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祥预感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月亮天蝎 书名:薇亦作止
    ()    刘采薇心中默念:“菩萨保佑!佛祖保佑!上帝保佑!真主保佑!妈祖保佑!菩萨保佑!佛祖保佑!上帝保佑!真主保佑!妈祖保佑!……”和萧逸一起,随左贤王进入了匈奴大单于冒顿的待客主帐。

    冒顿单于的大帐很宽阔,半径有三丈之长。冒顿斜坐在一张老虎皮之上,一条腿盘曲于地,一条腿立起,脚撑地,胳膊肘顶在大腿上,脸枕在拳头上,很是随意。背后帐壁上挂着的狼头双眼空陷,让人不寒而栗。

    挛鞮是这位单于的姓氏,冒顿是他的名字。他的姓名为挛鞮冒顿,一般称呼他为冒顿单于。

    冒顿单于本人相貌英俊不凡,一双眼睛深不见底,他的眼神比雄鹰还要锐利,比秦始皇和楚霸王的眼神还要锐利,霸气十足。他虽然坐在地上,亦看得出是个威武高大之人。他的实际高有一米九。肌非常发达,一拳打倒一头雄壮的公牛,不在话下。

    萧逸第一眼看到冒顿,就想起楚霸王项羽来。冒顿边的八个侍卫,亦个个威猛高大,寻常的汉军将领,都比不上他们这般雄壮。

    冒顿看了看头戴红盖头的新媳妇刘采薇,又瞅了瞅萧逸。冷哼一声。

    萧逸向冒顿作揖,说完寻常的客话,正襟危坐帐中,暗想:看这冒顿的眼神,便知他是个城府极深的人,比楚霸王可难对付,须得小心应答才是。我在此处赢得的尊严越多,她以后生活的尊严也就越多。若是应对不好,她以后在草原上的生活就很困难了。这么一来,对我们大汉的边境和平也会很不利。

    冒顿本人会说一些汉语,但他坚决只讲匈奴话,要翻译来翻给萧逸听。他的用意,萧逸心知肚明,不以为怪。萧逸会讲匈奴话,也坚持只讲汉语。

    冒顿冷哼一声,道:“那使臣,你为什么不行叩拜大礼?”

    萧逸道:“单于,萧逸此番是代表皇帝陛下前来嫁女儿。皇上与单于马上要成为亲家,亲家跪亲家,恐怕于理不合。”

    冒顿冷道:“你觉得刘邦不能跪我是吗?我告诉你,他是我的手下败将,脑袋都差点让我砍了,他比我差远了。”

    萧逸心中不悦,面不改色道:“单于乃万金之躯,是草原上的英雄,是振翅高飞的雄鹰,是纵横草原的狼王。臣的皇帝陛下起于草莽,白手起家,一统长城以南,亦是百年难得一见的英雄。窃以为,单于和臣的皇帝陛下,英雄惜英雄,份地位是一样的,不存在孰高孰低的问题。”

    刘采薇在旁边听到,心想:这个大傻瓜,上大学的时候,几乎不会拍马;穿越时空之后,拍马的本事长进这么多。他是不是经常哄女孩子开心?这五年之间,他是不是喜欢上别人了?喜欢上鲁元公主以外的狐狸精?或者说,他就是喜欢鲁元公主,然后玩谋,布局给我看,脚踏两只船?他跟我玩八个月失踪,其实一直在陪鲁元公主,然后他又骗我?难道真的让我猜中了……

    冒顿听罢萧逸的话,不说匈奴话,改说汉语:“说的还不错。你叫什么名字?”

    萧逸不卑不亢,把自己的名字告诉冒顿。

    冒顿点点头,道:“萧逸啊,我看你是个人才啊。别跟刘邦干了,刘邦老了,你跟我打天下怎么样?我手下猛士虽多,像你这样有胆有识的外交使臣却少。要是有你在,他娘的可以少打很多仗,老子可以少死很多人。单于的年龄,大你不到十岁。咱们君臣联手,打他三十年的天下。到时候,从东到西全是咱们的领土!”

