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美食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月亮天蝎 书名:薇亦作止
    ()    两人吃完羊泡馍,就在熙熙攘攘的长安城里乱逛。

    刘采薇本来想挽着萧逸的胳膊,却由于两人都粘着假八字胡,都是男子打扮,觉得很不妥当,也就没这么做。这时的长安城,受秦国严苛的律法束缚多年,长安人大多比较保守,极少男女当街同行,男子与男子挽手同行,更是为世俗所不容。刘采薇四处张望,一眼瞥见一块硕大的黑底金字招牌,上面写着三个大字“偎绿楼”。

    刘采薇看着萧逸,想要捉弄他一下,嘻嘻道:“萧兄,其实我一直有一个心愿,不知道能不能实现。”

    萧逸不解其意,看着刘采薇,问她:“什么心愿啊?”

    刘采薇神秘一笑,说:“我一直很想了解一下汉代的青楼。”

    萧逸纳罕,用掌心摸了摸刘采薇的额头,道:“你怎么有这种奇怪的想法?你没发烧啊,说这种胡话干什么。”

    刘采薇撒道:“我就想去看看青楼什么样子,就现在。”

    萧逸不知道中计了,坏笑道:“现在是下午时间,逛青楼应该是晚上逛。咱们先到处晃悠晃悠,晚上我陪你逛。”

    刘采薇一掐萧逸的耳朵,骂道:“你这个流氓!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你老实给本公主交代,你是不是逛过青楼?”

    萧逸知道中计了,无奈道:“天可明鉴。萧逸问心无愧。我绝对没有逛过青楼。”

    刘采薇掐得更狠了,说:“你再说一遍,你分明是在撒谎。都是考古专业的人,你敢忽悠我?文人怎么可能不逛青楼?逛青楼最多的就是你们这些文人!什么柳永啊,杜牧啊,李白啊……天天在青楼里鬼混!柳永死后,还是几个青楼女子凑钱给他下葬。”

    萧逸告饶道:“我没说假话,真没逛过。采薇你赶紧松手,旁边人在看你呢。”

    刘采薇留意到边路人的目光,不好意思的,便松了手,在一旁冷笑。

    萧逸没好气道:“你这野蛮女,力气怎么变得这么大?掐得这么狠,我的耳朵都要掉了。”

    刘采薇把脸扭到一边,道:“掉了最好,谁让你有事瞒我的,活该!”

    萧逸淡淡苦笑,一拉刘采薇的胳膊,在刘采薇耳边小声道:“逛青楼就逛青楼,本公子舍命陪女子了。”正说着,就要往“偎绿楼”里走。

    刘采薇惊道:“真的逛啊?”

    萧逸激将刘采薇道:“刚才不是你说的吗?你不敢是不是?不敢就算了。”

    刘采薇来劲儿了,冲萧逸道:“逛青楼就逛青楼,谁怕谁啊!”

    于是,两人一起进入“偎绿楼”。

    这偎绿楼里,古琴古韵,飘飘。几个风雅文士,散坐在一楼,饮酒听琴,面露陶醉神色,并不喧闹。二楼之上,一个歌姬正在唱歌,歌喉婉转动人,轻纱遮面,看不清楚她的样貌。

    刘采薇脱掉鞋子,立在淡黄色的榻榻米上,四处张望,见楼内布局颇为雅致,花草芬芳,她有些诧异,心想:“这青楼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龌龊啊,反而有些高雅。”

    萧逸凑在刘采薇耳边道:“下午来的,多是些风雅之士,无人招待,自去自来。与晚上大不相同。”

    刘采薇恶狠狠瞪了萧逸一眼,骂道:“伪君子!还说你没逛过青楼!”

    萧逸举手投降,道:“我是下午来逛的人,绝对没有犯过错误。我为刚才的谎言道歉,这样行不行?”

    刘采薇怒中含笑,道:“不行。我还是怀疑你。这笔帐先记着,以后我再和你算。”

    萧逸岔开话题,道:“唐代有个名,名叫薛涛。她的诗写得特别好,在青楼才女之中,堪称唐代第一。薛涛超凡脱俗,才气超群,与大诗人元稹、白居易、张籍、王建、刘禹锡、杜牧等都有唱和。从这些人中,你就可以看出薛涛本人的才气,在什么样的水准。我念一首她的作品,你想不想听?”

    刘采薇斜了萧逸一眼,又捶了他一拳,咬牙道:“想不到你对青楼女子这么有研究。要念赶紧念!”

