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离奇的梦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奶茶喵 书名:桃栀妖夭
    ()    最后一场考试是第三天的上午,早晨起了个大早,嘴里叼着油饼吊儿郎当的向学校进发。

    睡眼朦胧的呈幽魂状态晃到考场,远远的看见了大米,正要打招呼时,我一眼看见了不远处的柯亚月。

    嘴里的油饼啪嗒掉在了地上,我顾不得搭理大米,甩开步子就跑了过去。说不上来为什么,我越想越觉得那个梦里面隐藏了一个谜团,而解开这个谜团的关键就是柯亚月。

    我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闷头冲过去,气喘吁吁的先拉住了她的手腕。

    “喂,我上次叫你的时候干嘛跑那么快?”

    她一见是我,神色仓惶的张望了一下四周,很快又镇定了下来,只不过从她的眼神和颤抖的体可以看出,这镇定的样子不过是装出来的。

    “我是不会再拿回来的,你们别想出尔反尔。”

    低声说了这么一句古怪的话,她趁我不注意一用力挣开了我的手,脚步急促的拐进了另一间教室。

    “千栀!我跟你打招呼都看不见的啊?”大米不满的对准我后脑勺就是一巴掌,“看见美女就扑上去,你什么时候变GAY了?”

    “你才是GAY呢。”

    “你更像好不好,啊哈,是不是上次何进给你打击太大所以你……”大米说到这表像是噎住了,吞咽了半天,尴尬道,“千栀,对不起。”

    一提起何进的名字,我的鼻子就酸酸的,我推了一把大米,“有什么好对不起的,我早就忘了。”

    你会忘记才怪,大米用这种眼神盯了我足足十几秒,看的我毛骨悚然,赶紧把她推进教室。

    好在有了这么一个小插曲,大米没有继续问我为什么会去追着柯亚月。要是她知道只是因为一个噩梦,她一定会用掉整个假期三分之二的时间来嘲笑打击我。

    大米是无神论者,自然也不会相信那些东西的存在,什么游魂野鬼怨念缠之类的在她看起来通通都是脑子有病的人才会相信的话。

    我们这所学校对于考试很放松,对于纸条小抄之类的玩意监考老师总是睁一眼闭一眼,用不了多长时间一张卷子就答的七七八八了。

    看看时间,还有三十多分钟,大米还在奋笔疾书,我伸了个拦腰,一阵强烈的倦意突然袭了上来。

    我把卷子压在胳膊下,想小眯一会,谁知脑袋刚枕到胳膊上便失去了意识。

    水。到处都是水。无边无际的水。

    又是奇怪的梦,这一次的梦里,我的四周,不,应该说我所在的这个空间里全部都是水。

    这里没有一丝光线,我感到自己正被包裹在温的液体中,体随着水波轻柔的流动而摆动着。

    这是什么水?我慢慢的放松,让体无意识的与四周的液体交融,有种说不出的舒适感觉。

    这里舒适宁静,听不到任何的声音,那温的液体像是某种保护层将我保护在其中,这里有着令人依赖的安全感。

    突然,这种宁静被打破了,四周剧烈的一颤,前方某一处突然闪过一丝冰凉的光。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一柄坚硬而冰冷的铁钳准确的夹上了我的脖颈,死命的向外拽去。我奋力挣扎,手脚胡乱的挥舞着,但也只是徒劳,周围的水温似乎渐渐降到了冰点,喉咙上的挤压感越来越强烈,我开始窒息,最终无力的吐出一串气泡,意识开始模糊起来。

    这就是濒临死亡的感觉吗?我的意识开始极度混乱起来,吐出最后一个气泡后,我感觉脖颈处传来一阵剧烈的刺痛……

    “不要!我的脖子!”我惊呼一声,颤栗不止的抱住自己的头。

    然后我听到了四周哄堂大笑,监考老师的脸尴尬的红着,生气的从桌上抽出我的试卷,“困成这样就早点交卷回去睡!”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老师对不起啊……”我赶紧向她道歉。

    收拾完包包走出教室,大米的手突然摸了一下我的脖子,我还没从噩梦里完全醒过来,激灵一下闪开了。

    大米奇怪的看着我,“你干嘛?我看你脖子一块好奇怪的红印,想看看是不是被什么虫子咬了,你反应那么激烈干嘛?”

    脖子上有红印?我又是一激灵,手指顺着大米的视线摸上去,后背的冷汗唰的就流了下来。

    那里有一块的皮肤肿了起来,手指按下去还有些疼,我战战兢兢的摸向对称的那一侧,果然也有一块肿起的地方。这两处,正是梦里那把铁钳夹住的地方。

重要声明:小说《桃栀妖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