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穿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月亮天蝎 书名:薇亦作止
    ()    刘采薇没有想到,刚穿越时空,变成了公主,就要上课。刘采薇头痛了。额,怎么又要上课!我真是无语了。还要学匈奴话!还好咱是考古专业的学生,有点小聪明的。算了,上课就上课呗,反正不会无聊,因为老师很帅。

    岂知课还没怎么上,刘采薇就发现,这位萧逸老师的眼神很不对劲,便问他怎么了。

    原来,萧逸见到刘采薇之后,心中惊异:我应该是第一次见这位采薇公主,怎么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她……怎么这么像我的女朋友刘采薇?五官的大致轮廓差不多,却比我的女朋友漂亮不少。我有五年的时间没见过刘采薇了。这难道是她?我这辈子难道还能见到她?

    萧逸一听刘采薇说话。发觉不是长安口音!是普通话!这种口音和语气。绝对错不了的,就是她!萧逸无法抑制激动的感,双臂突然向前,紧紧把刘采薇拥入怀里,说:“刘采薇,我是你的男朋友啊。没想到我还能遇到你!刘采薇,你知道吗?这五年来,我每每夜都在想你!整整五年!”他的眼角有些湿润。他的口音很怪异,既像普通话,又像关中方言。

    刘采薇突然给一个陌生的男子抱住,给吓到了,听这萧逸说话,又发现他原来不是陌生人,心中感受复杂起来。

    事实上,眼前的这个穿官服的萧逸老师,还真是刘采薇的男朋友。

    虽然同时穿越时空,穿越的起点相同,但是穿越的终点却不同。

    萧逸穿越到这里的时间是五年前,比刘采薇早来了五年。萧逸那时掉入河中,差点淹死。幸而被汉高祖刘邦的丞相萧何所救,捡了一条命。萧何见萧逸谈吐不俗,还有些独特的见识,有时甚至能预测未来之事,便把萧逸收为义子,培养他作为自己的左右手。

    如今的萧逸,是汉朝廷的丞相征事。马上要升官,有一件重要的事等着他去办。

    刘采薇听萧逸把事大致一说,搞清楚了况。刘采薇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想:本来是同龄人,一天之内,就比男朋友小了五岁。这种事,匪夷所思,闻所未闻。

    萧逸讲完况,无法抑制激动的绪,用尽全力,把刘采薇紧紧搂在怀里,把头深深埋在她的头发里,双目紧闭。萧逸的双臂用力过猛,搂得刘采薇的子生生作疼。

    刘采薇的呼吸变得急促,她感到有些透不过气来,一阵阵的眩晕。

    刘采薇原本想对萧逸说:“你弄疼我了!”话没出口,收了回来。她感受到了萧逸心中灼的思念,心想:这真的是他吗?世上竟然有如此不可思议的事。他离开我五年,和从前真是判若两人。从前的他,是决不会这样表达自己感的。五年的时间不短,他一直在等我。杨过的十六年等待,毕竟只是金庸大侠小说《神雕侠侣》中发生的事。原来,这个傻瓜这么在乎我……

    刘采薇正心中欢喜。岂料萧逸突然向后退闪,正襟危坐。伏地叩首,向刘采薇称罪:“微臣失礼,请公主恕罪!”

    刘采薇吃惊道:“你怎么了?”觉得眼前的萧逸忽然变成了另一个人似的。

    萧逸抬起头来,又大又明的双目中流露出黯然无奈的神色。萧逸长出一口气,定了定绪,把事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萧逸叹气道:“唉!采薇,你现在是公主。皇上要让你去和亲,嫁给匈奴的左贤王,做他的阏氏,而我专门负责这件事。”

    刘采薇愣了:什么?让我男朋友把我嫁给别的男人?开什么国际玩笑?她马上提出反对意见:“我不干!”

    萧逸摇头苦道:“不行的。你是皇上钦定的和亲人选。你必须得嫁给匈奴的左贤王,不然匈奴会派大军打过长城,直捣长安。到时候不知道多少汉人要死,不知道多少妇女要惨遭凌辱。我们就成千古罪人了。”

    刘采薇绪激动起来,说:“你胡扯什么呀!匈奴人打不打过来,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能够改变历史吗?开玩笑!你肯定在开玩笑。我们逃走吧。我们想办法回到现代去,或者就在这个时代生活也行。只要你在我边,什么都行。我才不要嫁给什么匈奴左贤王!”

    萧逸闭目沉声道:“不行的。那么多百姓,能忍心让他们遭难吗!况且,我义父对我有救命之恩,他对我恩重如山。如今他有困难,我不能弃他于不顾。这五年来,皇上和义父待我不薄。萧逸不能做忘恩负义之人!”

    刘采薇急了,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她的脑海中忽然出现一个不好的念头,小心的说:“大傻瓜,难道你有老婆了?”

    萧逸睁开眼,与刘采薇对视,摇摇头说:“没有,我没有娶亲。我义父曾经想帮我提亲,被我婉言推辞了。”

    刘采薇面露怀疑神色,说:“你说的是真的?”

    萧逸正色道:“采薇,难道你不了解我的为人吗?我骗你做什么!”

    刘采薇扑到萧逸的怀中,捶打他,嗔骂:“你这个混蛋!居然吓唬我!”

    萧逸愣了,轻轻搂住刘采薇,拍拍她的肩膀,说:“我怎么吓唬你了?”

    刘采薇眼泪夺眶而出,说:“你真的要把我嫁给别人吗!”

    萧逸低下头,轻轻吻了吻刘采薇的眼泪,说:“先别想那么多,还有一年的时间。我先帮你了解这个时代和你的份。至于出嫁匈奴的事,以后慢慢商量。呵呵,现在我的学问比你高出一大截,足以当你的老师。小丫头,你没怎么变,我却变老了。”

    刘采薇沉默不语,点点头。

    萧逸轻抚刘采薇的长发,柔声道:“傻丫头,你不会想在我的怀里上课吧?”

