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游樊川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月亮天蝎 书名:薇亦作止
    ()    晚膳过后。刘采薇溜到长乐宫的御厨房,把所有的御厨赶出去,关上门。向周围小声呼喊:“师父,轩辕宗主,陆放,陆老头儿,你在哪里?”

    十六个灶台,各色食材,各种厨具。空无一人的御厨房,安安静静,有些吓人。

    陆放如僵尸般,从刘采薇后跳了出来,在刘采薇面前扮鬼脸,吐舌头,把刘采薇吓了一跳。

    刘采薇嗔骂这怪老头儿:“吓死我了!你这老头儿怎么回事?从哪里跳出来的?”

    陆放哈哈大笑:“这就叫高手。怎么样,疯丫头,你今天的心似乎很好啊,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好事?哎,今天准备做什么好吃的给师父?”

    刘采薇嘿嘿一乐,道:“来,给我打下手。我要做一道豆豉烧鲫鱼。你赶紧给我找材料。我要三尾鲫鱼,一斤豆豉,一点蒜,一点葱,一点姜,还有一点花椒。大料要两颗,淀粉来一点,白糖来一点,精盐来一点,甜面酱多来一点。绍酒嘛,少一些,够用就行。高汤,好像是要一斤吧。花椒油和生猪板油各来一点。花生油两斤。”

    陆放抱头痛苦道:“这么多材料啊!你慢一点。我记不住。”

    刘采薇又慢慢说给陆放听。陆放一边听,一边从御厨房中找来了一些食材,有些实在找不到。刘采薇自己找,也找不到,心想:“这个时代,是不是没有这些材料啊?算了,将将就就,找点别的东西代替,凑合一下吧。”

    于是,刘采薇开始动手做这道“豆豉烧鲫鱼”。

    第一步。刘采薇让陆放把新鲜鲫鱼宰杀。然后自己把鲫鱼去鳞,掏净鱼腮、内脏、洗净控水。再把葱切成段,把姜和蒜切片。

    陆放嘲笑刘采薇:“你这大厨师太丢人哩,连鱼都不敢杀。”

    刘采薇一吐舌头,道:“人家是小女子嘛,杀鱼这种事当然是由师父代劳了。”

    陆放一边动手宰杀鲫鱼,一边说:“疯丫头,赶紧把好吃的做出来,少说废话。”

    第二步。刘采薇在炒锅内加猪油,本来该用花生油的,没有花生油,就用猪油代替了。中火烧至六成时,刘采薇把鱼下锅,炸至,捞出控油。这种古代的灶火不好控制,刘采薇很不习惯,勉勉强强应付。

    第三步。刘采薇在炒锅内留油半两,置旺火上,加甜面酱、豆豉炸透,再加入酱油、葱、姜、蒜、花椒、大料、白糖、绍酒和清汤。这几种材料,御厨房里没有的,刘采薇就用类似的代替了。煮沸后放入炸好的鱼。猪板油划成麦穗花形放锅内,开后移小火上煨烧。汤耗一半时,将鱼盛出装盘,油花搭在鱼上。

    第四步。刘采薇将炒锅内原汤上火,用淀粉勾芡,见开加入绍酒、花椒油,浇在鱼上。

    刘采薇见“豆豉烧鲫鱼”快要完成了,便向陆放炫耀道:“制作这道菜,工艺的关键有三点。第一,鲫鱼细小,不可炸的过焦,即可。第二,水开后再下鱼,缩短加时间,保持鱼鲜嫩,且可除去鱼腥味。第三,要是没有甜面酱,就用黄酱代替,看况增加糖量。怎么样徒儿,师父我厉害吧?”

    六十岁的陆放像个小孩子一样雀跃道:“师父好厉害,做好了没有,我可以吃了吧?”

    刘采薇呵呵道:“做好了,吃吧。”

    陆放迫不及待,直接用手抓着吃。

    刘采薇问他:“这菜做得怎么样?”

    陆放把吃下去的鱼吐了出来,说:“古怪得很,不是很好吃,但是新奇。你再尝试几次,说不定会好一些。”

    刘采薇见陆放把吃下的鱼吐了出来,心中恼火,却不气馁,道:“行!本公主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绝世厨艺!”于是,再次挑战这道菜。陆放不满意,刘采薇再次挑战。一道菜,做了六遍。

    挑剔的陆放终于满意了,面露得色,说:“小鬼,你这道菜,终于像点样子了。色泽红润光亮,质地细嫩,酱香浓郁,回味悠长。不错,很不错。但是,师父觉得,你还可以做得更好些。”

    刘采薇很累了,无奈道:“我还得再整同一道菜啊?今天就算了吧。”

    陆放不依不饶道:“大厨可是要饱经磨砺的,用你的话来说,一道菜要做N遍,才能有模有样,有香有色。”

    刘采薇抓狂道:“Oh,mygod!Godblessus!”心中感慨:N遍这种话,居然让这古代疯老头儿学会了。他学什么不好,偏偏学这种话。

    陆放听刘采薇讲英语,惊奇道:“丫头,你这不是匈奴话啊?你这是哪国的鸟语?”

