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乐宫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月亮天蝎 书名:薇亦作止
    ()    刘采薇被陌生的来人吓了一跳。我碰到了个古代唱戏的?

    眼前的这个夏侯平,穿亮银铠甲,头戴一顶武冠。材高大,高在一米八五左右。面容清秀,眉目生。一头飘逸的长发,在他后随风轻扬。这人英俊潇洒,不在萧逸之下。年龄比萧逸略小些。总体来说,长相材和气质都很出众。

    刘采薇莫名其妙的接过盒子,问他:“你……你是哪位啊?”

    夏侯平一抱拳,嬉皮笑脸道:“末将说过哩。末将名叫夏侯平。夏天的夏,侯爵的侯,平安的平。奉皇上之命,来为公主效力。”

    夏侯平听刘采薇说话,心想:这个采薇公主的口音,好生奇怪。怎么听起来像是燕国那边的人?又不是很像。好神秘的公主。不知道又是陛下在哪里的私生女。还好她是要出嫁匈奴的,不然非给吕后害死不可。吕后心太狠了,害死那么多公主。除了亲生女儿鲁元公主之外,见一个杀一个。唉!可叹红颜薄命。

    刘采薇看了看礼盒,又看了看夏侯平,觉得有点奇怪,道:“哦,你就是教我武功的师父是吗?师父见徒弟,居然给徒弟送礼?”

    夏侯平闻言坏笑道:“非也,非也。不是师父给徒弟送礼。而是在下仰慕公主的倾国容貌,以一个男子的份,送一件小小的礼物给美丽的公主。如此而已。”

    刘采薇虽然有点不习惯,却开心的。她还从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第一次见面就送礼物。更何况,眼前这个人长相不俗,仪表堂堂。刘采薇心想:他会送我什么礼物呢?

    在夏侯平的注视下,刘采薇打开了檀香小木盒。看到了一支纯金的簪子!上镶蓝绿红色玛瑙。背后雕有飞鸟图案。这簪子是24K金的!这是小小的礼物?刘采薇流露出陶醉的目光。从来没有人送过她这么贵重的礼物。

    刘采薇心想:第一次见面,就接受这么贵重的礼物,是不是不太好啊。

    转念又一想:我现在的份是公主。接受了也没什么。不接受反而不正常。电视剧里那些公主,一般都有人大献殷勤的。萧逸那个大傻瓜,都没怎么送过我礼物,要是送这簪子的人是他,那该有多好。

    夏侯平观察刘采薇的神色,寻思:这位公主,如此出尘脱俗的容貌,却对这样的小礼物动心。看来她是没怎么见过世面的。我所料不错,她应该是陛下在民间的私生女。

    夏侯平恭敬道:“请让末将为公主戴上这支金簪。”获得刘采薇的点头许。脱掉靴子,走上榻榻米,在刘采薇的旁把金簪给刘采薇戴上。趁机在刘采薇头发上贪婪嗅上一嗅,用轻薄的语气赞道:“嗯,公主好香哩。空谷幽兰,淡雅清远。”

    刘采薇有些脸红了。这人好大胆啊,说话还文雅的。正羞涩时,听夏侯平道:“公主想听笑话吗?听完笑话,末将再教公主学武。”

    刘采薇呵呵一乐,道:“行啊,你讲吧。”

    于是,夏侯平讲了一个笑话,大致内容如下。

    齐景公对晏子说:“东海之中有一片红水,水中有棵只开花不结果的枣树,这是什么缘故?”

    晏子回答说:“从前秦穆公乘龙舟巡视天下的地理分野,曾用一块黄布包了一些蒸熟了的枣儿,到了东海便把布包扔下了。由于那是块黄布,所以把水染红了;枣儿是蒸熟的,所以长出的枣树只开花不结果。”

    齐景公听宴子答得有板有眼,就笑着说:“我不过是开个玩笑胡乱问问罢了。”

    晏子也笑着说:“我听说过有这么一句话:假问假答。刚才我也是胡乱答呀。”

    刘采薇听完笑话,没笑,看着夏侯平说:“你这个笑话有点冷,很有点冷啊。”

    夏侯平诧异,问刘采薇:“末将的笑话有点冷?公主所言何意?”

    刘采薇眨眨眼,道:“就是冷笑话啊。”忽然想起来,古代没有冷笑话这个概念。掩饰道:“没什么,没什么。教我练武吧。等本女侠学成武功后,必当惩恶扬善,行走江湖!”

