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处罚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月亮天蝎 书名:薇亦作止
    ()    夜深,帐外风寒。

    匈奴公主戎雪,侧睡在卧榻上,紧紧拥住羊皮褥子,回忆今天发生的那一幕——萧逸推开了她,丝毫没有犹豫。戎雪心中十分不痛快,越想越生气,恨得直咬牙。

    那个汉朝公主,真是太可恨了!居然有人说,她比本公主更漂亮,更有魅力。自本公主懂事以来,能够作为本公主对手的人,只有一个,就是阏火那人。岂料会半路杀出一个汉朝公主来!让本公主怎么咽得下这口气!还有那个假惺惺的萧逸,他更加可恨!从来没有男人可以拒绝我,从来没有男人可以从本公主的手上逃掉。他居然敢推开我?世间竟然有如此不识好歹的男人。这个萧逸真是可恨之极。公主边的男人,一般都是公主的裙下之臣。这个萧逸,肯定是那汉朝公主的裙下之臣。我看那汉朝公主生气的神色,应该是错不了的。若不把这萧逸夺过来,怎么能消我心头之气。这种冷冰冰的男人,就像父王一样冷冰冰的男人,还算有点意思。萧逸,你是我的猎物,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哼!本公主一定要把这个萧逸夺到手,杀一杀汉朝公主的威风。哼!要怎么办才好?有了,不如我借刀杀人,借阏火那人的手先把汉朝公主收拾了,然后父王迁怒于阏火,说不定还能把阏火也收拾了。真是一箭双雕的好计策。汉朝公主若是死掉,那萧逸还不束手就擒?哼!跟本公主作对的人,从来没有一个是好下场的。让你们知道我的手段!我倒要看看,你们有三头六臂还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戎雪越想越纠结,罢不能,一夜无眠。

    第二天下午,戎雪带了一些点心到另一个匈奴公主的帐中。这个匈奴公主有着纯正的匈奴血统,她和戎雪一样,继承亡故母亲的名字,人称阏火公主。

    阏火喜欢穿白狐裘,一对又大又亮的眸子如同黑曜石一般美丽。阏火本来比戎雪小一岁,却非要让戎雪称她为姐姐,足见她的霸道无理。

    戎雪和阏火的母亲互为对手,向来是冒顿单于边争宠的阏氏。戎雪和阏火见惯了她们母亲的所作所为,深受母亲影响。她们很小的时候,就水火不容,无论什么东西都要争,在什么事上,都要针锋相对。这两人的斗争,可以算是她们母亲斗争的延续。

    在大部分匈奴男人的眼里:阏火放肆而张扬,戎雪妩媚而妖娆,汉朝公主刘采薇别具一格。她们三个,是当前单于庭最出众的三个美女。刘采薇是新来的汉朝公主,对于匈奴人来说,有新鲜感,所以不少人把她排在第一位,私下里议论。

    这让另外两个人非常忌惮,尤其是嫉妒心极重的戎雪。

    阏火和戎雪一样,喜欢玩弄男人的感,也从来不让男人得到她的子。她们两个匈奴公主,都有折磨男人的嗜好。喜欢比赛,看谁的裙下之臣更多。

    阏火一见戎雪来了,就按照惯例,先打一场唇枪舌战,再谈其他事

    只见戎雪笑语盈盈的走到阏火面前,道:“哎哟,姐姐这里真是好冷,妹妹一进来啊,便觉得帐内在下雪一般。”

    阏火柳眉一扬道:“还是妹妹有眼光,姐姐我喜欢雪,就像喜欢妹妹一样。”

    戎雪呵呵道:“姐姐真是折杀妹妹了,妹妹怎么敢当呢?”

    阏火呵呵道:“我喜欢雪,因为雪美丽。不过呢,雪纵然美丽,亦会有雪化之时,雪若变成水,那便不美丽了。”

    戎雪不甘示弱道:“姐姐所言极是,其实火和雪是一样的。火燃烧之时,光耀夺目,但是很快就会熄灭,美丽不复存在。”

    阏火双目闪过一丝怒意,笑道:“妹妹总是穿火狐裘,可见妹妹喜欢火的颜色,妹妹你是不是觉得,只有火的颜色才是最美的?”

    戎雪抿嘴笑道:“哪里,妹妹只不过觉得,只有火的颜色和我白皙的皮肤比较搭配。火的颜色,适合来陪衬妹妹我的绝世容貌。倒是姐姐你喜欢穿白狐裘,你是不是以为,只有雪的颜色才是最美的?”

    阏火一听,火冒三丈,直咬牙,恶狠狠的盯着戎雪。

    这两个人对于衣服颜色的选择,是有用意的。戎雪穿红,意思是阏火你是我的陪衬。阏火穿白,意思是戎雪你是我的陪衬。

    只听阏火道:“来人,取两把刀来。本公主很久没有和戎雪妹妹切磋切磋了。我倒要看看,戎雪妹妹的功夫有没有落下。”

    阏火就是这样的人,说不过就要动手,很有单于之女的风范。冒顿单于本人,嘴上斗不过萧逸,就把刀架在萧逸的脖子上。他的这种作风,深深地影响了女儿阏火。

    戎雪连忙摆手道:“且慢,我不是来和你打架的。”

    阏火怒道:“那你来干嘛?先打过再说!”