    萧逸笑道:“大单于说笑了,还好不是从南到北。”

    冒顿亦笑道:“你们汉人的领土,我是没兴趣的,又不能放羊,又不能牧马。”

    萧逸行匈奴礼道:“大单于英明睿智。”

    冒顿问道:“萧逸,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到底跟不跟老子打天下?”

    萧逸正色道:“忠义二字,萧逸不敢忘。单于试想一下,萧逸若是今叛汉,难保明不会背叛匈奴。”

    冒顿哈哈大笑,道:“说得好!单于看重的就是你这种人,我要的就是绝对忠诚。”

    刘采薇轻轻叹了一口气,心想:这傻瓜是个认死理的人,忠诚倒是忠诚,对他的皇帝忠诚,对我应该也忠诚。应该不用怀疑他。可是!唉……

    萧逸知道,第一关基本上算是过了。开始第二关。

    冒顿呵呵道:“萧逸啊,我听说刘邦将领之中,带兵打仗最出色的是韩信,武功最好的是夏侯婴。和你一起来的那个小将,正好是夏侯婴的儿子。不妨叫他进来,和左贤王较量较量。”

    年轻英俊威武的左贤王闻言,在一旁摩拳擦掌,跃跃试,显然十分好战。

    刘采薇头戴新娘红盖头,虽然看不见,却可以听到,心想:不是吧,这左贤王也……我要嫁给这种武夫啊?这种人肯定霸王硬上弓啊。我现在一点内功都没有。这怎么办啊?

    萧逸寻思:可不能让夏侯平胡来。萧逸笑道:“单于,今是大喜的子,这样是不是不太妥当?”

    冒顿一摆头,道:“诶,你们那边有一句话,叫‘以武会友’,这么难得的机会,可不容易啊。今天不讨教,难道你让左贤王在战场上讨教不成?”

    萧逸知道推脱不掉,便答应了。一个匈奴侍卫去叫人,夏侯平拖着偃月刀走入大帐,向冒顿行军礼。

    刘采薇听到夏侯平拖刀的声音,感到帐内残暴的匈奴人明显提升了杀气。心中大骂:“夏侯平!你这家伙真是脑子有坑啊!气氛这么紧张,你还拖刀进来挑衅?我们家老萧,应付的这么辛苦,你一进来就给他添乱。是不是想让这些匈奴野蛮人痛快点,把我们乱刀砍死啊?你脑残啊你?”

    萧逸一看夏侯平的偃月刀,眉头大皱,向夏侯平道:“夏侯副使,你怎么提刀进来,还不赶紧退出大帐?”

    夏侯平连连向冒顿谢罪,就要转出去。

    冒顿哼哼冷笑道:“好得很,左贤王也会用刀。来人,把左贤王的宝刀取来。让他们两个,就在这里较量较量。”

    夏侯平放下偃月刀,向冒顿行礼道:“是末将无礼,还请大单于不要见怪,这刀就免了吧,只较量拳脚功夫便好。”

    冒顿冷笑道:“不行啊,拳脚怎见真功夫?你也是个打仗的人,你说说看,战场上哪有人用拳脚的?”

    夏侯平见萧逸偷偷给他使眼色,灵机一动,嘿嘿道:“不怕大单于笑话,末将的拳脚功夫比大刀功夫要好,末将怕敌不过左贤王,在这里丢丑,故而不敢用刀。”

    冒顿冷笑道:“哦,既然你这么说,也罢,你们比比拳脚吧。”

    萧逸向夏侯平低声吩咐了一句:“平手。”

    夏侯平低声道:“萧大人啊,你说平手就平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

    于是,夏侯平就和左贤王在帐中相互行礼。两人双目同时变色,同时向前,同时出手,交战一处。左贤王的动作非常凶猛,像草原的狼一样狂野,出招时劲气飞扬,招招都是致命的招数。夏侯平的动作很灵活,像树上的猴子一样灵活,到处躲闪,不与对方硬碰硬。夏侯平被左贤王追着打,看来越打越吃力,明显处于下风,输只是迟早的问题。

