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汉宫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月亮天蝎 书名:薇亦作止
    ()    刘采薇捉弄了夏侯平一下午。到了晚上,跑到御厨房,想看看师父陆放回来了没有。原想碰一下运气,不料陆放真的回来了。

    陆放见到刘采薇,便呵呵道:“徒儿啊,有啥好吃的没?你的功夫练得咋样了?”

    刘采薇笑道:“好吃的当然有了,徒儿每天都有练功夫。心法倒是练熟了,只是一和人交手,被打得很惨啊。”

    陆放笑道:“什么人能把我的徒弟打得很惨啊?”

    刘采薇便把那晚出去,被一个神秘太监打伤的详细经过和陆放一讲。

    陆放听完,变色道:“你的小命差点没了。你说的那个太监,应该是魂印玄宗的人。千万不要再和他交手了。”

    刘采薇见陆放变色,说:“魂印玄宗?有这么厉害吗?”

    陆放想了想,沉声道:“他们算是我们轩辕宗的死对头了。魂印玄宗势力庞大,非常不好惹。我和魂印玄宗的宗主卓玄交手过两次。第一次我输了;第二次我赢了;如今嘛,谁胜谁负,只有打过才知道。你碰到的太监,应该是长老级别的人,是魂印玄宗内有数的高手。我听你所言,人家和你过招的时候,根本连一成的功夫都没使。”

    刘采薇不高兴道:“我有那么没用吗?”

    陆放淡淡道:“不是你没用,而是他太强。你的天资很好,只是你练武起步太晚。你几乎没有和人交过手,对方是顶级高手。你们之间的差距,远比你想象的要大。你能捡回命来,已经很不错了。你说的这个人,在我们轩辕宗内,恐怕只有师父能收拾他。你的师兄和师弟,最多和他打成平手。”

    刘采薇听说自己有师兄和师弟,很好奇,道:“师父,师父。我的师兄和师弟,都是什么样的人啊?”

    陆放道:“你不光有师兄和师弟,你还有一个师妹。嗯……师父这段时间不在,又收了一个徒弟,加上你,一共四个徒弟了。你的两个师兄,一个叫唐突,一个叫孟浪,师妹叫韩苏。后若有机会,师父让你和他们见面。”

    刘采薇问陆放:“师父,魂印玄宗那边有多少人?”

    陆放想了一下,道:“数万吧。”

    刘采薇心中一凉,道:“几个人对数万……人数差这么多,完全不能比啊。”

    陆放笑道:“此言差矣,修道之人,在乎缘分,贵精不贵多。魂印玄宗,沉迷于一些世间小道。我们轩辕宗,不追求这些东西。”

    刘采薇笑道:“那我们追求什么?我们应该是很有理想,很有前途的吧?是不是追求武功天下第一?”

    陆放道:“本门的最高境界,不是武功天下第一,而是羽化登仙。”

    刘采薇差点要喷了,说:“师父你胡扯吧。”

    陆放不悦道:“诶,为师可不是妄语。几年前,你师祖就在师父面前羽化登仙了。”

    刘采薇摇头,哈哈笑道:“仙界?太玄乎了。我没兴趣。”

    陆放笑道:“这不要紧。赶紧给师父做好吃的吧。”

    刘采薇没好气道:“说到底,师父收我为徒,是为了好吃的。”

    陆放笑道:“也不尽然,我之所以收你为徒,是因为你这个人接近天真之境,容易羽化登仙。”

    刘采薇道:“天真?这好像不是什么好词……”

    陆放道:“天真如何不好?人小的时候,没什么所求。最天真,最快乐。等到长大以后,天真越来越少。心中有所求,被各种烦心的事所累。快乐越来越少,苦楚越来越多。所以说,人想要快乐,还是天真些好……”

    刘采薇打断陆放道:“知足常乐是吧?我懂。不说这个了吧。我来做菜。”

    陆放雀跃道:“好,好,好!做什么菜?”

    刘采薇看到一只甲鱼,嘿嘿道:“瓦罉煀水鱼。”

    水鱼,是甲鱼的别称。因背上有甲而名,学名鳖,也叫王八、元鱼、团鱼。

    刘采薇和陆放找齐了材料。刘采薇不敢动手杀水鱼,叫陆放把水鱼宰杀了。

    陆放一边杀水鱼,一边笑道:“这有什么好怕的?这王八在厨房里,早晚是死,一刀下去,帮这王八解脱。”动手把甲鱼杀了。

    刘采薇看了陆放一眼,摇头道:“太残忍了,我下不了手。”

    陆放把甲鱼去壳洗净,放到砧板上,道:“残忍的事师父来做,你做菜就成。”

    刘采薇看了一眼水鱼,双手合十,闭目道:“老鳖啊老鳖,你可别怪我,是他杀你的。祝愿你下次投胎,不做老鳖了。要是不幸又做了老鳖,也不被人抓住。阿门!”

    说完,刘采薇一刀下去,一边动手切块,一边给陆放讲解。

    陆放说:“这你鬼丫头,刚才在嘀嘀咕咕什么?”

    刘采薇狡黠一笑道:“没什么。”

    花了大半个时辰,刘采薇把“瓦罉煀水鱼”完成了。

    陆放迫不及待,用汤匙舀甲鱼汤,尝了一口,赞道:“很不错。”

    刘采薇笑道:“那是当然的。”

    陆放道:“师父对这甲鱼,也有些研究。雌甲鱼比雄甲鱼味道鲜美些。天菜花开时,甲鱼较肥美,故有‘菜花甲鱼’之称。夏季产卵,其质较差。到秋天桂花开时,甲鱼又转肥美,又有‘桂花甲鱼’之称。若你在秋两季做这道菜,味道会更好。”

    刘采薇说:“哦,这我忘记了,好像听过。”

    陆放又道:“《国语·鲁语》有个故事,公父文伯邀南官敬叔饮酒,请鲁大夫露赌父为上宾。端来的甲鱼很小,赌父很生气,大家开始吃的时候,赌父辞席说:‘等甲鱼长大了再吃吧!’说完,转就走了。一般而言,大甲鱼比小甲鱼味道好些。”

    刘采薇笑道:“这只甲鱼绝对够大。”

    陆放把汤匙放到砧板上,说:“嗯,这甲鱼汤大补,师父看你上的伤没有全好,你喝了吧。你体内有一股寒真气,你不知道?若是一运功,必然发作。可见你这懒鬼,最近肯定没有好好练功。”陆放说完,把掌心贴在刘采薇的后背,把她体内那股残余的寒真气吸入掌心,轻松化掉。

    刘采薇感到一阵温暖,吐了吐舌头,说:“好像是有些子没怎么练功了。”

    陆放正想骂刘采薇,双目神色忽然改变,形晃动,推开御厨房的门,幻影般纵,跳上房顶。只见一个黑影,埋伏在御厨房之上。

重要声明:小说《薇亦作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