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蝉之鸣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月亮天蝎 书名:薇亦作止
    ()    整个长乐宫都在疏远刘采薇。

    由于她假冒和亲公主的特殊份,长乐宫中的宫女、侍卫、太监等人,没有一个敢与刘采薇多说几句话。上面为了隐瞒刘采薇的特殊份,下过命令,不许任何人与采薇公主妄语。所以,谁也不会拿自己的脑袋开玩笑,和刘采薇多说几句话。

    刘采薇知道自己的处境,她是被孤立的人,在宫中是很难有朋友的。她看开了:与其自寻烦恼,不如找点好玩的事来做。开心的事总是有的,问题的关键在于,你如何对待生活,是乐观还是悲观。

    于是,每上午,刘采薇跟倔老头娄敬学匈奴语的时候,不时拿各种刁钻的古怪问题来戏弄娄敬。这娄敬学问高深,这个时代应该出现的问题,对于娄敬来说,是小菜一碟;但是这个时代不应该出现的问题,娄敬是无论如何也答不上来的。

    比方说,有这么一回。

    刘采薇问娄敬:“先生,你知道罗马城吗?”

    娄敬摇头,他当然不知道。

    刘采薇便说:“俗话说,西有罗马,东有长安。你怎么连罗马都不知道?嘿嘿,我告诉你啊。从这里往西走,过印度,不对,不对,是过天竺,再过伊朗,也就是波斯,然后躲过土耳其强盗的追杀,沿死海到达东欧,继续往西走,过法兰克王国,额,好像法兰克王国还没出现……没关系,总之再往西走,就到了罗马城了。条条大路通罗马。可惜太远了,要是有飞机,一两天就到了。飞机你肯定不知道是什么,我就不跟你多讲了。”

    娄敬听得云里雾里,他暗暗吃惊:这个采薇公主,真是高深莫测。有时说的话,像是胡言乱语,又不像是胡言乱语。她到底是什么人?

    娄敬在与刘采薇相处的过程中,还留意到一个问题。这个采薇公主说话,有时不讲分寸,触犯皇威。在这一点上,娄敬只当刘采薇是假冒公主,是民间的女子,不晓得深宫规矩。他不以为怪,听到刘采薇说了不妥当的话,提醒一两句罢了。

    每下午,刘采薇依然跟夏侯平学武功招式。她这些子以来,对武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想起打败自己的那个太监,就发愤图强,刻苦练武。刘采薇还发现,夏侯平变得很古怪,有时竟然会默默在一边叹气。刘采薇不很好奇,暗中留意夏侯平的况。每当她把目光放在夏侯平上的时候,夏侯平就立即恢复了平里嬉皮笑脸的样子。

    刘采薇心想:我一看夏侯平,他好像就知道我在看他似的。这难道就是武侠小说中所写的,神奇的远距离感应功夫?这种感应,比咱强多了啊。

    刘采薇想跟夏侯平学这种感应功夫,把想法跟夏侯平说了。

    夏侯平却说:“你说的这种,纯粹是一种练武之人的感觉,武功练到一定的程度,自然而然就会了,刻意强求亦无用。”

    刘采薇暗暗纳罕。我什么时候才能有这种能耐?

    子倒也过得不算无聊。只不过,刘采薇一想到萧逸不在自己的边,而是在当鲁元公主的挂名驸马,心中总是酸酸的,很不是滋味。虽然只是形式而已,但是和他拜堂成亲的不是我,是别的女子,怎么想怎么不舒服。那两个人,天天在一个屋檐下,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这一黄昏。凉风徐来,蝉鸣处处,蛙声阵阵。刘采薇的心还不错,在院中给桃树浇水。却见一人,络腮胡子,闪到院中。刘采薇一看那人,认出是萧逸,嗔骂道:“你这个死人,怎么又来得鬼鬼祟祟的!”

    萧逸一边四处张望,一边说:“走,先进屋说话。”

    于是两人对坐于书房内。

    萧逸笑道:“闷了好久,明天出去玩,怎么样?”