    萧逸念道:“花开不同赏,花落不同悲。若问相思处,花开花落时。槛草结同心,将以遗知音。愁正断绝,鸟复哀吟。风化将老,佳期犹渺渺。不结同心人,空结同心草。那堪花满枝,翻作两相思。玉箸垂朝镜,风知不知。”

    萧逸念完诗,又说:“薛涛这首诗,坦坦,思绪悠悠,语无雕饰,天然动人,是上乘之作,实属难得。”

    刘采薇凝神细细品味薛涛诗中的意味,心有所感,说:“也不知道薛涛写此诗的时候,在思念什么人。”

    萧逸正待回话,却被一人拍在肩膀上。萧逸扭头一看,那人竟是夏侯平!

    一头飘逸长发的夏侯平穿白衫,打扮得像个贵公子。他冲萧逸坏笑道:“哎呀,想不到萧大人也是同道中人,还粘了两道八字胡。嘿嘿,瞒过别人,却瞒不过我。”又打量了打量刘采薇,惊讶道:“这位……难道是……刘兄!”

    刘采薇非常不好意思。居然撞上这夏侯平了。刘采薇吐吐舌头,道:“夏侯兄,在下这厢有礼也。”

    夏侯平嘿嘿笑道:“好说,好说。”一指二楼那唱歌的女子,向刘采薇道:“哎,刘兄。有没有兴趣上去一展歌喉,让咱们见识见识?”

    萧逸掩饰道:“夏侯莫要胡闹,今小姐秘密出巡,不过觉得新奇,便来了此处,此事不可张扬。”

    刘采薇偏偏要和萧逸作对,道:“我登楼献艺怎么了?你倒说说看,我登楼献艺有什么不妥之处?”

    夏侯平躬,附和笑道:“小姐所言极是。夏侯平在这里熟人多,可以为小姐登楼铺路。请小姐随我来。”

    刘采薇瞪了夏侯平一眼,骂道:“萧兄行为不端,你更是让人唾弃。本小姐念你一片忠心,赶紧给本小姐带路吧。”