    刘采薇一笑,说:“为什么不行呢?”

    萧逸向周围看了看,见没有旁人,心想:采薇现在的份很特殊,一般人是不会来这个地方的。

    萧逸淡淡一笑,道:“那好吧。咱们先不学匈奴话。我讲讲这个时代,让你大致的了解一下,有个心理准备。”

    就在这个古色古香的汉宫书房里,两人开始上课了。

    刘采薇依偎在萧逸怀里。心里美滋滋的。上课原来可以这么舒服。

    萧逸整理了一下思路,说:“如今是公元前200年,刚发生了一件历史大事,就是白登之围。高祖皇帝,在白登山棋差一招,不敌匈奴大单于冒顿,被迫采取和亲政策。这一政策,将会持续六十年,直到汉武帝执政……”

    刘采薇一拍萧逸的后背,打断道:“我知道,我知道。我看过一部电视剧,里面就有这一段。说汉高祖刘邦被围困在白登山上。有个叫陈平的人,溜到冒顿老婆的帐篷里,讨好冒顿的老婆,求她在冒顿边说好话,把刘邦放了。”

    萧逸眉头一皱,提醒刘采薇道:“采薇,以后说话要谨慎些。不可直呼陛下的名讳。若是让别人听去了,可是杀头之罪。在这个时代的人面前,少说少错,多听为好。”

    刘采薇一撅嘴,问萧逸:“我不是公主吗?女儿不能直呼老爹的名字?”

    萧逸向周围看了看,很严肃的看着刘采薇的眼睛,小声道:“你不是真的公主。真的汉朝公主现在只有一个了,是鲁元公主,皇后的女儿,其他的公主都被……皇上舍不得让鲁元公主去和亲,就选了你来假冒。这是个秘密,很少有人知道。千万不要告诉别人。”

    刘采薇眨眨眼,奇道:“还有这种事?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难道我这副体,不是我原来的体?”

    萧逸思索片刻,道:“采薇,你还记得那个流血的石碑吗?我们可能被诅咒了。你这副体,应该不是你原来的体,说不定是你的某一前世。你的五官变化不大,细微处却精致的多。你变漂亮了。”

    刘采薇吃惊的张大嘴巴,又问萧逸:“那你的体是怎么回事?”

    萧逸看了看自己的手,说:“我的体就是我原来的体。有机会我们一定要找到那块石碑,那也许是唯一的线索。我们可以通过石碑把一切都搞清楚,说不定还能回到现代去。”

    刘采薇把头贴在萧逸的膛上,喜滋滋道:“有你在我边,回不回现代无所谓的。”

    萧逸把额头与刘采薇的额头紧挨,柔声道:“等一会儿上完课,我带你大致游一下长乐宫。未央宫那边正在建设,竣工还要几个月的时间。”

    刘采薇点点头,又抬头望向萧逸又大又明的双目,诧异道:“哎,我怎么觉得你变化这么大,和从前完全不是一个人啊。”

    萧逸把头侧到一边,遥望书房外的蓝天,出一口气道:“或许五年的相思之苦,可以让一个人完全改变。”

    刘采薇捶打萧逸的膛,嗔骂:“你说话变得好麻啊!”心中暗喜:这个傻瓜变得浪漫多了。他从前说话,最多不过两句,经常是“嗯、啊、好”之类的,或者干脆不说话。

    萧逸留意到刘采薇的神变化,捏了一下刘采薇的鼻子,道:“傻丫头,你在想什么呢?继续上课。你坐到对面去。我要教你匈奴话的基本发音了。”

    刘采薇撒道:“我不要!我想听你唱歌,很久没听你唱歌了,我要听你在你们诗社里唱的那种古诗歌。”

    萧逸想了一想,道:“唱歌可以,你先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唱了你就得按照我说的来做,不许任胡为。”

    刘采薇爽快道:“可以,可以。赶紧唱。”

    萧逸清了清嗓子,低声唱道:“昏鸦尽,小立恨因谁?急雪乍翻香阁絮,轻风吹到胆瓶梅,心字已成灰。”唱了两遍,旋律舒缓,婉转柔和。萧逸的声音很有磁,也很浑厚。他的歌声饱含深,似有无限的愁绪。

    刘采薇捅了捅萧逸的腰,道:“傻瓜,你这唱的是什么呀?这词我没听过,简单说一下。”

    萧逸握住刘采薇的手,双目柔和,深沉如海,向刘采薇双瞳中望去。用有些忧郁的语气道:“这是清代纳兰德的词。纳兰德又叫纳兰容若,他是满清第一词人。他填的词我唱过无数遍,曲子是我自己配的。采薇,你知不知道,这五年来,我唱了多少遍这首词。心字已成灰。采薇,为了你,我的心都烧成灰烬了。总算上天待我不薄,让我还能见到你。让我的心死灰复燃。”

    刘采薇惊呆了。这个人,根本不是我认识的萧逸啊。不……他是萧逸,他就是萧逸。他原来是这样的人……我根本就不了解他。我还以为我了解他。

    下一刻。萧逸的吻如惊涛骇浪,封住了刘采薇的香唇,丝毫不给她喘气的机会。这一吻,在刘采薇的内心深处,激起灼愫和悸动。刘采薇感到有些酥软无力,勉力搂住萧逸的腰。心想:要是这一刻会是永远,那该有多好。

    书房内的两人,沉浸在这一刻中。书房外,是汉宫的花园。一朵粉红的桃花悄然绽放,散发出人的芳香。

重要声明:小说《薇亦作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