    刘采薇拍手道:“好啊,好啊,有几天没出去了。我想去看兵马俑。不过,上课怎么办?”

    萧逸道:“听说娄敬有些事要忙,今后几天都不会来上课。夏侯平那边,我和他说过了,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不必担心上课的事,开开心心去玩就好。”

    刘采薇说:“太好了,什么时候去看兵马俑,明天一早?”

    萧逸淡淡一笑道:“作为一名考古狂人,我比你更想去看兵马俑,但是不能如愿。因为兵马俑那边曾被楚霸王派人挖掘过,如今是被封锁的,有重兵把守,现在不是旅游景点。况且,凡是到关中的人,一般都会游兵马俑和秦始皇陵,就旅游而言,兵马俑大众了些,缺少新意。”

    刘采薇问萧逸:“那你说去哪里玩?”

    萧逸把络腮胡子递给刘采薇,说:“去终南山。”

    刘采薇接过假胡子,说:“终南山活死人墓?神雕侠侣?”

    萧逸笑道:如果金大侠笔下的古墓派真的存在,那也是南宋年间的事,如今的终南山,肯定是看不到神雕侠侣的。”

    刘采薇不悦:“你这个人真残忍,这么快就把人家的梦想毁灭了。”

    萧逸拉上刘采薇,说:“闲言少叙,事我都安排好了,咱们赶紧出发吧。终南山离这里有八十里的路程,咱们现在出发,明天中午或下午,大概就可以到。”

    于是,刘采薇戴上假的络腮胡子。两人溜到长安城大街上,美美吃了一顿牛羊泡馍,做好出发的准备,共乘一辆马车,连夜赶往终南山。

    马车在路上颠簸,夜深了。

    刘采薇有些困倦,打个哈欠,把头斜倚在萧逸的肩膀上,说:“好困啊。”

    虽是夏天,夜风阵阵,还是有些凉意的。

    萧逸担心刘采薇着凉,取出事先准备好的披风,给她披好,把刘采薇搂在怀里,说:“要是困了,就安心睡吧。”

    前面的马车夫听到车内的谈话,笑道:“客官只管睡,前面路还长。”

    萧逸向那马车夫笑道:“有你老赵办事,我当然放心哩。”

    刘采薇依偎在萧逸怀里,越来越困,沉沉睡去。

    次中午,车上三人胡乱吃了些干粮,又过了小半个时辰,马车到达终南山。

    刘采薇跳下马车来,环顾四周的秀丽风光,很快陶醉在动人的山色之中。

    萧逸和马车夫老赵说了几句话,交代了一些事宜,也跳下车来,环顾周围的景致,向边的刘采薇道:“终南山素有天下第一福地的美名。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说的就是这终南山。李白有一首诗,写这终南山。出门见南山,引领意无限。秀色难为名,苍翠在眼。有时白云起,天际自舒卷。心中与之然,托兴每不浅。”

    刘采薇见那马车夫老赵驾驶马车走了,便把络腮胡子扯下收好,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赞道:“好美的地方。”

    这终南山,西起咸阳武功,东至陕西蓝田,丽肌秀姿,千峰碧屏,深谷幽雅,地形险阻,道路崎岖,大谷有五,小谷过百,连绵数百里。《左传》称:终南山九州之险。

    两人所在的这处地方,靠近一处景点,名为草楼观。

    萧逸亦扯下络腮胡子收好,轻轻拍了拍刘采薇的肩膀,一指不远处的草楼观,说:“睁开眼,睁开眼。你看那里。那是草楼观。我给你讲个典故,你听不听?”

    刘采薇睁开眼睛,看着萧逸,说:“听啊,当然听。”

    萧逸双目凝神,回忆了一下,说:“据说啊,楚康王的时候,有一个天文星象学家,叫尹喜,他是函谷关的关令,在这终南山中结草为楼,尹喜这人呢,每天登上草楼,观星望气。有一天,尹喜忽见紫气东来,吉星西行,他就预感,必有圣人经过此关,于是守候关中。没过多久,只见一位老者,披五彩云衣,骑青牛而来。你说这人会是谁呢?”