    刘采薇无语。想了想,用匈奴话对陆放说了一句:“你真笨!”

    陆放从案板上拿起两颗黄豆,手指轻弹两下。砰!砰!打中刘采薇肩膀上的两处道,把刘采薇点了。陆放嘿嘿冷笑道:“敢骂师父?敢长幼不尊?让你知道厉害!”

    刘采薇动弹不得,浑酸疼,求饶道:“师父,徒儿错了!饶了徒儿吧。”

    陆放一转,嘿嘿道:“我要走喽。天亮的时候,你的道自然解开。”

    刘采薇连忙道:“别,别,别……别这样!”

    陆放转过来,盯着刘采薇,笑道:“哦,师父差点忘记了。你这鬼丫头,不光要给师父做菜,还要给宫外的那个……做菜,对也不对?”

    刘采薇有些脸红,憨憨一笑,点点头。

    陆放笑道:“饶恕你可以。不过嘛,你要和我比试一场。我的要求不高,不论你用什么方法,只要你能我出手。就算我输,你就过关了。否则,师父不会让你如愿以偿。”

    刘采薇闻言,欣喜道:“好啊,打就打,谁怕谁啊!”

    陆放又拿起两颗黄豆,手指轻弹两下。砰!砰!解开刘采薇的道。

    刘采薇揉了揉肩膀,同时心想:先下手为强,斗智不斗勇。对陆放说:“师父,你知道徒儿明天做什么好菜吗?”

    陆放来了兴趣,道:“做什么好菜?”

    刘采薇招手道:“你把耳朵凑过来,我跟你讲。”陆放上当,果然把耳朵凑了过来。

    刘采薇见陆放这么好骗,心中暗笑:你真笨!这就上当了?我看你出不出手。刘采薇等陆放贴近自己的时候,看准时机,果断一拳向陆放的软肋打去。

    陆放不躲不闪,被直接命中软肋,叫了一声:“哎哟,好痛!”

    刘采薇以为得手,还想打第二拳,却被师父陆放的霸道真气莫名其妙的反弹,向后退出几步,背靠在墙上,拳头给震麻了,浑气血翻腾。

    陆放看着背靠墙壁的刘采薇,笑道:“徒儿,师父我没出手吧?”

    刘采薇气结,良久缓过气来,大声道:“你!师父你骗人!你耍赖!”

    陆放笑道:“到底是谁先骗人的?恐怕不是我吧。别说废话了,再来打过。你好好试一下,看看能不能我出手。”

    刘采薇摆好架势,纵向前,用和夏侯平所学的拳法,向陆放猛攻。刘采薇的拳法很快,生出呼呼的拳风。

    陆放见刘采薇的拳法有板有眼,笑道:“教你招式这人,功夫还成,有模有样的。这人若来,说不定能我出手。”从容站定,每每在刘采薇拳头即的一瞬间,如幻影般躲开。

    刘采薇觉得似乎能打中陆放,却怎么也打不中。空打了几百拳,没打着师父,反而把御厨房弄得乱七八糟,各种食材和厨具散落在地上。那些御厨,明天早上要是看到御厨房成了这个狼藉的样子,肯定会气疯的。

    刘采薇心中着急,一不留神,踩到一根萝卜,滑了一跤,气恼得很,站起来,罢手道:“不玩了!不玩了!欺负人家!不跟你玩了!”

    陆放捡起萝卜,一边收拾厨房,一边笑道:“疯丫头,你别恼。莫非你没有发觉,你的动作快了许多?”

    刘采薇想了想,道:“好像快了那么一点点而已。”发现厨房里乱得不成样子,也跟着陆放收拾。

    陆放把一个铲子放回原处,道:“能有一点进步,就很难得哩。”俯下子,继续收拾。又道:“这世上的高手,多不胜数。你要是和高手过招,那就是生死之战,可不是闹着玩的。你说不玩了,对方就会罢手吗?疯丫头啊,你悠着点吧。师父送你一句话。遇到高手,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千万别逞强。你这法真是有点慢了。以后啊,我要先教你逃跑的功夫,再教你打人的功夫。”

    刘采薇不高兴道:“那多没劲啊。只会欺负一些弱小,遇上高手就逃啊……让我这女侠的面子往哪里搁?”想一想陆放所言,又隐隐觉得陆放话里有话,似乎在暗示什么。

    这时,宫中巡夜太监的打更声传来,已到了亥时。

    刘采薇忽然想起萧逸来,一拍脑袋,道:“哎呀!光顾着玩了。把那个傻瓜给忘记了!都这么晚了!我给他的夜宵还没做呢!”

重要声明:小说《薇亦作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