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醉梦靥

    ()    一行人才走到杏苑外,远远的,便能听见庭院内一片喧哗。

    “少主!少主!”只见数来个女婢惶惶穿梭在杏林中,有两个呐喊着,甚至带起了哭腔。熏衣带人一踏入杏苑,霎时间满院沉寂,众人敛眉低首,屏气凝神,只有落花的簌簌声清晰于耳。

    花熏衣微微蹙眉,环视着四周,轻道:“少主醒来了是么?”

    女婢们一起点头,却都不敢开口,只是面面相觑。而兰菱一抹眼泪道:“少主刚才一醒就要见宫主!我心想宫主一时半会来不了,便哄着他。哪知他又吩咐要杏花枝,我采了花枝一回头,他、他人就不在了!”

    ……不见了?!

    花熏衣形愣了愣,眉目间泛起迷茫之色。只见她抬目焦急四顾,忽的形凝滞,接着望着树枝露出无奈的笑意,嗔怪道:“你在做什么呢,还不快下来!”

    “哈哈。”

    众人但听高处响起少年清澈的笑声,接着眼前闪过一抹红色,那落地的轻响,震得一树杏花簌簌落下。

    只见花早昔从最近一棵杏树上跃下,稳稳的落在了花熏衣前。他眉眼弯弯的一笑,不急不缓的将熏衣轻揽入怀中,小孩撒般的将头埋在熏衣象牙白的颈项内,低下头在熏衣耳边低语道:

    “姐姐,你终于来啦。”

    “她们说姐姐不来见早昔……早昔好生气啊。”

    “早昔……好想你啊……”

    少年撒般的一遍遍重复着,但见杏花漫天飞舞,如霰雪初晴,恍如梦境。

    ###

    花树下,阿怒和几名天海楼手下皆无声看着花早昔,目瞪口呆,惊异万分——

    花早昔太美了!

    是的,眼前的红衣少年美的近似诡异。

    只见少年材俊拔,长发微微泛着诡异的暗红。眉间的花印映衬着白皙的皮肤,一双琉璃色的眸子流光溢彩。虽然脸色有些过于苍白,但这份天生的慵懒无力,更为那绝美的容颜添了一份摄魂气质。

    阿怒本就是北方异族,对人族种类分布甚是明了在心,可是看早昔的发色和相貌,根本不像任何人界族类。

    “姐姐好香啊!”早昔撒完了,开心的抬起头来,却发现熏衣微眸子里水波潋滟。“姐姐?”早昔吓了一跳,扶住熏衣的肩膀紧张的问道,“你怎么了,我吓到了你了么?”

    “不是,”熏衣摇摇头,“姐姐、姐姐太高兴了……”

    “高兴就好啊,不哭不哭。”早昔柔和的拍拍熏衣的背脊,“高兴什么事啊,我也要听。”

    “姐姐、姐姐找到暗罗鼎了。”白衣女子声音微微颤抖着。

    “真的么?”早昔一怔,立刻眉眼弯弯的笑了,“那昔儿的病,是不是有法子治了?

    “是,”熏衣点点头,破涕为笑,“昔儿以后,就再也不用睡着了。”

    “好啦好啦,不要哭啊,傻乎乎的。”早昔笑靥如花,替熏衣抹去泪水,然后从后摸出一朵完整无暇的杏花,递给熏衣道,“好久不见,送给你的。”

    好久不见。

    这四个字却让熏衣微微怔住了。

    她差点忘了,早昔一旦病愈,她也得嫁给江昱圣,远去天海楼,姐弟以后就很难相见了。

    思及此,看着早昔兴高采烈的唤着丫头们采杏树枝去了,熏衣的神一点点的落寞下去,不知是喜是忧。

    ###

    夜凉如水,一轮皎洁的明月挂在枝头。

    今夜,兰草别苑里弥漫着陈年老酒的香醇气息,一派恬淡怡然的氛围。

    “这百花酿,名字差了些,但味道却是世间少有。”江昱圣品着万嫣宫的特制密酒,唇角勾的怡然自得。

    “是。”阿怒也仰头喝下一杯,顿觉得有些醉意,“如楼主喜欢,倒是可以让人带一些回去。”

    “等这里的事一敲定,我就即回楼,”江昱圣薄唇微勾笑意盈然,把玩着酒盏。

    “如今看来,多半是成了。”阿怒笃定道。今在杏苑见了花氏姐弟二人,阿怒敢保证花熏衣为了弟弟,什么都是可以商量的。

    江昱圣笑意慢慢敛了,乌眸望了望月色,低沉道:“事总是出人意料的顺利,恐怕暗藏杀机。”

    “楼主英明,万事皆在掌控中。”阿怒放下酒杯,少年老成道,“老楼主在天之灵会欣慰的。”

    自楼主接手天海楼,凭一己之力和暗势力相助,收服了众多江湖门派。当下放眼望去,也只有万嫣宫和苗疆是天海楼的心腹之患了。若是一统江湖不可或缺的一步,以天海楼的实力,也实在不用选择联姻吧。楼主一向不屑美色,断不会贪图“第一美人”的盛名。

    然而明眼人都看得出,今熏衣宫主了婚事,楼主的高兴显而易见。莫非……

    楼主是真的倾心熏衣宫主么?

    阿怒从小伴随江昱圣左右,心知肚明江昱圣是如何的精于谋略,自己也多少能窥知他的想法。不过这次联姻,他始终猜不透楼主究竟作何打算。

    一片沉默中,忽听庭院外有响动,阿怒起走了出去,却见三名鹅黄衫子的万嫣宫女弟子,正在和天海楼的手下攀谈。

    海部的手下一见阿怒,便道:“堂主,三位姑娘想见楼主。”

    “怠慢了,请进吧。”阿怒朗然笑笑。

    “不用了,”其中一名黄衫女弟子不屑的一笑,“这是万嫣宫的地盘,不用天海楼的人呼来喊去,宫主让我们前来告知江楼主,明请他在荷苑饮茶赏景,勿要缺席。”

    话一说完,三位女子掉头就走。

    “这……”天海楼的手下面面相觑。

    别苑里的江昱圣听着这一切,并不为所动,一双乌眸只是看着杯中的美酒,月色倒影在杯中,也静静的回望着他。

    相看两不厌。

    就如同这个世界,他无需去事事周全,也无需事事来周全他。他江昱圣要的并不多,却也很简单。

重要声明:小说《三界之赤幽花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