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一无是处

    ()    账房内,“刘管事,你说的可是真的?”秦妈妈喝了一口茶。

    “哎~没想到我那侄儿尽干了这事。”刘管事又是摇头又是叹气,“算他小子还有点良心,对我这个叔叔说了实话,不然还真冤枉了人,哎~”

    “这么说来我们真抓错了人。”秦妈妈吹了吹茶末又喝了一口茶。

    “虽然姑娘们的首饰是我侄儿偷去抵了赌债,但那小子突然出现在我们兰香阁那也是件怪事。若他也是来偷东西,恰巧被小翠看到,这才没偷成,秦妈妈你可要好好查查。”

    “是呀~我也奇怪呢~就看这三天吧!看他能干出什么事来!”合上杯盖秦妈妈想了一下又道:“至于你侄儿的事,既然事没有张杨出去,只要把姑娘们的首饰赎回来,那我也就当没这回事了。”

    “我替侄儿谢过秦妈妈。”刘管事正要拱手谢过,“慢着,我丑话可要说在前头,毕竟我这兰香阁不是慈善堂,他要是不把首饰还来,一样得上公堂。还有他既然在我这做了这种事,我可不敢在用他。刘管事,你可要体谅我哟~”

    “是是是,我自当明白。”刘管事边说边擦去额头冒出的汗,“那我侄儿的空缺谁来补?”刘管事不忘补问一句,“呵呵,我的意思是现在正缺人,这会我那侄儿一走,人又少了一个。我怕这么大的兰香阁少了护院可不好。姑娘们的安危那可是大事呀!”

    “哎~贴告示招人吧!招不到,我再拖亲戚找找。这事就这么办了!”秦妈妈心中有另一个想法,就等三天一过……

    我在古代茅房里像打水仗似的,终于把澡给洗了,同时还要忍受从粪坑里冒出的一股股臭味,哎~茅房嘛~毕竟不是什么浴室,电视上虽没有直接拍摄过内部场景,但是可想而知里面是多么的简陋,而且还脏。

    哎呀!这衣服里怎么没有内衣!晕,这辈子除了婴儿期我还是第一次没穿内衣直接穿了外衣。

    麻布的有点搁着皮肤,痒痒的感觉。这衣服我胡乱穿的,不知道有没有穿错,哎~这几根带子是怎么系的呀!我现在的穿衣原则就是不掉下来就行。

    看了看桶里的衣服,哎!看来要自己动手洗了,没有洗衣机的年代啊~真是不方便!

    正在井边洗衣服时,小翠回来了。晕~我大概饿过头了,都不记得自己差不多一整天没吃东西了,难怪搓衣服都没力气了。

    “哈哈……你这穿的是什么呀!”小翠一来又取笑我。

    我蹲着洗衣服抬头就给她一个白眼,“咋了?又没掉下来。”

    “啊~~~~~~~~~”没想到她居然啊的叫了起来。见鬼了吗?

    “怎么了?”我站了起来看着她,“穿错了,也别大叫呀!”

    “你~你你你!”她连说了好几个‘你’字。

    “我~我我我,怎么了?”我靠近她,看看她到底怎么了。

    “你是女的?”她长大嘴巴问道。

    废话我当然是女的,“是啊。”我点了点头。

    “我一直以为你是男的,要不是看到你有这个,而且你的脸……”她指了指我的部有盯着我的脸猛瞧。

    我反复摸了摸脸,是不是哪里没洗干净呀!那臭茅房可没什么镜子可供我使用的,“没洗干净吗?在哪里,你指给我看看。”我又把脸凑近她。

重要声明:小说《现代乖女古代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