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典之前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月亮天蝎 书名:薇亦作止
    ()    夏侯平的玩世不恭是装出来的?他有秘密份和秘密任务?

    刘采薇没想到萧逸会这么说,又见他神色很紧张,便问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萧逸正色道:“官场上有两种人比较常见。一种像刘备一样,面部表比较少,行事低调,喜怒不形于色。另一种人就像韦小宝一样,表面上嘻嘻哈哈,中有城府,无论发生什么事,他都是那副笑嘻嘻的样子。夏侯平是第二种人。”

    刘采薇点点头道:“明白了,继续讲。”

    萧逸淡淡道:“夏侯平宣了一道皇上的密旨给我,要我回长安去。”

    刘采薇听到萧逸这话,心一下子凉了,有些颤声道:“难道你要离开我?”

    萧逸看着刘采薇的眼睛,摇头道:“公主不要紧张,臣不会回去。臣本来不该把夏侯平的事告诉公主,让公主担心的。但是夏侯平的这道密旨,让臣很不安,不能不告诉你。皇上原来的旨意,是让臣一直待在这边的。如今忽然变故,肯定是有问题的。”

    刘采薇一惊,问萧逸:“什么问题啊?你赶紧说。”

    萧逸目光一沉道:“臣猜测。第一种可能是皇上对臣不再信任,要找人换臣回去,在长安杀了臣。第二种可能是皇上表面上要和匈奴和亲,实际上要对匈奴有军事行动,这样一来公主就非常危险了。”

    刘采薇越听越惊,说:“我想起来了。汉高祖刘邦和他的丞相萧何,都是非常腹黑的男人啊,楚汉相争的电视剧我看过的。”

    萧逸说:“皇上和义父,的确是城府极深的人,他们的真实想法非常难猜。历史上关于和亲的记载很含糊,史官的记载真的靠不住。这个时代具体发生了什么事,谁也不知道。”

    刘采薇问萧逸怎么办。

    萧逸见周围没有人,搂住刘采薇,让刘采薇把头贴在自己宽阔的膛上,轻抚她的头发道:“你放心,有我在你边。”

    又无奈道:“唉,我抗旨不尊,不回长安,就是犯下了死罪。罢了,这些天以来,我想明白了一些问题,等祭祀一结束,我就带你逃走。在这个时代生活也好,想办法回现代去也好,我再不会做糊涂事了。”

    刘采薇撒似的嗯了一声,心里甜滋滋的:他终于想通了。

    萧逸内心矛盾,道:“目前的形势,匈奴得了我们给的好处,尝到了甜头,注意力转移到月氏国和东胡残部上,南侵汉朝的可能不大。至于皇上和义父,萧逸不会背叛他们,我会用自己的方式,报答他们的恩。”

    刘采薇闻言,抬头看着萧逸的眼睛,问萧逸:“他们如果真是要杀你,你还要报答他们的恩吗?”

    萧逸沉默了,陷入了沉思,过了许久,苦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刘采薇认真道:“电视剧里的那个韩信,和你其实像的。他是萧何提拔的,最后也是死在萧何的手上,死得好惨的。”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萧逸当然知道韩信和萧何之间的恩怨,继续沉默。忽然,萧逸把所有的一切都想通了,用不敢相信的语气道:“原来是这样!”

    刘采薇惊奇道:“怎样?”

    萧逸长吸一口气,定了定绪,道:“原来义父不完全信任我,没有告诉我他真正的计划。采薇,你知道为什么你嫁的是左贤王,不是冒顿单于吗?”

    刘采薇诧异道:“这个……我倒没注意,难道……”

    萧逸感到心里很冷,道:“这是一条挑拨父子关系的美人计。就好像王安排貂蝉,挑拨吕布和董卓之间的关系一样。按照常理来说,和亲的对象应该是冒顿单于才对。你嫁给左贤王,然后冒顿把你抢走,迫左贤王造反,导致匈奴内乱。这才是皇上和义父真正的计划!我明白了,我全都明白了。真正出使匈奴的正使,是夏侯平。我这个正使,实际上是副使。夏侯平是负责来监视我的,我只是个幌子而已。”

    他被感蒙蔽了双眼,现在终于看清楚了事实的真相。

    ……

    终于要去祭祀昆仑神了。

    祭祀队伍为首的是冒顿大单于。随行的有刘采薇、萧逸、夏侯平、戎雪、阏火和稽粥,还有负责祭祀细节的萨满法师和相干人等。冒顿不想耗费太多人力,只带了三千匈奴骑兵,他根本不知道会有敌袭,还是他的宝贝女儿引来的。

    一路上平安无事。眼看要到昆仑山了,人人各怀心思。

    刘采薇的心思,在和萧逸一起逃走这件事上。心想:左贤王虽然不在这里,那个冒顿大叔看我的眼神,还是那么色。要不是有祭祀这种大事,我早就遭他毒手摧残了。还好咱胆大心细,要是换了别的姑娘,估计够呛。等祭祀一结束,我和大傻瓜得赶紧逃走。要是逃晚一步,遭了冒顿毒手。那就悲剧了。好不容易大傻瓜看清了事实,改变思想。我才不要悲剧收场。

    萧逸暗中观察众人神色,凭经验觉得不妥。但又搞不清楚是哪里不妥,默默为刘采薇担心。

    夏侯平表面上嘻嘻哈哈,内心矛盾:老萧啊,我还以为你把儿女私放下了,原来你放不下。你让我很为难啊。皇上是让你来嫁公主的,你不把公主赶紧嫁出去,还不时和公主卿卿我我。你不是自寻死路吗?咱们也算兄弟一场,我夏侯平还没杀过一个兄弟。况且,我要是杀了你,公主肯定恨死我。老萧啊,你可别做抗旨不尊的蠢事啊。

    戎雪暗中瞪了刘采薇几眼,看了几眼萧逸,又留意阏火的神色,心想:汉朝公主怎么还活得好好的?真是可恨。萧逸更可恨,骑马在旁边跟这么紧。怕别人不知道,你是他的男宠是不是?阏火这个人,到底在想什么,怎么这么几天都没有下手,莫非她要今天下手?不对,今天阏火怎么这么得意?从出发一直笑到现在。真的很不对劲,她到底在笑什么?