    阏火的侍女很快取来两把胡刀。戎雪只能应战。两个人站到帐外,持刀对峙。

    这两个人一交上手,周围的人全散了,旁观都不敢。匈奴人流着好战的血,喜欢猎取敌人的头颅,来炫耀自己的战功。匈奴单于更是最好战的人,继承单于血统的匈奴公主,和父亲一样,自幼就杀人。

    只见阏火抢先出手,叱一声,纵向前,一刀劈向戎雪的脑袋,直接下杀手,毫不留。戎雪盈盈巧笑,向旁边一闪,一刀斜取阏火的玉颈,也是杀招。阏火一声冷笑,避开戎雪的刀,顺势长腿横扫戎雪的小蛮腰。

    戎雪向旁边跳开,呵呵道:“姐姐的功夫又有长进了。”

    阏火柳眉一扬,冷笑道:“彼此彼此,你也进步了。”

    两个人继续交战,杀气腾腾。戎雪的功夫取巧,以妙招取胜。阏火的功夫刚猛,以迅猛取胜。两个人六十回合不分胜负。阏火和戎雪同时大喝,仇恨的眼神针锋相对,两把刀从两个方向斩向对方的玉颈。眼看要同归于尽。

    只见戎雪巧妙的避过阏火的刀锋,闪向一旁,喝道:“等一下!”

    阏火狠狠道:“你想说什么,快点!”

    戎雪盈盈巧笑道:“妹妹发现了两个绝色男人,不知道姐姐有没有兴趣,和我另外比试一场。”

    阏火很有兴趣道:“比试折磨男人是吗,是什么样的男人?”

    戎雪说:“是两个汉人。一个叫夏侯平,一个叫萧逸。夏侯平这个人很会讨女人欢心。他来了还没几天,便勾引了不少贵族女和漂亮女奴,很有一。”

    又从头上取下一支宝簪给阏火看,笑道:“这宝簪就是夏侯平送给我的,很不错吧?工艺上乘,镶嵌了各种珍稀宝石,看这玛瑙,再看这珊瑚,还有这琥珀,各种红色搭配合理,既别致又夺目,真是上品中的上品。”

    阏火看到宝簪后动心了,问戎雪:“你说的这个人在哪里?”

    戎雪笑道:“你别着急啊,还有一个叫萧逸。长得花一样,和我们这里的男人完全不一样。他的长相与大哥不相上下,很是人。”

    阏火冷冷道:“我对花一样的男人没兴趣,太柔弱了,折磨起来没意思。”

    戎雪呵呵道:“你见过他之后再说这话。”

    阏火不耐烦道:“你讲话痛快一点,别绕弯子。”

    戎雪呵呵道:“可惜的是,那夏侯平和萧逸都是那新来的汉朝公主边的男人,不太容易得手。”

    阏火道:“原来是她!我早想会会她了。你真是软弱,直接把汉朝公主杀掉。再抓两个男人,折磨他们不就成了。”

    戎雪不怀好意笑道:“妹妹这一次的赌注,是我手上这只宝簪,姐姐,你的赌注又是什么?”

    阏火道:“我要是输了,朝鲜王进贡的大珍珠项链就是你的了。”

    戎雪说:“一言为定。”

    心中暗笑:你这个笨蛋。你要是杀了汉朝公主,父王会饶过你吗?你不但会输掉宝贝的珍珠项链,连命都会输掉。阏火啊,你要是死了,我会很无聊的。

    阏火等戎雪走后,独自坐于帐中。阏火面露得色,心中暗暗冷笑。

    戎雪这个人,居然敢小看我!你的雕虫小技,姐姐我早就看穿了。你想借刀杀人是不是?让我杀汉朝公主,再让父王杀我?白做梦吧。我会上你的当?你想一箭双雕?姐姐我还想一箭双雕呢。

    阏火命令侍女:“去把那汉朝公主和她边的两个男人调查清楚。”侍女调查清楚后,回来向主人报告。阏火弄清楚了况,开始盘算计策:

    不如我也来一招借刀杀人。马上父王要带我们去祭祀,不如把这个消息放给鲜卑人,引他们骑兵前来,袭击我们的祭祀队伍。汉朝公主不会武功,到时候趁乱把她引到鲜卑骑兵那里,让鲜卑那些野蛮人乱刀把她砍死。然后我趁乱找到戎雪,从背后偷袭这个人,把她也给砍死。父王武功高强,他绝对能突围。我跟在父王后,为他掩护,想全而退还不是易如反掌。父王不但不会怀疑我,还会认为我对他忠心耿耿。他要赏赐我的时候,我就把汉朝公主边的两个男人要过来,好好折磨他们。要是那两个男人死了,那他们就是窝囊废,要不要无所谓。戎雪啊,我的好妹妹,你的宝簪是我的了。你要是死了,姐姐我会很无聊的。

重要声明:小说《薇亦作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