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豉烧鲫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月亮天蝎 书名:薇亦作止
    ()    游罢樊川的第二,下雨天。细雨如丝,雨绵绵。

    刘采薇早早的起来了,以为萧逸会大清早来带自己出去玩,岂料萧逸迟迟不出现。刘采薇有些失望,望穿水,实在无聊,拿起一卷《匈奴语》,自己饰演两个匈奴人,自问自答,消磨时间。

    到了中午,萧逸还不出现。刘采薇无聊至极,嗔骂萧逸:“这个浑球!死哪里去了!跟人家说今天要送一件礼物,到了现在连个鬼影子都没有。这算什么意思嘛!”干脆睡午觉。

    挨到下午,萧逸终于来了。他这一天有公事要忙,到了此时方才抽出空闲。刘采薇早醒了,自己对着铜镜梳妆打扮。

    刘采薇看见萧逸来,心中有气,把门拉上,把萧逸晾在书房外面。

    萧逸见吃了闭门羹,笑道:“臣来晚了,是臣的过错。臣向公主请罪。”

    刘采薇不说话,心想:这就想让我原谅你?白做梦!

    萧逸想了想,道:“既然公主不肯相见,那……臣便告退了。”

    刘采薇没好气道:“你走吧,赶紧走!”

    萧逸恭敬道:“谨遵公主之命,臣告退。”转向后,绕了一个圈子,藏在一边,默不作声。

    过了一会儿,没动静。刘采薇以为萧逸走了,拉开门,没看见萧逸,自言自语道:“这个傻瓜真的走了……”

    一旁的萧逸,把一白衫扔向刘采薇,正好盖在刘采薇的头上,遮住了她的视线。萧逸笑道:“这种小儿科的计策,你也会中?”

    刘采薇恼了,扯下白衫来,就要发作。萧逸已经过来,紧紧搂住刘采薇,赔礼道:“是我错了,向你道歉。别生气了。时间宝贵,赶紧把衣服换了。我昨天说过了,有一件礼物要送给你。”

    刘采薇恶狠狠瞪了萧逸一眼,哼了一声,抓起白衫,把门重重拉上,更换衣服。

    萧逸是淡蓝衫儒生打扮,刘采薇是白衫女扮男装。两人溜出皇宫,驾马车,出长安北门,一路向北。路上,刘采薇心里有气,一声不吭。不多时,两人来到渭水之滨。

    萧逸从马车中拿出准备好的两个青箬笠——用箬竹叶编制的笠帽。一个给刘采薇戴上,一个自己戴上。又拿出两件绿蓑衣。一件给刘采薇披上,一件给自己披上。接着拿出两支鱼竿,一支递给刘采薇,一支自己拿着。扭头望向旁的渭水道:“渭水西来直,秦山南去深。今雨丝绵绵,亦不太冷。正好泛舟江上,钓鱼赏玩。”

    刘采薇亦扭头,顺萧逸目光所望的方向看去。

    渭水自西向东,宽阔笔直。渭水之上,烟雨朦胧。河畔柳丝,随风而动。远山如黛,随平野而尽。三两扁舟,在水上漾。风拂面,阵阵清凉,微微有寒意。淡雅柳香,暗涌而来。

    迷人的渭水风,让人心旷神怡。面对这样的景致,刘采薇心中的气,大半都消了。

    萧逸笑道:“昔年姜太公垂钓渭水之滨,大概便是此处。臣准备了小船。采薇公主要不要来过一回姜太公的瘾?也来钓上一钓。”

    刘采薇听到姜太公,想起每晚在御厨房所学的《太公吕望心法》,也没多想。便说:“好啊,钓鱼就钓鱼,谁怕谁啊,咱比比看,今天谁钓的鱼多。”

    萧逸点头称好。于是,两人共乘一艘画船,泛舟渭水之上,一人一支鱼竿,坐在一处,各自钓鱼。醉翁之意不在酒,钓翁之意不在鱼。

    萧逸看着江面,问刘采薇:“采薇,你知道今天什么子吗?”

    刘采薇扭头看萧逸,不解道:“今天什么子啊?”

    萧逸揭开谜底:“今天是你的生。”

    刘采薇感到很奇怪。这时代又没有阳历,怎么能确定她的生呢?刘采薇疑惑地看着萧逸的眼睛,说:“我的生?”

    萧逸点头,说:“没错的,今天就是你的生。我来的这五年时间,空闲时按照阳历和历的转换算法。从两千两百年之后的一天,倒推回来,确定了阳历时间。”

    刘采薇诧异道:“不是吧,你推算了多长时间啊?”

    萧逸淡淡笑道:“工作量有点大,因为史料记载误差不少,我手头资料不够详尽,不过还好。推算的时候,出错过几次,校正过很多次。两三年的时间,大概每晚花一两个小时吧。”

    刘采薇感叹道:“你还真有耐心啊。这时代又没有电脑,算起来非常麻烦的。”

    萧逸呵呵道:“小麻烦而已。知道我为什么花费这个力气吗?”

