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高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月亮天蝎 书名:薇亦作止
    ()    萧逸心事重重。他匆匆吃完刘采薇派人送来的东坡,便到义父萧何府上求见。在丞相府的书房中,见到了义父萧何。

    汉初名相萧何正坐于书案前,手捧一卷《尚书》在研读。萧何穿淡蓝便服,头戴玄色进贤冠,眉目慈祥,有一股历经风霜刀剑的沉着气度,一派宰相风范。见萧逸来向他作揖行礼。心中高兴,让萧逸不必多礼。于是萧逸正襟坐于几案前。萧何便问他:“逸儿,好久不来拜会为父?莫不是把为父忘了吧?”

    萧逸笑道:“孩儿怎敢忘记义父?实是公务繁忙,脱不得。”与萧何寒暄了一会儿。进入正题。萧逸犹豫了一下,下定决心道:“义父,逸儿有一个不之请。”

    萧何笑道:“但说无妨。”

    萧逸便说:“逸儿想请义父帮忙。上奏皇上,更换和亲的人选。另选一个女子来代替采薇公主出嫁匈奴。”

    萧何微微变色,问:“何出此言?”不等萧逸回答,便洞察萧逸心事,以手示意萧逸不要说话,沉声道:“逸儿,你不必编谎话来骗我。莫不是你和采薇公主有儿女私?”

    萧逸知道义父眼极亮,看人极准,自己这件心事,难以瞒过义父,便点头承认了。

    萧何责备萧逸道:“逸儿。你好糊涂!为父平如何教你?家国兴亡,儿女私,两者相比,孰轻孰重?再者。皇上的圣旨,岂是说改就改的!你回去给我好好反省!此事没有商量的余地。若你不知轻重,做出些不守规矩的事来,破坏了我们的大计。不等皇上找你,我会先找你。义父言至于此,你不要义父做一些不愿做的事。”

    萧逸一听义父态度如此坚决,甚至动了杀念,知道多说无用。暗暗感慨,拜别义父,回府去了。

    萧逸回到府中。换上淡蓝便服,脱下帽子,成书生打扮,随意躺在书房前的榻榻米上。书房外种了些兰草,发出淡淡幽香。萧逸仰望璀璨星空,任含香夜风在脸上拂动。默默想心事:

    若是带采薇逃走,皇上一定会派高手来追杀我们。天下之大,哪里没有皇上的耳目。不但最终我们难逃一死,还会殃及百姓,害他们惨遭匈奴人的毒手。难道真要按照义父的安排?一年后带她去匈奴,把她嫁给匈奴左贤王。在远处守着她,或者离开。不!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事在人为。一定有办法解决眼前的困境。只是我暂时没想到罢了……萧逸啊萧逸,你想那么多干什么。你等了五年,方才有一年的相聚时间。人生聚散总无常。应该好好珍惜这一年的时光,好好去疼她……

    却听管家跑来道:“大人,大人。鲁元公主来了。”

    萧逸眉头一皱,不悦道:“她怎么又来了?”

    管家连忙道:“大人啊,赶紧换衣服接驾吧。”

    却见一女子走入院中,道:“不必多礼,我已经进来了。”

    这位鲁元公主,乃是高祖与吕后的亲生女儿,名叫刘乐。正值芳龄,待嫁闺中。双瞳含脉脉。一桃花粉色公主服,白红蓝三色镶边。长发后挽,鬓发颇长。左右各戴一支金钗,上镶白玉,成飞凤形状。材修颀,面如满月。面色微似紫棠,泽以粉黛。

    萧逸见鲁元公主不等接驾,直接进来了,连忙上前接驾,口称:“臣萧逸,拜见公主。不知公主今有何事见教。”

    刘乐向旁人使个眼色,把他们支开。随意坐到书房前的榻榻米上,斜了萧逸一眼,嗔道:“萧逸,我来看看你都不行吗?”

    萧逸站立一旁,躬作揖道:“夜深了,臣恐公主受凉。”

    刘乐不悦道:“我才刚来,你就下逐客令?我不会走。你过来,坐我旁边。”

    萧逸只得听命,坐在鲁元公主的旁边,有意与她坐远,保持两人之间的距离,默然无语。

    刘乐苦笑道:“你又是这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我只是来找你聊天的,又不会把你怎么样。”一指天上的银河,道:“你看。天有多美。”

    萧逸顺她所指看去。淡淡道:“公主所言极是。”

    刘乐看着银河,感受着夜风的微凉,道:“萧逸,你似乎很久没有吹箫弹筝了。”

    萧逸也看着银河,回忆道:“如果没有记错,臣上一次吹箫,应该是在一年前。”

    刘乐看着闪耀的牵牛星,喃喃道:“一年过得真快。”

    萧逸此时看的是织女星,心中想起刘采薇,道:“是啊。原以为子过得很慢,岂料转瞬即逝。”

    两人沉默,一时找不到话说。

    刘乐望牵牛星出神,忽然脸上露出笑容,问萧逸道:“你说,如果我想要一颗天上的星星,有没有可能?”

    萧逸略加思索,道:“是有可能的。”

    刘乐看着萧逸的侧脸,道:“要怎么办呢?”

    萧逸看着北极星,道:“这天上的星星,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得到的,但是公主可以。皇上可以帮公主实现这个愿望,也只有皇上可以,别的人都不行。”

    刘乐有些失望,向银河望去,道:“为什么是我父皇?为什么不是……”刘乐有些脸红,转移话题道:“你说,这星星会不会掉下来?”