    冷笑话?什么意思?夏侯平十分不解,只苦思冥想这个问题。对于别的话,倒是没太在意。又见刘采薇穿上鞋子,大大方方走到眼前的空地,向他招手。夏侯平双目凝视刘采薇,更是心中惊诧。

    汉朝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女子都没有独立的个,都是依赖男子而存在的。而刘采薇是现代的女子,内心是独立的。故而,刘采薇的气质,与汉朝的女子大不相同。让夏侯平诧异的,正是这种独特的气质。

    在夏侯平的眼中。眼前的这位采薇公主,言谈举止是如此与众不同。在他见过的众多美女之中,没有一个像她这样的。她就像一个谜,有一种很独特的魅力,能够深深吸引他的目光。夏侯平是一个惯于逢场作戏的风流浪子,不会对任何女子动心。面对她的感觉,却是如此不同。夏侯平甚至有些自惭形秽,他觉得这种感觉很奇怪。不过,夏侯平毕竟是夏侯平,他很快摆脱了这种奇怪的感受。洒脱一笑,开始教刘采薇习武。

    这个夏侯平,是长安城第一风流浪子,他追求女子,向来速战速决,要么成功,要么失败,不会拖拖拉拉。这时有机会亲近佳人,如果面对的是别人,夏侯平必然果断出手,巧妙地轻薄佳人,然后顺理成章,展开疯狂的追求攻势。但是面对刘采薇,他不敢这么做。一方面是因为刘采薇是和亲公主,是要成为匈奴王妃的人,份特殊。另一方面,则是刘采薇本的原因。

    这一个下午,夏侯平主要教刘采薇扎马步,把重点放在纠正刘采薇的动作之上。他见刘采薇没有练过武功,认为内功若不从小练起,练亦无用。便不教内家功夫,只教外家功夫,教些武功招式罢了。

    空闲的时候,夏侯平不时调笑几句,讲一讲笑话。

    夏侯平的这个笑话,叫没工夫闲扯:

    郑地有个人去卖猪,天色已晚,也没卖出去,便急急忙忙地赶路回家。正在这时,有个买主来问价钱,卖猪的人不耐烦地说道:“我回家的路很远,天又快黑了,哪有闲工夫和你扯这个!”

    刘采薇听完大笑,道:“这个卖猪的,真是死脑袋,一根筋啊。顾客可是上帝!就被他这么得罪了。难怪他卖猪卖不出去。”

    夏侯平问刘采薇:“公主。末将有一句不太懂。顾客可是上帝……是什么意思?”

    刘采薇笑道:“你也是一根筋。别纠结这个问题了。赶紧讲下一个笑话。”

    夏侯平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好多问。又讲了一个笑话,叫馊主意:

    说有个姑娘就要出嫁。

    别人对姑娘的父母说:“女儿出嫁后,不一定就能生儿子。所以平应该让她从婆家多偷些衣物、器具藏在外面,防备着一旦不生儿子,被婆家赶出来,生活才会有着落。”

    姑娘的父母觉得这个主意很对,便让女儿经常在外面藏私房钱。

    姑娘的公婆发现了这件事,就说:“做了我家的媳妇,却又生外心,这样的媳妇怎么能要?”于是便把她休了。

    姑娘的父母更加佩服给自己出主意的那个人有远见,便把女儿被休的事告诉了他,并认为那人对自己很忠心,所以始终对他很好。

    刘采薇听完,对夏侯平道:“这个笑话太假了吧。是你的杜撰?”

    夏侯平摆手,笑道:“公主,这个笑话可是韩非写的。要杜撰也是韩非杜撰的,不是末将。”

    刘采薇奇道:“韩非?法家的韩非?”

    夏侯平点点头,笑道:“正是他。请公主再听末将的第三个笑话。”

    洧河的水很大,郑国有个富户家里有人掉进洧河淹死了,别人得到了死者的尸体。富人听说后,来要求赎回尸体,而得到尸体的人要钱太多,所以事没办成。

    富人把这件事告诉了邓析,向他请教该怎么办。邓析说:“你放心等着吧,别人肯定不会去买那尸体。”

    这样一来,得到尸体的人犯愁了,便也去问邓析怎么办。邓析又说:“放心吧,那富人一定不会去买别人的尸体。”

    刘采薇听完后,有些气愤,道:“这个邓析,两边使坏啊。你说,他是不是想讹诈两边,从两边得利啊?还有后文吗?”

    夏侯平耸肩道:“故事到此为止,末将无从得知。”他的动作潇洒好看。耸肩之时,长发随风而起。

    ……

    时间飞逝,不觉到了傍晚。夏侯平见薄西山,向刘采薇行礼告辞。

    夏侯平走后,只剩下刘采薇一个人。

    刘采薇无事可做,很无聊,就跑到附近,抓了一个小侍女回来,陪她聊天。她问一句,那小侍女答一句,像是审问犯人一样,两人根本聊不起来。那小侍女很怕刘采薇,不敢随便说话。而且两人之间,没有共同语言,没有共同话题。刘采薇觉得很没意思,便不聊了。

    刘采薇心想:宫中的侍女,子真是惨,在主子面前,什么话都不敢讲。那也难怪,要是说错了话,得罪了人,是会掉脑袋的。她是个可怜人,放了她吧。

    于是,刘采薇向那小侍女笑笑,道:“你自己去玩吧。”

    小侍女跪谢刘采薇,飞快转,小碎步跑了。

    刘采薇又变成一个人,又无事可做了,空虚地看着院子里的桃花,想起萧逸来。突发奇想:不如到御厨房去见识一下,做一道好菜,派人送去给大傻瓜当夜宵,管一管这个家伙的胃。

重要声明:小说《薇亦作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