    刘采薇摇摇头。

    萧逸道:“一方面是考古专业人的习惯,一方面是为了确定你的生。换算历法的时候,精神比较专注,少些烦恼,我会好受些。”

    刘采薇被感动了,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说一句简单的话:“谢谢你。”

    萧逸摇头道:“我不要这种感谢。你要谢我,就闭上眼睛。”

    刘采薇把鱼竿收好,闭上眼睛,脸微红。她以为萧逸要吻她。

    萧逸把鱼竿也收好,从怀中拿出一个檀香盒子,打开盒子,取出一支玉钗,托在手掌中,伸手到刘采薇的眼前,道:“可以睁开眼睛了。”

    刘采薇一睁眼,看见生礼物,赞道:“好漂亮啊。”

    这支玉钗做工精美,中间青玉,外镶银边,成六瓣花状。是能工巧匠手中的上品,制成这件上乘之作,少不了数年时间。

    萧逸轻轻挽起刘采薇的长发,把精美的玉钗轻轻插到刘采薇的秀发中。口中柔声念道:“水精帘里颇黎枕,暖香惹梦鸳鸯锦。江上柳如烟,雁飞残月天。藕丝秋色浅,人胜参差剪。双鬓隔香红,玉钗头上风。”

    萧逸又说:“这一件玉钗是皇上赏赐给我的,暂时没有别的好东西了。”

    刘采薇甜甜道:“这已经很好了,你的心意我全都明白。”

    萧逸把刘采薇紧紧拥在怀里,凑在她耳边说:“其实还有一件礼物。”

    刘采薇惊奇道:“还有一件?”

    萧逸呵呵道:“这一件礼物,需要你帮忙。”

    刘采薇误会了萧逸的意思,羞红了脸。

    萧逸遥望远处烟柳渔船,说:“咱们入学不久,有那么一回,班上KTV,你唱了一首粤语歌。是95版《神雕侠侣》的主题曲,男女对唱的。你还记得歌词吗?”

    刘采薇来了兴趣,道:“记得啊。《神雕侠侣》我最喜欢了,95版是古天乐和李若彤演的。那首曲子叫《神话·话》。”

    萧逸点头道:“嗯。歌的旋律我熟,歌词我不是很熟。平时都是我给你上课,这次你给我上课。我学会了歌词,就和你对唱,咱们把这首歌练熟。”

    于是,刘采薇开始教萧逸唱歌。刘采薇先教萧逸歌词,萧逸没花多少时间,记牢了全部歌词。然后,两人开始小声练习对唱。一边练习,刘采薇一边指出萧逸的几处错误。萧逸渐渐纠正错误,两人配合默契了,开始放声对唱。

    最初,刘采薇高声主唱,萧逸低声伴唱:“是愉快是难过是陶醉是绪或在后视作传奇。是盟约是习惯是时间是白发也叫你我乍惊乍喜。完全遗忘自己竟可相许生与死。来谁来问起天高风急双双远飞。是微笑是狂笑是傻笑是玩笑或是为着害怕寂寥。是何价是何故在何世又何以对这世界雪中送火。谁还祈求什么可歌可泣的结果。谁能承受后果翻天覆海不枉当初。”

    然后,两人一起拉长音:“啊…啊…”长音持续十秒左右。

    接着,两人高声合唱道:“有你有我雪中送火。”

    萧逸凝望刘采薇的双瞳,唱道:“在迷迷糊糊磐古初开便开始这浪浪漫漫旧故事。”

    刘采薇深望萧逸的双目,唱道:“在朦朦胧胧前生今生和他生怕错过了也不会知。”

    萧逸捏了捏刘采薇的左腰,唱道:“跌落茫茫红尘南北西东亦相依怕独自活着没意义。”

    刘采薇子一缩,一瞪眼,捏了捏萧逸的左腰,唱道:“是来来回回丝一丝又一丝。”

    两人都忍住笑,合唱道:“至你与我此生永不问别时。”

    ……

    两人反复的唱,反复的练习,把这首歌越练越熟。时光如水流逝。不觉雨随风而散,月上飞天,渭水如镜,云消天际。两个人唱累了,喝了些水,休息了一会儿,又开始聊天。

    刘采薇提醒道:“明天不上课了吗?这么晚了,还不回去?”

    萧逸诧异道:“我怎么觉得这话像是我应该说的。小丫头,你什么时候变这么乖了?今天晚上,我本来还想图谋不轨哩。”

    刘采薇轻轻捶打萧逸道:“你敢!”她现在有轩辕宗的内功,用力过猛会把萧逸打吐血,所以用的力道很弱。

    萧逸任刘采薇捶打,说:“行,行,行。不开玩笑了。我安排了人来接我们。晚上有人驾驶马车。你可以放心的睡。我们通宵赶回宫里去。未央宫新建,北方有叛乱。皇上和皇后忙得不可开交,暂时顾不得其他事。夜里回宫也没关系,不用担心宫里会怪罪。”

    刘采薇不捶打萧逸了,嗯了一声。

    萧逸又道:“《红楼梦》里面有个节,你记得不?”

    刘采薇奇道:“什么节啊?”

    萧逸笑道:“也是下雨天。贾宝玉跑去找林黛玉,头上戴斗笠,上穿蓑衣。林黛玉一见他,说了句,怎么来了个渔翁。后来林黛玉说漏了嘴,她又说,我不是成了渔婆了。”说到这里,萧逸用力紧拥刘采薇,亲吻她的鬓发,柔声道:“采薇,我们就在这渭水之上,一辈子做渔翁和渔婆。你说好不好?”

    刘采薇依偎在萧逸的怀里,把头贴在他的膛上。感到浑发烫,羞红了脸,默不作声,摆弄衣角。萧逸的上有汉代官员专用的香料,淡雅清香。

    萧逸轻轻捏了捏刘采薇的鼻子,亲吻她的耳垂,小声问:“好不好?”见刘采薇不回答,又问一遍:“好不好?”刘采薇不回答。萧逸便威胁道:“赶紧说,到底好不好?你不回答,我就一直问下去。”

    刘采薇一捅萧逸的腰,拍打他的膛,嗔骂道:“你这个大傻瓜!大疯子!大白痴!谁要跟你做渔翁和渔婆!我才不要……”

    萧逸不等她说完,一吻封唇。两人缠绵在夜的渭水之上,忘却了一切。

    月光如水,渐入云翳。清风徐来,扁舟漾。夜色微凉,隐闻飞鸟。

重要声明:小说《薇亦作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