    刘采薇嘻嘻笑道:“这个故事我知道,来的是老子。”

    萧逸轻轻刮了一下刘采薇的鼻子,道:“你说的没错,应该好好夸奖你一下。”

    刘采薇不屑道:“切,胆敢小看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萧逸继续讲典故:“老子西游入秦。尹喜见圣人真的来了,忙把老子请到楼观里,执弟子礼,请老子讲经著书。老子呢,就在楼南的高岗上,为尹喜讲授了一部五千言的《道德经》,然后飘然而去。”

    刘采薇听到这里,心想:这种作风,怎么好像我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师父陆放。是不是道家的人都这个样子,喜欢装神弄鬼?

    萧逸引刘采薇走上草楼观的说经台,一路讲解:“关于老子和《道德经》,我在学校的时候查过很多资料,来这时代后又考究过一番。据说,当年老子讲经之处,便是这里了。道教产生后,尊老子为道祖,尹喜为文始真人,奉《道德经》为根本经典。于是,这楼观就成了天下道林张本之地。”

    刘采薇调笑萧逸道:“你对道家研究这么细,是不是想当道士啊?”

    萧逸呵呵笑道:“三年前,还是四年前,曾经有过这个打算,后来把这个打算取消了。至于原因嘛……”

    刘采薇有些不好意思,指着说经台外的终南山色,岔开话题,说:“你看,多雄伟的山色。”

    萧逸凝望雄伟的终南山色,思索片刻,说:“关于终南山的雄伟,张衡的《西京赋》这么写,终南山,脉起昆仑,尾衔嵩岳,钟灵毓秀,宏丽瑰奇,作都邑之南屏,为雍梁之巨障。其中盘行目远,深严邃谷不可探究,关中有事,终南其必争?”

    萧逸又遥指远方说:“这里险峻,有两条出名的险道。一是子午道,二是武关道。”

    刘采薇点点头。

    萧逸继续说:“子午道,是长安通往汉中和四川的要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唐代之时,四川涪州进贡杨贵妃荔枝,取道西乡驿,走这条路,不用三,即到长安,因此这条道也名荔子路。”

    刘采薇呵呵道:“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萧逸笑道:“对!子午道还有一个典故。《三国演义》里面,诸葛亮北伐曹魏,蜀国大将魏延向诸葛亮建议,给他五千精兵,偷越子午道,直取长安。结果诸葛亮没同意,坚持在正面战场上打,错失大好机会,北伐失败了。”

    刘采薇很快道:“出师未捷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说的就是诸葛亮吧。这两句啊,高中背来背去,早都熟透了。”

    萧逸笑道:“是的,刘才女过目不忘,在下好生佩服。”

    刘采薇斜了萧逸一眼。

    萧逸又说:“一条是子午道,另一条是武关道。这武关道,经蓝田和商州,过河南内乡和邓州,到湖北襄阳。秦始皇出巡,自南郡由武关归,走的便是这武关道。唐代,韩愈去广东潮州,途经蓝关时写了一首诗。里面就有一句……”

    刘采薇抢过话来,说:“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是也不是?”

    萧逸点头,诧异道:“对,就是这两句,你怎么反应这么快?居然未卜先知我的话!”

    刘采薇笑道:“我今天特别有灵感。”

    两人在说经台上游玩一会儿,有说有笑,感觉玩得差不多了。便离开草楼观,到南面的峻峰之上,看见一座八卦形的炼丹炉。

    萧逸指着炼丹炉,对刘采薇说:“据说,老子当年炼丹所用的炼丹炉,就是这一个。”

    刘采薇跑到炼丹炉边,打量了打量炼丹炉,扭过头来,问萧逸:“太上老君的炼丹炉,不是被孙悟空踢翻了吗?这个炼丹炉……怎么好好的?”

