袭击娄敬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月亮天蝎 书名:薇亦作止
    ()    沉闷的夏天,难熬得很。

    刘采薇的伤,好得七七八八。但是,没有了英俊潇洒的匈奴语老师萧逸,每天上午对着一个倔老头一样的教书先生娄敬,学习枯燥的匈奴语,刘采薇是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的。

    刘采薇心中埋怨师父陆放:这个神经病脑残死老头儿,这些子跑哪里去了?需要他帮忙的时候,连个影子都看不到。又想起萧逸和那个鲁元公主可能在一起,说不定还有些亲密的动作,气得直咬牙。

    刘采薇没法子,只得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一个多月,三十三天,真是度如年。

    这一天晚上,夏蝉嘶鸣,让人烦躁。

    刘采薇明无事,得了空闲,闷在宫里,想要偷偷溜出去玩,又觉得一个人怪没意思的,正在想:“明天溜出去玩,还是不溜出去呢?”独自坐在卧房外的榻榻米上,看天上璀璨的银河。却见一个络腮胡子的汉子,溜入院中,来到刘采薇的面前。

    刘采薇警觉地向后退了一步,摆出防守的架势,瞪着来人,叱:“什么人!”

    那络腮胡子的汉子连忙以右手食指嘘道:“嘘,小声点,是我。”

    刘采薇听出这个人的声音来,喜道:“萧逸!你个死人!一个多月没见你了。你死哪里去了?快进来,快进来。”

    萧逸四处看了看,把靴子脱下,提着靴子,走入刘采薇的卧房。刘采薇故意斜坐在卧榻上,隔着轻纱帘幕,等萧逸说话。萧逸坐定,笑道:“难得一见,我找了两副络腮胡子,一人一副,明天乔装出去玩,你去不去?”

    刘采薇嗔道:“又要装神弄鬼了。我要是不去呢?”

    萧逸想了一想,作揖笑道:“公主下,臣恳请公主,微服出巡,体察民。兹事体大,万望公主应。”

    刘采薇乐了,骂道:“什么玩意儿,乱七八糟的。你这伪君子,真恶心。”

    萧逸语气变重,道:“你到底去不去?”

    刘采薇道:“我就是不去,怎么样?”

    萧逸没好气道:“得了,别矫了。还说我是伪君子,我看你是伪女子还差不多。你要是不去啊,我就强行拉你去了。臣要动粗了,请公主恕罪。”说着,萧逸掀起轻纱帘幕。

    刘采薇以双手为喇叭状,小声道:“流氓啊。”

    萧逸用手在刘采薇的脑袋上轻轻敲了一下,从怀里掏出一副络腮假胡子,放到卧榻边上,对刘采薇说:“你先试一下这副假胡子,明天早上我来找你。”向后退几步,躬作揖道:“虽是夏天,夜深时风亦有些凉意,公主保重体,切莫贪凉。臣请告退。”

    刘采薇见萧逸这么快便要走,有些想挽留他,却不好说出来。只骂萧逸道:“一会儿像个现代人,一会儿像个古人,你真是不伦不类的。”

    萧逸也不多话,转离去。刘采薇把络腮胡子沾水给戴上,对着铜镜看自己的样子,觉得特别有趣。

    第二天一大早,萧逸来找刘采薇,两个人按照老方法,溜出宫去。

    两人都没用早膳。萧逸便带刘采薇来到一间食馆,一块招牌,黑匾金字。刘采薇指着四个字念道:“李,记,食,馆。”这几个字是以小篆体写的,不那么容易认。刘采薇又问萧逸:“这里有什么吃的啊?”

    萧逸看着刘采薇的眼睛,道:“这馆子不错。有凉皮、夹馍,还有粥什么的。里面有单间,比较安静。多吃一些,吃完了咱们去看戏。”

    刘采薇很喜欢吃夹馍,别的话倒是没太注意,奇道:“啊?夹馍?走,走,走,赶紧进去。”

    于是两人进入食馆。萧逸要了一个单间,与刘采薇对坐食案前。刘采薇打量周围,淡黄色的榻榻米,洁白的墙壁,笑道:“看到这榻榻米,我总是觉得,像是进了本人的房间似的。”

    萧逸摇头道:“本人的居室文化,本是学习汉朝的,他们一直延续了下去,中国人却把这种文化放弃了。”

    两人闲聊了一会儿,有侍者端来两碗黑米凉皮。那侍者见任务完成,笑着便要走。

    刘采薇叫住他,道:“别走,别走,介绍一下,你们这黑米凉皮,有什么典故啊,怎么做的啊,你要是说得不好,我们可不吃。”

    那侍者一听便知碰上难缠的客人了,又见刘采薇是络腮胡子,眉目清秀,声音纤细了些,觉得很奇怪,也没多想。他当侍者好几年,长安城里各种稀奇古怪的客人见多了,见怪不怪,便说:“客官既然想听,咱就说了。客官啊,你们实在是有眼光。要说咱这店,那是百年老店。秦昭王时,便赫赫有名了。要说咱这黑米凉皮啊,那可真是一绝,独门的配料,秘方不外传。”

    刘采薇观察面前的黑米凉皮,道:“你先等一下,我看看。这……大米、黄豆芽、辣椒油,你们用的是哪里的材料?”