    萧逸觉得有些好笑,要和古人解释宇宙的构成,解释超新星现象,用现代的理论,恐怕是解释不通的。这个问题不好回答。于是,萧逸考虑好措辞后,道:“星星不会掉下来,却会消失。”

    刘乐奇道:“星星会消失?”

    萧逸做出手势,解释道:“星星消失的时候,会变得很大,变得很美,向四周扩散,就像盛放的昙花。但是,人只凭眼睛是看不到的。”

    刘乐不解道:“既然看不到,你又怎么能知道呢?”

    萧逸不好回答,只得笑道:“这是臣的秘密。”

    刘乐嗔道:“你这个人啊,总是这么神秘。萧逸,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你的家乡在哪里?为什么你会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我真的很想知道。”

    萧逸哑然失笑。看了刘乐一眼,又看着院中的兰草,道:“臣有时也在想这些问题。臣并不知道答案,或者说,臣不知道准确的答案。一个人,并不能真正了解自己。一个人,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也是一个非常难以回答的问题。臣无法回答公主。请公主恕罪。”

    刘乐笑道:“何罪之有?”随意地躺在榻榻米上,轻轻唱道:“彼采葛兮,一不见,如三月兮!”问萧逸:“下一句是什么?”

    萧逸知道下一句是什么,但是不好回答,便说:“臣不知。”

    刘乐嗔道:“大胆萧逸,可知欺瞒公主,该当何罪!”

    萧逸不言语,只得苦笑,向刘乐行礼谢罪:“请公主责罚。”

    刘乐看着萧逸窘迫的样子,笑道:“捉弄你这个人,真的很有意思。”

    刘乐又唱道:“彼采萧兮,一不见,如三秋兮!”又道:“萧逸,整部《诗经》你倒背如流哩,你会不知道这一句?”

    萧逸继续行礼谢罪道:“微臣罪该万死。”

    刘乐嗔骂道:“萧逸,你是该死!该千刀万剐,五马分尸!等我唱完之后,你就去死吧!”

    刘乐又唱了第三句:“彼采艾兮!一不见,如三岁兮!”

    刘乐唱完后,坐起来,双颊飞起两朵红云,道:“真是奇怪,我的子本来不是这样的。我面对你的时候,感觉自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话变得这么多,什么话都敢说。你不会怪我吧?”

    萧逸心知肚明,淡淡道:“臣岂敢怪罪公主。”

    刘乐笑道:“你要是怪我,那也没关系。”叹气道:“可惜你不怪我。”又问萧逸:“萧逸,此番去匈奴,你有几成把握?我听说形势不太好。匈奴的单于很难应付。他扬言要打到长安来。若是你去了匈奴,那匈奴单于翻脸……你……我真的不敢想……”

    萧逸从容道:“请公主放心。依照目前的形势来看,臣有七成把握,阻止匈奴南侵,不会辜负陛下所托。”

    刘乐点头道:“那便好,我相信你。”忽然变得很伤感,长吁短叹道:“萧逸,父皇要为我选驸马了。”

    萧逸心中有所思,贺道:“恭喜公主。臣祝愿公主觅得佳婿。”

    刘乐扭头看萧逸道:“萧逸,我只要和父皇说一声。我想让谁做驸马,谁便要做驸马的。但是我不想求父皇。你知道为什么吗?”

    萧逸向刘乐作揖告罪道:“臣不知,请恕臣愚鲁。”

    刘乐无奈道:“因为我一直在等待一个人。希望他去向父皇提亲。我等了两三年,等得很辛苦。我的心很痛,真的很痛。”

    萧逸想起自己五年来等待刘采薇的夜夜,有感而发道:“等待一个人,确是一件不好受的事。请公主恕臣言语冒犯。公主等待的这个人要远行,或许没有机会回到长安。”

    刘乐轻轻摆弄衣角,出神地望着萧逸书房前栽种的兰草。道:“这应该不是他的真正理由。他如果不想远行,只要和我说一声,让我求父皇,便可换别人去远行。”

    萧逸沉默不语,像石头一样冰冷。

    刘乐又道:“萧逸。你说我等的这个人,到底为什么不肯接受我。”

    萧逸思索片刻,柔声道:“大概他在等别的人吧。他想对公主说,也有别的人在等待公主,比他更合适公主。”

    刘乐凄然的笑了,眼角有些湿润,道:“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终于全都明白了。真想知道他在等什么人。萧逸,请你告诉他,我不会放弃的。我心中只有他一个!这辈子只有他一个!”说罢起便走。

    萧逸也起,带些歉意道:“公主且慢,请让臣送公主一程。”

    刘乐一拂袖,颤声道:“不用你送!”一路碎步,像是要赶紧逃离这个地方。

    夜风拂动,吹散了萧逸的头发。萧逸目送鲁元公主远去,长出一口气,站立在书房前,轻抚他亲手栽种的兰草,抬头仰望。璀璨星空,繁星点点。

    萧逸不问天:“问世间为何物!为何等待会让一个人如此痛苦?会让一个人心烧成灰?”

    萧逸想起一首纳兰德所作的词,随口轻唱道:“萧萧几叶风兼雨,离人偏识长更苦。欹枕数秋天,蟾蜍下早弦。夜寒惊被薄,泪与灯花落。无处不伤心,轻尘在玉琴。”

    夜渐深沉,此夜无眠。

重要声明:小说《薇亦作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