戎雪公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月亮天蝎 书名:薇亦作止
    ()    刘采薇走出戎雪大帐的时候,天有些黑了。她见萧逸和夏侯平从后面跟上,又瞥到了天边的几颗星星。看着夏侯平,假装赞叹道:“今晚的星星真美!是不是?夏侯大哥。”

    萧逸听到“夏侯大哥”四个字,表面上虽然风平浪静,心中却在苦笑:命途多舛啊,今天碰上了无妄之灾。仁慈的月神啊,保佑我等一会儿不要死的太难看,给我留个全尸就行。

    夏侯平是场老手,他一听刘采薇的话,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于是嘿嘿道:“夜色再美,也不如公主万分之一。星星再漂亮,也不及公主的眸子闪耀动人。”

    刘采薇斜了夏侯平一眼,装出羞涩高兴的神态。根本不看萧逸,有意去气他。夏侯平看见采薇公主的神态,心中一乐,继续溜须拍马。无所不用其极。夸赞美女这种事,是夏侯平的拿手好戏。

    三人渐渐远离戎雪公主的大帐。

    萧逸看了看四周,向夏侯平道:“夏侯副使,你说话要谨慎些,若是让别人听到你说的话,说些闲言碎语就不好了。”

    夏侯平不以为意道:“萧大人,你又来了。末将夸赞一下公主都不行吗?像公主这样的绝世美人,生来就是让人夸赞的。”一拍萧逸的肩膀,很有深意的冲他笑了笑。

    萧逸道:“先回公主帐中再夸赞也不迟。”把夏侯平的手开,还是那副不动声色的样子。

    刘采薇在旁边看到,暗中得意:萧逸这傻瓜吃醋了。

    三人到了刘采薇帐中。

    刘采薇端坐正中,萧逸和夏侯平分别坐于左右。炉火跳跃,三人的靴子安静的立在羊皮地毯外。帐中再无别人。没人说话,气氛很尴尬。

    萧逸打破了僵局:“公主。谈判结束了。匈奴方面正在准备祭典,要祭祀昆仑神,祈祷风调雨顺。到时候,单于可能会让我们汉人一起去。我们需要提前做一些准备。”

    刘采薇不说话,只点点头,看了一眼萧逸,发现他在淡淡的笑,气不打一处来。

    刘采薇愈发觉得,萧逸这个傻瓜,面目可憎,狼心狗肺,见异思迁,负心薄幸,红杏出墙,像陈世美和西门庆之流,不是什么好人。他被别的美女亲了一口,肯定在暗中得意。

    萧逸有重担在,只是随意地和夏侯平谈一谈这几天的公事,无暇去猜刘采薇在想什么。

    萧逸问夏侯平:“夏侯副使,你这几天的进展如何,有没有什么不妥当之处?”

    刘采薇出神的望着炉火,道:“副使没有不妥当的地方,正使有不妥当的地方。很不妥当,非常不妥当。”萧逸无语。

    夏侯平忍住笑,一拍脯道:“没问题,萧大人吩咐的事,夏侯平全都办妥了。该送的礼物,咱都送了。不该送的礼物,咱也送了一些。总而言之,该打点的咱都打点了。嘿嘿,萧大人,你和长安那边联络的时候,可一定要在奏章里为末将美言几句啊。”

    萧逸奇道:“不该送的礼物是什么意思?”

    夏侯平满不在乎道:“这个嘛,我看到几个陌生美女,送了些小首饰啥的。不过,萧大人请放心。末将绝对没有挪用公款,那几个小首饰都是我自己掏腰包。”

    萧逸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说:“夏侯大人啊,你这个副使说的话变来变去。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本正使真的分不清楚。”

    夏侯平一拍膛道:“夏侯平说话嘛,是有那么一点点不尽不实之处。但是末将对公主的一片赤胆忠心可昭月,这一点绝对是假不了的。”

    刘采薇瞟了夏侯平一眼,默不吭声。心想:夏侯平,本公主不需要你对我忠心。该对我忠心的人对我不忠心,我太伤心了。他明明善于观人,绝对看出来那个妖女要偷袭。他有能力躲开,却不躲开。绝对是自己有意让人家偷袭,根本不想躲开。

    萧逸不知道刘采薇的想法,向夏侯平道:“你的忠诚,毋庸置疑。不过,夏侯啊,你要收敛些,不可不检点,免得出乱子……”

    夏侯平接过话道:“要小心谨慎,处处为公主着想,不可失了朝廷的颜面……是不是这些话?我听了很多遍了,如今倒背如流,耳朵都要生茧子哩。”

    萧逸没好气道:“你知道就好了。”

    夏侯平道:“我又没有拈花惹草,不过送人家些礼物,聊上两句罢了。”

    萧逸道:“希望如此。”又向采薇作揖道:“采薇公主,时候不早,臣等要告退了。”

    刘采薇冷冷道:“萧正使请留下,本公主有要事相商。”

    萧逸无奈,只得留下。夏侯平坏笑着走了,还招了招手,一脸邪恶的表

    刘采薇见夏侯平走了,向正襟危坐的萧逸道:“你跪下!”

    萧逸笑道:“臣不是跪着吗?”

    刘采薇气结。又说:“你这叫正襟危坐,不是跪。”

    萧逸辩解道:“臣这样子,看起来就是跪啊。”

    刘采薇没好气道:“你早习惯了这种坐法,一点受罚的感觉都没有。”

    萧逸诚恳道:“臣今之过,真的是无心的。请公主明鉴。”

    刘采薇瞪着萧逸,说:“你明明可以躲开,你绝对是有心的。”

    萧逸认真道:“臣可以证明自己是无心的。”

    刘采薇愤愤道:“你就编吧,反正我今天罚定你了,我看你能编出什么谎话来。”

    然后,萧逸说了一些让刘采薇有些吃惊的话:“戎雪公主的武功修为,在微臣之上。她袭击微臣,微臣没有能力躲开。戎雪公主的城府又深,做事又不合常理,臣根本预料不到她会那样做。”

    刘采薇呸道:“一派胡言,胡扯八道,你再编个像样的谎言吧。”

    萧逸淡淡道:“公主明鉴。冒顿单于的武功大草原排名第三,他的女儿能差到哪里去?左贤王的本事,你也是见过的。臣的武功,差夏侯平好大一截。如果不是从背后偷袭左贤王,臣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刘采薇讽刺道:“原来你是个背后偷袭别人的伪君子。”

    萧逸无奈道:“公主认为臣是伪君子,臣亦无话可说,甘愿受罚。”

    刘采薇心想:你乖乖认错,不就好了吗,解释就是掩饰。呵呵道:“这还像点样子。罚你当椅子,让本公主坐一坐。”坐到萧逸的大腿上,说:“大傻瓜,你有没有感觉到什么?”

    萧逸想了想,笑道:“公主体重增加,好像变胖了。”

    刘采薇正要抓狂。萧逸双臂伸展,把刘采薇紧紧搂在怀里,双目柔似水,向她双瞳深处望去,并不言语,只是很专注的看着刘采薇的眼睛。帐内很安静,可以听到一些风声,还有炉火的燃烧声。萧逸的上有汉朝官员专用的香料,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幽香,很好闻。

    刘采薇看着萧逸的眼神,又好气又好笑,渐渐不生气了,觉得气氛很好,闭上了眼睛。

    萧逸倾听周围,没有动静,心想:匈奴人大概在忙祭典,没空来监视我们。萧逸慢慢低头,深吻了刘采薇,很忘的吻了她,把所有的顾虑,都抛到九霄云外。

重要声明:小说《薇亦作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