    那侍者笑道:“客官,我刚才说了,这是本店独门的配料,秘方不外传。”

    刘采薇神秘一笑,道:“大米嘛,要选秦岭南部的单季稻,以汉水流域的为上乘,尤以汉中洋县的黑色大米为最好。用我说的这种大米,蒸出来的凉皮,四个字——筋、薄、细、穰,口感特别好。”

    那侍者一听刘采薇这话,吃惊的说不出话来。

    刘采薇又用箸,也就是筷子,夹起一颗黄豆芽,看着萧逸的眼睛,道:“不单大米有讲究,这黄豆芽也有讲究。黄豆,当选东北产的上等黄豆,黄豆不但要好,还必须放在瓦缸里生成,这样生出来的黄豆芽才成色好,又脆,又油,又香。你们这黄豆芽嘛,还行吧。”

    侍者听得目瞪口呆,心想:莫非我这碰到大行家了?这络腮胡子的怪人,究竟是何方高人,能有这样的见识?

    萧逸称赞刘采薇道:“说得极是。”心想:东北如今可不是汉朝的领地,主要是匈奴、鲜卑、燕国残余势力和箕子朝鲜的地盘,除了他们,还有大大小小的其他势力存在。那地方的形势错综复杂,想要你说的这种黄豆,只怕难比登天。

    刘采薇又道:“再说五香料醋,这五香料醋嘛,一定要选汉中生产的香醋,最好是熏醋,烹调皮子之前先要把醋烧开,放入八角、花椒、桂皮……总之,二十多种名贵中草药,再用特殊调料烤炙,晾凉,然后才能用。至于你们这醋嘛,马马虎虎。”

    那侍者是个老练能干的人,在饮食方面见多识广,却从未听过这样的说法,目不转睛的看着刘采薇,听她讲解。

    萧逸在一旁忍住笑,继续看刘采薇捉弄这侍者。

    刘采薇又说:“至于凉皮辣椒油,那讲究就更大了。必须选用大红线辣椒,挂在房檐下背处风干,然后剪去辣椒把,用上好的菜油在铁锅里焙干,在石碾子上碾成末,然后用细罗子罗成面,放在青瓷盆里,把上等的菜油在铁锅里烧至六七成,再倒入辣椒面里,滋喇喇那么一烫,红艳艳、香喷喷的辣椒油就成了。油温可不能高,油温要是一高,就烫焦了,发黑啊,油温低了嘛,烫不熟,又没味儿,这可是最讲技术的。你们这辣椒油,实在有些差强人意。”

    那侍者听刘采薇损他们,心里不痛快,却听刘采薇说的头头是道,似乎很有道理,却也不好发作。

    刘采薇看了看黑米凉皮,又说:“至于切凉皮嘛,当然是用汉中产的大铡刀来切。你们这大厨的刀功不错,总算让人满意。行了,赶紧给我们上粥。”

    那侍者连连点头,笑着走了。

    刘采薇见他走了,捧腹大笑,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萧逸亦笑道:“你又在捉弄人家!这黑米凉皮,经历了两千多年的磨练,才成了现代凉皮的样子。你比人家知道的多,就在人家面前显摆啊?”

    刘采薇笑道:“你看他的表啊,多好玩。还有啊,本公主可不是喜欢显摆的人,喜欢显摆的是萧大人才对。是谁平里,总在人家面前显摆各种学问的?”

    萧逸笑道:“不说这个了,咱们先尝一尝吧。还没吃过,怎么知道好不好呢?”

    两人一边吃凉皮,一边聊。刘采薇尝过黑米凉皮后,道:“其实还不错啦,这古代的黑米凉皮,虽有明显缺陷,也算别有一番风味。”

    萧逸尝了一筷子凉皮,道:“我喜欢吃凉皮的,读书那会儿,听人说过一些关于凉皮的事儿,来这时代之后,也抽空考究过一番。”

    刘采薇瞪大眼睛,道:“你真是考古专业科班出啊,这都考究!”