    阏火当然得意,她早就把祭祀的准确消息放给鲜卑人,一切都在她的计划之中进行。阏火心中冷笑:我的好妹妹戎雪啊,今天咱们就要永别了。咱们毕竟姐妹一场,你要是死了,姐姐我是会伤心的。反正迟早要杀死你,还是让你早点死吧,让你少受点痛苦也好。你看姐姐我多疼你啊。戎雪你放心,你死后不用回来找我。我会祭奠你的,烧些什么首饰啊,珠宝啊给你。让你到了曹地府,依然能够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还有汉朝公主陪你去死,你们两个作伴,肯定有不少色鬼来缠你们。戎雪,你不会寂寞的。我的好妹妹啊,你不在,倒是姐姐我要寂寞了。

    稽粥闷闷不乐:不过是祭祀而已,父王这么认真干什么,派人把我看这么紧。找不到机会戏弄汉朝公主,真没意思。

    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人,一个看起来很忧郁的匈奴国师。

    这个匈奴国师名叫荀非。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像是个混血儿,有汉人血统,亦有匈奴人血统。此人五官精致,儒雅风流,绝对在萧逸之上,不在萧逸之下。

    他最突出的特点,是那一双忧郁的眼睛。和寻常人色彩单一的眼睛不一样,他瞳仁的颜色富于变化,黑曜石色的底子,宝石蓝的瑕丝。细看之下,他的瞳孔上有花纹,像是某种图案。眼力极好的人,细看就会发现,那是龙纹一样的图案。

    荀非会演奏各种乐器,是高手中的高手。去昆仑山的路上,晚上匈奴人安营扎寨,荀非便不时演奏胡笳和琵琶,为戎雪和阏火伴舞助兴,使旅途不至于太烦闷。刘采薇本来也想跳舞的,被萧逸坚决劝止了。

    白天的大草原非常美丽。刘采薇深深的感受到了大草原的魅力,本来不太舒畅的心也变得比较舒畅了。此时的大草原,气候环境都很好。不像二十一世纪的大草原,环境破坏,风沙太大,导致水草稀少。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刘采薇深吸一口气,清新的草原空气,可以让她暂时忘却所有的烦恼。刘采薇沉浸在塞外开阔的天地之中,丝毫不知危险正在一步步靠近。

    关于荀非。几天之前,萧逸告诉刘采薇:“公主,臣已经查清楚了。那一天早上,吟唱《采薇》篇的人,就是荀非。”

    刘采薇闻言便道:“嗯,是的,这些天不时听到他的声音,我也觉得就是他。”

    萧逸又说:“公主有没有觉得荀非很面熟?”

    刘采薇不解道:“面熟?”

    萧逸说:“公主不妨想一想看过的画像,秦朝的画像。”

    刘采薇大惊失色道:“你是说……”

    萧逸说:“荀非很像秦始皇。虽然他长得有点像胡人,但是脸上大致的轮廓是错不了的。”

    刘采薇恍然大悟:“这真是考古界重大发现啊。听你这么一说,的确是很像啊。”心里默默向萧逸道歉:咱光顾着花痴去了,只注意到荀非那双忧郁诡异的眼睛。老萧你可千万不要怪我啊,我可没有红杏出墙。

    “荀非……荀非……”

    萧逸嘀咕了两声,又说:“如果荀非真是秦始皇的后人,不是孙子便是曾孙。臣估计,荀非之所以唱《采薇》篇,是因为他自小听惯了。二十年前还是秦朝的天下,这个荀非或许是在北方秦军中长大。也就是说,他极有可能是扶苏的儿子。因为只有扶苏在塞外驻守过一段时间。真没想到,秦始皇的后人流落草原,还在匈奴单于的边当国师。历史书上一点记载都没有。公主可要留神了。荀非可能会对你不利。”

    刘采薇说:“不会吧。你能确定他是秦始皇的后人吗?这世上长得像的人是很多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萧逸说:“臣不能确定荀非的份。采薇,你现在的份是汉朝公主。如果荀非是秦始皇的后人,八成会有复国的野心,你就是是他的眼中钉。还是小心防范一些为好。小心驶得万年船。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刘采薇点点头,并没有把萧逸的话太往心里去。

    萧逸看出来刘采薇把他的话当耳旁风了,也不啰嗦。默默设想种种可能发生的危险,一一拟定出对策。同时考虑逃走的方法和去向,想到了几方案。

    但是,萧逸怎么也想不到,真正危险的,是一个他看不到的腹黑女子,一个暗中谋划的匈奴公主——阏火公主。这个匈奴公主根本不按常理出牌,引匈奴人的仇敌鲜卑人来袭击她父王的人马,想趁乱把刘采薇杀死。

重要声明:小说《薇亦作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