    刘采薇被侍女拉到一旁,听到两人交手的声音,心叹:夏侯平的武功,虽然不如我师父,也不算差。这个左贤王,好像比夏侯平更强……唉,可惜我内功尽失,光有花架子,和不会武功的人没什么区别。

    冒顿见儿子明显占优,嘲弄似的冷笑一声,挥手叫停。然后,冒顿请萧逸和夏侯平坐到前,侍卫们远远站在一旁。

    帐中安静了下来。

    刘采薇被两个凶悍的匈奴侍女架着,感觉气氛紧张到了极点。糟糕,要出乱子!

    萧逸镇定道:“不知单于还有何见教。”

    冒顿高深莫测一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我们今天的主题当然是公主了。”

    夏侯平嘿嘿坏笑道:“哦,单于是想早点摆宴席,早点喝喜酒,早点让王子和公主进入洞房。是不是?”

    冒顿仔细观察夏侯平道:“敢和我这么说话?有胆量,对我的胃口。不过很可惜,你猜错了。”

    夏侯平道:“哦,猜错了?”

    冒顿哼哼冷笑道:“我听说,公主是假冒的,不是刘邦的女儿。两位特使,有没有这么一回事?”

    萧逸和夏侯平愣在当场,四个侍卫马上站到他们后,把他们紧紧看住。

    刘采薇心中反而平静了些。死就死吧,总比受气受侮辱强。

    冒顿从后抽出自己的宝刀——天狼刀,一挥刀,把刀架在萧逸的脖子上,笑道:“萧逸,我问你,采薇公主真的是刘邦的女儿?”天狼刀锋利无比,能削金断玉,刀锋寒气森森,萧逸的脖子被划破,丝丝殷红鲜血顺刀锋往下流。

    萧逸早有准备,轻描淡写道:“单于说笑了,采薇公主当然是皇帝陛下的女儿。”

    冒顿很快道:“是第几个女儿?”

    萧逸很快道:“第九个女儿。”

    冒顿很快哼道:“她母亲是谁?”

    萧逸很快淡然道:“是戚夫人。”

    冒顿点点头,道:“萧逸,我真的很欣赏你,刀架在你的脖子上,你说起谎来都面不改色心不跳,你真的是个勇士。”

    萧逸淡淡道:“不是萧逸说谎,而是事实如此。萧逸有一句不太妥当的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冒顿冷冷道:“讲!”

    萧逸不慌不忙说:“戚夫人容貌甚美,深得皇帝陛下宠,一直受吕后排挤。所以,吕后力主让戚夫人的女儿来和亲,不肯让其他公主来。”

    刘采薇听萧逸和冒顿唇枪舌战。心想:咱家老萧有胆有识的,绝不比这冒顿差。而且他还精通历史,知道时代大势的走向。只是……他书读太多了,脑子不转弯啊!

    冒顿听完萧逸的话,略加思索。匈奴单于只是收到密报,说和亲公主是假冒的。他原本半信半疑,此时见萧逸理直气壮的样子,有七八分相信萧逸的话。冒顿说:“哦,此话当真?老子听你们中原人说过一句话,娘俏女美。我倒要看看,新娘子到底长得怎么样。”

    萧逸道:“单于,这恐怕不太合规矩。应该等到洞房花烛时,新郎左贤王方可掀起公主的盖头。”

    冒顿冷笑道:“这里是大草原,老子要怎样就怎样!”冒顿命令左贤王:“把新娘子的盖头揭下来!”