    萧逸笑道:“孙悟空练就火眼金睛,踢翻炼丹炉,大闹天宫,是《西游记》里面的故事。太上老君并不是真正的老子,是小说中的老子。”

    刘采薇嘿嘿一笑,手抚炼丹炉,摆了个孙猴子的姿态,说:“那臣子听着,给本公主照张相。”萧逸就用双手摆出照相机的样子,口中发出咔咔的声音,算是模拟照相机。刘采薇大笑不止,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等刘采薇笑够了,萧逸一指东南方,道:“那边是仰天池,咱们过去看看。”

    刘采薇爽快道:“好啊。”于是两人来到仰天池边。

    萧逸对刘采薇说:“这是老子当年打铁淬火的水池。”又一指仰天池旁边的亭子,说:“那是老子修真养的地方,名叫栖真亭。”再一指西边的一处泉水,说:“那是化女泉,是老子教训弟子徐甲的地方。这里有一个故事,好玩的。”

    刘采薇一面四处张望,一面说:“萧卿速速讲来,本公主有赏赐。”

    萧逸看着化女泉,笑道:“传说中,老子在西游的途中,将一具白骨点化成一个英俊的少年,名叫徐甲。抵达函谷关后,老子又将七香草点化成美女考验徐甲。那徐甲经不住魅惑,刚要有所动作,被老子用手一指,立即现出白骨原形。幸而有尹喜为徐甲求,老子方又点化白骨为徐甲,并用拐杖怒触地面,那美女便化成了一眼清澈的泉水,就是我们眼前的化女泉了。此泉清洌,尚可饮用。公主要不要试一试?”

    刘采薇摇头道:“听你这么一说,谁喝啊?美女化成的泉水。”

    萧逸辩解道:“那美女本是七香草,又不是真的人。”

    刘采薇把头摇得跟波浪鼓似的,说:“我还是没兴趣。”又盯着萧逸,说:“男人是不是都和那徐甲一样,经不起迷惑?”

    萧逸说:“徐甲,虚假,不过是一个故事罢了,何必当真?”

    刘采薇说:“你别岔开话题,你回答我的问题。”

    萧逸想了一想,说:“经不经得起迷惑,因人而异。说几句话并不代表什么,得看那人做了些什么事。再说了。白骨变的徐甲,被七香草变的美女所迷惑。那七香草变的美女,难道就不为徐甲所迷惑吗?”

    两人同时想起鲁元公主刘乐,各怀心事,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刘采薇打破尴尬的气氛,说:“你有没有发觉,《红楼梦》的开篇,似乎和这个传说有点关系啊。绛珠仙草和女娲补天石;七香草和白骨。”

    萧逸沉思片刻,说:“有这个可能,稍微牵强了点。也说不定啊,曹雪芹的灵感是从这里来的。”

    刘采薇又说:“你不觉得,太上老君有点残忍吗?他一用法术,就把两个一见钟的人拆散了。”

    萧逸淡淡一笑道:“你是说徐甲和七香草吗?别想太多。不过是一个故事而已。”一指东北方一座椭圆形方四米的坟冢,对刘采薇说:“那里有一座老子墓,咱们去看看吧。”

    刘采薇笑道:“我们把墓挖了吧,看看里面有什么。”

    萧逸说:“我晕,你想当盗墓贼啊!”

    刘采薇说:“当一回盗墓贼又何妨?”说罢便向老子墓跑去。萧逸在后面追赶。

    ……

    薄西山之时。

    两人戴上络腮胡子,下山找马车夫老赵,老赵早按照萧逸的吩咐,找好一间客栈,订了三间客房,见两人来,便带他们去住宿之地。

    三人在客栈中匆匆吃过晚饭。刘采薇太累了,到自己客房,倒头便睡。

    此时虽是夏天,终南山中却冷,比长安城冷得多,夜间尤甚。

    萧逸见刘采薇被子也不好好盖,靴子也不脱,络腮胡子也不取。摇头笑了笑,把刘采薇的靴子脱下,给她盖好被子,又把她戴的假络腮胡子缓缓取下。俯下来,在刘采薇的额头上,蜻蜓点水一吻。

    见刘采薇睡得香甜,萧逸又在房间里四处看看,确定没有不妥之处,就把油灯熄灭,把门轻轻关上,回自己房间休息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薇亦作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