    萧逸放下筷子,道:“这凉皮分两种,一种大米面皮,一种小麦面皮。大米面皮卖的好些,故又称米皮。一般来说,大家提起凉皮,指的是大米面皮,而且专指汉中凉皮、西安凉皮、户县米面凉皮和秦镇凉皮。秦始皇在位的时候,有一个关于凉皮的传说。”

    刘采薇一听要讲故事,来了兴趣,放下筷子,睁大眼睛,看着萧逸。

    萧逸看着刘采薇的眼睛,说:“相传有一年,陕西户县秦镇一带大旱,稻谷枯萎,百姓无法向朝廷纳供大米,有个叫李十二的人用大米碾成面粉,蒸出面皮,献给秦始皇。秦始皇吃后大喜,命每天制作食用,这就是久负盛名的传统小吃——秦镇大米面皮子。后来战乱,这小吃失传了,所以现代人是吃不到原版秦镇大米面皮子的。”

    刘采薇雀跃道:“有机会一定要去吃啊。”

    两人的黑米凉皮吃了一半,那侍者来上粥和夹馍,这一次他学乖了,不想被刘采薇奚落,找个借口,赶紧溜之大吉。刘采薇看他逃之夭夭的样子,忍不住发笑。又看了看新上的粥和夹馍。粥平平无奇,夹馍倒是比较独特。

    刘采薇迫不及待,夹起一个夹馍咬了一口,道:“真香!这夹馍无可挑剔。这腊汁,比从前学校外面做的强多了。这白吉馍也不错,软硬正合适,口感特好。”见萧逸呆呆看着她,道:“哎,你别愣着啊。赶紧吃啊,凉了就不好吃了。”

    萧逸用筷子夹起夹馍,向刘采薇笑道:“你的吃相很好看。”

    刘采薇脸微红,岔开话题,道:“你知道夹馍怎么做的吗?”

    萧逸摇头道:“不知道,怎么做的?”

    刘采薇嘻嘻道:“边吃边说。”

    两人一边吃,刘采薇一边说:“做夹馍的第一步,是切五花。把五花洗净后切成大块,然后烫一下,取出来,切成小丁,嗯,也可以最后炖好后再切碎。”刘采薇咬了一口夹馍,细细咀嚼,陶醉在汁的美味之中。

    萧逸问刘采薇:“第一步完了?”

    刘采薇咽下夹馍,道:“是啊,再说第二步。这第二步呢,把处理好的丁放入另一锅中,加入高汤,料酒,酱油,冰糖,辣椒,盐,桂皮,香叶,姜片,八角,花椒,大火烧开,转小火,慢慢炖,时间长些会更好,如果没时间的话,至少也要两个小时,盐最好后放,最后,炖到汤汁大致收干,就行了。”

    萧逸想象了一下制作过程,道:“好像很复杂啊。”

    刘采薇嘿嘿道:“复杂是复杂啊,在咱这样的高手面前,不算什么。你这种菜鸟,才会觉得复杂。”

    萧逸露出不屑的表,道:“子曰,君子远庖厨。”

    刘采薇骂道:“滚!伪君子!还子曰?还君子远庖厨?有本事你不吃!”就要去夺萧逸的夹馍。

    萧逸躲闪,赔礼道:“我错了。孔子也有说错话的时候。”

    刘采薇放过他,道:“这还差不多,再说第三步。这第三步嘛,炖制五花的空闲要把面和好,好留出面团发酵的时间,把自发粉用适量温水和好,盖上盖子,或者附上保鲜膜,放到一边进行发酵,一直到面团变成原来的两倍大。要是没有自发粉的话,就要用温水把酵母花开,再倒入面粉,中和成面团。第三步就算完成了。”

    萧逸点点头。

    刘采薇又说:“再来是第四步。面团发酵好后,放到案板上,揉至面团光滑,将面团分成若干小份,每份都要揉圆,擀成圆饼。”

    萧逸放下夹馍,道:“差不多快要完成了吧?”

    刘采薇道:“是的,还有两个步骤。第五步,把平底锅烧,不要放油,依次放入擀好的圆饼,小火烙熟就可以了,烙的时候要小心看着,不能忘了翻面,烙的时间可以稍微长一些,最好烙至外脆里软,也可以只烙到半熟。再拿到烤箱里烤,图省事的话,就不烤了,直接用火烙熟。”

    萧逸道:“然后呢?”

    刘采薇道:“最后是第六步。因为一开始已将切碎,现在就可以直接夹到馍里吃了,如果是大块炖的,现在则需要将剁碎,可以边剁边加卤汁,喜欢吃香菜的,还可以加入香菜末。”

    萧逸看着刘采薇的侧脸说:“你这么会做菜,谁要是娶了你,就是得了天上的宝贝,是大有口福之人了。”

    刘采薇低头笑道:“那是当然的。”

    萧逸说话之时,想到一点:明年天,就要送刘采薇出嫁匈奴,把她嫁给匈奴的左贤王了。自己这些子以来,苦思冥想,却怎么也找不到好办法,来改变这件事的走向。不有些伤感,却不表露出来。只默默吃夹馍,喝粥。

    外面的客人,吃完早点,全都散了。李记食馆变得很安静。单间之中,两人各怀心事。

重要声明:小说《薇亦作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