    左贤王粗暴地揭下刘采薇的红盖头,甩到空中。当他看清楚新娘子相貌的时候,一下子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看到刘采薇的容貌,帐中的匈奴人全都吃惊的张大嘴巴。其中一个匈奴侍卫,哈喇子都流下来了,他旁边的同伴连忙拍了拍他的后背,提醒他不要失态。那个匈奴侍卫一把擦去哈喇子,庆幸自己的丑态没让大单于看到。这要是让冒顿单于看到了,可是要杀头的。

    刘采薇开始观察周围众人,也吃了一惊,意外的发现了左贤王的年轻拔和俊伟非凡,又开始有点花痴了:这男人脸上的线条这么刚毅有型,他的眼神这么锐利,从没见过这么冷酷有型的男人,他又这么年轻,不比我家大傻瓜差啊,还比他高一些……不行,不行,不行。我不能动摇,我要专一。

    冒顿呆了半晌,心中暗想:就算不是真的公主又如何?这么漂亮的女人,让给儿子可惜了。她应该做我的阏氏,做我的女人。我得想个办法,把她弄到手。又不能太直接,让狼崽子对老子有想法。

    这个霸主,年轻的时候把心思全部放在霸业上,不怎么好色。如今三十多岁了,事业有成,变得极为好色。在匈奴王族之中,老子和儿子的关系并不太好,争夺女人是很正常的事。老子如果死了,儿子可以娶继母为妻。

    萧逸和夏侯平交换眼色,以为总算不辱使命。

    不料冒顿笑呵呵道:“只是误会一场,两位使者不要放在心上。像公主这样的美人,实在应该选一位佳婿。来人,把我另外两个儿子都叫过来。公主可以从我的三个儿子之中,选一个自己喜欢的作为丈夫。要是公主都不满意,把单于作为丈夫人选也可以。”

    刘采薇听到冒顿的话,揣摩到冒顿的用意,在心中骂冒顿:“你这个大叔,怎么这么无耻啊!和儿子抢老婆!我会嫁给你才怪!”

    又一想:这个冒顿大叔真狡猾。古代的女人,要嫁肯定嫁皇帝,不嫁皇子啊。杨贵妃就是这样,先嫁给儿子寿王,又嫁给老爹唐玄宗。武则天反过来,先嫁给老爹唐太宗李世明,又嫁给儿子唐高宗李治。还有苦命的王昭君啊,来匈奴和亲,先嫁给呼韩邪,又嫁给呼韩邪的长子。这也……我可不想这样。我得想个好办法,来对付这帮色鬼。嗯……不如这样,我一个都不选,看他们怎么办。

    左贤王听他老爹这么说,脸色马上就变绿了,心中十分不满。他看到新娘子很漂亮,原本是很高兴的,谁知道老爹让新娘子选丈夫,气不打一处来。

    左贤王的两个弟弟,很快被叫了过来。右贤王十七岁,高一米八五。稽粥十六岁,高一米八三。这两个人,和他们的大哥一样,长得像父亲。两个人的眼神,都像雄鹰一样锐利。两个人都穿着青马革和白狐裘,是两个霸道冷酷的美少年。

    刘采薇一看四个丈夫人选,无语了:这父子四人,冷酷到底啊,完全可以组成一个帅哥乐队,比飞轮海和F4他们有型多了。

    说起冒顿的长相气质。在这个时代,有这么一个说法:南张良,北冒顿。

    意思是说,张良是南方第一美男子,他的相貌之美,达到了柔之美的极致,张良和绝世美女站在一起,绝世美女也要逊色三分;冒顿是北方第一美男子,脸上线条刚毅至极,达到了阳刚之美的极致,霸道冷酷到极点,一般的女子,被他电一眼后晕倒,属于正常现象。

    刘采薇虽然心不好,亦欣赏了一下三个冷酷少年,一个冷酷大叔。心想:唉,要不是我看惯了咱家大傻瓜,有点审美疲劳,现在肯定花痴得不行,走不动路了。

    冒顿见刘采薇不说话,有些不耐烦,问刘采薇:“公主有人选了吗?”

    刘采薇摇头,用不太熟练的匈奴话道:“请单于恕罪,我不知道怎么选。”

重要声明:小说《薇亦作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