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遗忘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奶茶喵 书名:桃栀妖夭
    ()    如果,我只是说如果。

    如果有一天,你上了一个人,他家财万贯满腹经纶,风度翩翩玉树临风,举手投足间都是让人移不开视线的魅力。

    和他在一起,内心的满足感胜过于得到了全世界。

    如果真的有这样一个人,你会上他吗?

    可是,如果你的这份只能掩藏在见不得人的黑暗中呢?

    即使终生都要过着如此孤寂的生活,你还是会他吗?

    面前保养良好的中年妇人优雅的放下茶杯,微笑着望向我,等待着我的回答。

    这真是个特别的客人,她是第一个来到店里还可以这样气定神闲的坐下喝茶的人,而且,在拿出物品之前还饶有兴致的和我聊起了天。

    我想了想,这种感未免有些残忍,但我还是迟疑着告诉她我会的。

    妇人淡淡一笑,取出一个细长的木头盒子,边角有些磨损,但起来年代并没有太久远,还不足以称得上古物。

    “看来,我可以放心的把它交给你。”

    放下木盒,妇人站起来冲我欠欠走了出去。

    打开木盒,阵阵淡雅的香气散发出来,一柄小巧精致的檀香扇静静的躺在里面。

    扇面上的图案很美,点点艳红的桃花绽放着,妖娆的美。真猜不出是什么样的颜料能画出这么美的桃花。

    我好奇,手指摸上扇面,当指尖触摸到扇面上的桃花时,似乎有电流从指尖传遍了我的全,顿时浑上下麻嗖嗖的,两腿一软跪了下去。

    等我站起来,眼前完全是一副陌生的景象。

    闹的舞厅,男男女女相拥着随着音乐摇晃,这场景怎么看怎么像民国时代的旧上海。

    一个女孩子端着托盘冒冒失失的冲我小跑过来,我下意识的要躲开,她却从我的体里一下子穿了过去,我几乎都能感受到她走过时带来的那阵风。

    难道我又在做梦?抬起手想掐自己一下,却发现那把檀香扇正被自己牢牢握在手里。

    我恍然明了,现在的境况大概和这把扇子脱不了干系,还是静观其变吧老老实实等待桃夭发觉不对时来救我好了。

    我眉头一皱,怎么又想起了那只死狐狸?一想起我病刚好他就赶我来看店时那颐指气使的小人模样,我就恨不得剥下他的皮做成围巾。

    “真是苦了你了。你知道,我有负于她……”

    一个磁的男声在我耳边清晰的响起,我慌乱的抬头,旁却空无一人,紧接着一个温柔的女声又响了起来:

    “我懂,元南,没有名分也没关系。只要能像现在时常守在你边,也是幸福的。”

    我找到了声音的来源,舞池里其他的人一瞬间都消失不见,只剩一对男女在舞池中央拥抱着。

    尽管相隔很远,但还是可以看清那两个人,男人西装笔,两道剑眉夹杂着些许愁绪,眼神愧疚。女人淡淡一笑,轻靠在男人肩上。

    刺耳的一声脆响,一个半人高的花瓶在我边粉碎,吓得我一愣怔,四周的景色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变成了一间装饰典雅的房间,刚刚在舞池看到的女人正捂着脸,含着泪珠站在一旁。

    我记得男人叫她颜歌,真是好听的名字。

    打她的人此刻正站在颜歌两步前的位置,俊秀的俏脸被愤怒硬生生的挤变了形,但这不妨碍我看出她也是个美人,和颜歌不相上下的美。

    颜歌忍回眼泪,整了整被打散的鬓角,不卑不亢的开口说:“楚夫人,我不会同你争楚家夫人的名分,也求你不要对我苦苦相。我说过,我颜歌终不进楚家门,不管是什么份。”

    楚夫人冷哼一声,我还没有听见她接下来的话,一股中药味熏得我打了个喷嚏。

    还是刚才的房间,楚夫人已经不见了,颜歌虚弱的躺在上,满含柔的凝望着枕边酣睡的小小婴儿,楚元南坐在边,笑容很幸福。

    场景又是一换,颜歌一墨绿色的旗袍,怀里紧抱着婴孩,惊恐的往后一步步的倒退。眼前,是举着手枪目光凶狠的楚夫人。

    一个踉跄,已经退到屋顶边缘的颜歌绝望的看看楚夫人,把婴孩裹在怀里,纵一跃跳下了天台。

    颜歌跳下去时,上掉出了一把檀香扇,原本空空的扇面上溅满了颜歌的鲜血,恰似点点桃花,开得满扇艳。

重要声明:小说《桃栀妖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