苑赶去。

    一个时辰后。

    梨苑的厢房之内氛围凝重,弟子们低头站立,一个个大气也不敢出。而早昔立在熏衣跟前,一动也不动,神十分悲伤。

    “姐姐,你答应过不和昔儿分开的……”不知请求了多少遍,已经近似于喃喃自语,早昔的眼圈开始泛红。

    “我出嫁之后,你就是万嫣宫的新任宫主,宫内的一切事宜,木姨会辅助你的。”熏衣仿佛听不见早昔的恳求,冷冷的说,“记住不可以任,不要给大家添麻烦,也不要随意动武,姐姐不喜欢昔儿见血。”

    “我不听我不听!”少年的声音浑浊起来,哽咽着。

    熏衣张了张檀口,却再也说不出话来,只是眸子里慢慢氤氲起了泪水。

    幽萝一见那泪水,倏然一惊,心道熏衣莫非忘了自己的眼睛——

    “少主,请听我一言。”

    “木姨?”早昔疑惑看向绿衫妇人。而熏衣子一僵,警觉道:“木姨,不可乱言。”

    幽萝点点头道:“你姐姐总归是要嫁人的。今天不嫁,明天也会嫁。不嫁给江楼主,也会嫁给另一个男人。只是时间早晚、婚配与谁的问题。”

    “如今天下一眼看去,能配得上你姐姐的,也只有这江昱圣了。江昱圣主动提亲,不知有多少名门闺秀千金佳丽,是在嫉妒着你姐姐。”

    “既然少主体好了起来,自然该替姐姐分忧,担当起宫主之位啊。”言毕,幽萝意味深长的看向少年。

    早昔的神渐渐平和下来,眼里的绝望,也较方才淡了一些。木姨的话虽听着合合理,却又似乎有哪里不对,可他只觉得脑子里一片混乱,抓不住头绪。

    “昔儿,”熏衣再次开口,带着凄然的哭腔,“是姐姐太自私了,你能体谅我吗?”

    “不要哭,”早昔心里一疼,不及再细想,上前将姐姐拥进怀里,“是我不对。”

    熏衣愣愣,在早昔温暖宽敞的怀抱里,仰头看着少年完美的脸庞——

    曾经一直是她这样抱着他,可不知何时却已经换了位置……昔儿他,已经长大了啊。

    早昔习惯的将头埋在熏衣的颈脖间,嗅着自小熟悉的香味,颤声道:“昔儿听你的话就是。”

    熏衣欣慰的一笑,脱离早昔的怀抱,柔声道:“昔儿帮姐姐看看嫁衣吧,选哪件更好呢。”

    弟子们见状也喜笑颜开起来,将准备好的嫁衣呈上来。

    ###

    “哇,姐姐,这件很漂亮哎。”早昔提着一件做工精致的淡红色的嫁衣,兴奋的在自己前比划着,“姐姐穿这衣服一定最美啦。”

    “是么,”熏衣玩笑道,“怎么我觉得早昔穿着更好看呢。”

    早昔一愣,然后生气的鼓起腮帮,一群女弟子嘻嘻哈哈的笑起来。

    “其实宫主还是穿白衣好看。”幽萝难得也插句嘴。熏衣意外的望向木姨,忽觉得眼睛骤然一疼。

    “宫主?”幽萝神一敛。

    “去去去。”早昔不睬女弟子们,忽觉奇怪的慌乱漫上心头,强烈的预感让他回头看向熏衣。

    “昔儿,姐姐最近都没怎么休息好,有些累了。”熏衣微微一笑,看来并无不适。

    “那我守着你睡觉吧。”早昔笑。

    “你呀,也给我回去休息去。”熏衣推推早昔。早昔犹豫了一下,这才领着女弟子们不不愿的走掉了。

    望着少年的红色影消隐在苑子口,熏衣却仿佛力气耗尽般的闭上眼坐了回去。

    “宫主,很疼么。”幽萝焦急的扶住她。

    “是。”熏衣抽着气,咬着牙,额边竟然汗珠点点,“似乎有些不妥。”

    幽萝扶熏衣回到榻上躺下,白衣女子一面咬牙吸气,一面阖眼沉吟道:“木姨,不是说应该无大碍了么。”

    “当时看来是这样的。”幽萝迟疑着,“不过——”

    “不过如今恶化了对么。”熏衣唇边竟浮现一丝笑意。她从小独当一面,自是坚强过常人,越是绝望反而越能笑出来。

    “嗯,时间已经不长了。”幽萝不忍的点头,担忧道,“我之前试想到了这一况,因此将九冥花的药渣留下来,做了些药丸。”言及此,幽萝顿了顿,犹豫道,“但这也只是能拖延病,并不能根治。”

    熏衣接过幽萝手里的素色锦囊,掂量到里面剩余的三个药丸,却淡淡笑道:”那么剩下的时是多少?“

    “……最多三个月。”

    “足够了。”熏衣笑的明媚动人,“一双眼睛换一条命,没什么可悲戚的。”

    九冥花本是邪物,天喜血,而上任宫主花吟梨窥知其后,临死前给熏衣嘱咐的,便是唯一可用的炼药之法——

    那是最最残忍的手法,必须用处子的眼眸之血,滴入花根才可。

    闭关之前,熏衣曾和幽萝琢磨了一法子,利用位和经脉,既可以取血又能减小失明的机会。不过在熏衣的心里,早昔胜过任何人事,那么不惜一切代价,她也要完成这个心愿。只要早昔能够活命,就算运气不好双目失明,她也无怨无悔。

    三个月的时间,已经算是奢侈了啊……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重要声明:小说《三界之赤幽花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