    夏侯平嘿嘿道:“在下能为小姐所骂,荣幸之至。”便为刘采薇带路。

    于是,刘采薇到青楼后面,换上一粉红桃花色的歌姬服,轻纱裹面,就在二楼之上,一展歌喉,清唱了一首梁咏琪的《中意他》。

    半夜三更还在讲电话

    你没有勇气说出那句话

    相信未来你已有计划

    左等右等只差一个说法

    挂掉了电话拨乱了头发

    我们的世界已没有时差

    防备已放假心不再挣扎

    摒住呼吸告诉他我是多么地中意他

    没有害怕每次约会

    心中总会有火花

    梦见一幅画有我和他

    微笑的我穿着长长的白纱

    Da-la-di-la中意他中意他他的步伐

    让我的世界起了大变化

    Da-la-di-la中意他中意他他的胡渣

    幻想一个家为他生一个胖娃娃

    半夜三更还在讲电话

    绕了半天说不出我

    喜欢他的安静不多话

    现在却怪他怎么那么傻

    挂掉了电话拨乱了头发

    我们的世界已没有时差

    防备已放假心不再挣扎

    摒住呼吸告诉他我是多么地中意他

    没有害怕每次约会

    心中总会有火花

    梦见一幅画有我和他

    微笑的我穿着长长的白纱

    Da-la-di-la中意他中意他他的步伐

    让我的世界起了大变化

    Da-la-di-la中意他中意他他的胡渣

    幻想一个家为他生一个胖娃娃

    多么多么地中意他

    没有害怕每次约会

    心中总会有火花

    梦见一幅画有我和他

    微笑的我穿着长长的白纱

    Da-la-di-la中意他中意他他的步伐

    让我的世界起了大变化

    Da-la-di-la中意他中意他他的胡渣

    幻想一个家为他生一个胖娃娃

    一楼的几个文士,全都吃惊的合不拢嘴。此女所唱,旋律独特,节奏轻快,闻所未闻。真意切,简而不凡。

    萧逸本来不愿刘采薇登楼唱歌,听她唱的动听,亦有所感,心中微微一

    却听一个白衣文士高声念道:“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

    萧逸一听便知,这是屈原名篇《山鬼》中的诗句,这白衣文士在吹捧刘采薇,赞美她是山林中的神女。萧逸的心中,酸甜苦辣咸,五味杂陈。

    一楼其他的几个文士,听那白衣文士抢先表现,纷纷倾尽全力,一展中所学,或是倾吐生平所作佳句,或是诵读名家名句,或是赞美刘采薇,或是表达对刘采薇的倾慕之心。

    此时,青楼女子多在休息,听刘采薇这么一唱,纷纷跑出来看闹,把刘采薇看得很不好意思,一溜烟跑回更衣的房间,换回原来的衣服,赶紧跑出偎绿楼,一路哈哈大笑。

    萧逸恐刘采薇跑丢了,快步跟在刘采薇后面。夏侯平快步跟在萧逸边,好奇地打量前面奔跑的采薇公主,觉得十分新鲜。萧逸见刘采薇的步子慢下来了,便缓步跟在刘采薇后。刘采薇留意到后紧跟的二人,微微脸红,独自在前面乱逛,也不理后的二人。

    萧逸见刘采薇走得慢,又见周围没人注意他们,心想不会有什么事,向边夏侯平嘱咐道:“今之事,还请夏侯兄代为隐瞒。若是让旁人知道,你我都会有麻烦。”

    夏侯平一拳击在萧逸的肩膀上,坏笑道:“老萧,你说实话,你和采薇公主到底是什么关系?我怎么觉得不对啊。”

    萧逸望了一眼远处的夕阳,微微吸了一口气,道:“能有什么关系?一个是送亲使臣,一个是和亲公主。”

    夏侯平捧腹大笑,道:“老萧啊,不是兄弟说你,你这人不错,就是活得太累了。你看兄弟我过得多自在,什么烦恼都没有。”

    萧逸摇头笑道:“我看也不尽然。夏侯,你也有你的烦恼,不过不对人表露罢了。”

    夏侯平笑道:“萧兄,你又不是我,怎知我有烦恼?”

    萧逸笑道:“夏侯,你也不是我,怎知我不知道你有烦恼。”

    夏侯平笑道:“萧兄不愧为丞相的义子,眼力果然不凡。”

    萧逸笑道:“彼此彼此。夏侯,你若不嫌弃,我们就做兄弟了。”

    夏侯平一拍萧逸的肩膀,道:“正有此意,好兄弟。”

    萧逸提高警惕,低声问夏侯平:“兄弟,皇上有没有跟你说过,或者暗示过,明年送亲的人选中有你一个?”

    夏侯平看了看周围,小声道:“眼下倒是没明说,不过嘛,应该有我一个。估计到时候,老萧你是正使,我是副使。不然的话,皇上不会安排咱们两个给公主上课。不知道去了匈奴之后,会遇到些什么样的匈奴美女。老萧,我听人说啊,匈奴美女凶悍得很,比男人还厉害,尤其是冒顿单于的女儿,匈奴公主,极不好惹,和咱大汉朝的美女大为不同。看来,咱们难兄难弟,就要终老匈奴喽。到时候,你娶个匈奴美女。咱哪,终不娶,还是做咱的风流浪子,来得快活哩。”

    夏侯平并不知道,萧逸已经当了鲁元公主有名无实的驸马。他要是知道,就不会说这种话了。

    萧逸看了一眼前面走着的刘采薇,遥望夕阳,低声自言自语道:“匈奴……和亲……”

    夏侯平快步跑到刘采薇边,大赞道:“公主,刚才那曲,好生了得。宛若天籁之音,震慑全场啊。”

    刘采薇呵呵道:“那是,本公主从前可是麦霸啊。”

    夏侯平惊奇道:“麦霸?公主所言何意?怎么总是说些末将听不懂的话。”

    刘采薇笑道:“麦霸嘛,就是说我唱的还行。”

    夏侯平坏笑道:“公主,末将听你刚才唱的那曲中,有一句什么,生胖娃娃,你要为谁生胖娃娃啊?要是没有合适人选,末将随时可以代劳哩。末将别的不行,此事甚有把握。末将保证,定能为公主服侍周道。”

    刘采薇狠狠捶了夏侯平的肩膀一下,大骂:“你这个大流氓!滚!滚!滚!别恶心我!我不想看见你!”偷眼去看后的萧逸。

    萧逸看着前面的两个人,表面上若无其事,只是淡淡的笑。

    夏侯平没料到刘采薇的拳这样重,一声怪叫,向旁边躲闪,以防刘采薇再对他下重手,心中诧异:这公主怎么有了这么大的力气?她从哪里学来这样的本事?这是什么功夫,打得我这样痛?

    周围的路人投来诧异的目光。三人见路人看他们,连忙快步低头,向长乐宫方向而去。

    柔和的晚霞,轻轻抚弄长安城的大街小巷。

重要声明:小说《薇亦作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