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全交出来

    干净利落地一剑斩杀了吴焘之后,李赵缘面sè平静非常从容,好像人并不是他杀的,也像是只当做这是一件非常平常的事一样,并没有表现得很兴奋,也没有表现得激动。

    他慢慢地向吴焘的尸体飞去,就当四周并没有其他修士一样。他并没有将那几个吴焘的同伙放在眼里,非常从容不迫地轻轻伸出手来一吸,“啪”的一声轻响,就将吴焘的储物腰带摄到手中。

    其他五位吴焘的同伙,还像是被李赵缘刚才出乎意料的杀招惊吓住了一般,竟然没有人阻止他,眼睁睁地看着李赵缘将吴焘的储物腰带拿到了手中。

    就在这个时候,那一声轻响好像才将他们从惊吓之中醒神恢复过来,拜骨教的其中一位,yīn沉着脸,“嗯嗬”轻咳一声,道:“小子,把储物袋放下来。那东西不是你能够拿的!”

    此时吴焘竟然死了,他的上一定还剩下不少好东西。他的同伙本就是一下yīn险贪婪之徒,所谓物以类聚,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见到吴焘出乎意料的被李赵缘斩杀了,虽然让他们很惊讶,对李赵缘有了新的认识,但是还不足以让他们惧怕。

    在他们看来,李赵缘虽然可以斩杀吴焘,那也是吴焘大意轻敌或者是实力有限。可是他们现在还有五个人,五人都是筑基修士。他们联手起来,李赵缘也不可能占得了什么便宜。因此他们也并不惧怕李赵缘。毕竟双手难敌四拳嘛,何况他们不仅仅是四拳,而是很多拳,而且每一个人的拳头都不小。

    正因为拜骨教的这位仁兄有着这样的理解和估计,认为他们一方站着绝对的上风,没必要害怕只有单独一人的李赵缘。所以既然吴焘死了,那也就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就算是吴焘不被李赵缘斩杀,他们也很可能为了更大的利益偷袭而击杀他。

    现在吴焘死了,上的丹药法宝一定还有不少。因此他们几个恶徒自然也心生贪婪,想要分一杯羹,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李赵缘独自私吞。

    “哦?哈哈,我不能拿?”李赵缘一听不由得乐了,大笑着问道:“我不能拿,那谁可以拿?难道是你么?你有这个能耐那么?”

    李赵缘笑声之后带着鄙夷嘲笑,完全不将拜骨教修士放在眼里,一点都没有停手的意思。他从吴焘的储物腰带之中取出了那柄火鸦飞剑,抚摸着剑,轻轻一弹,“叮”的一声脆响剑鸣,讥笑着挑衅道:“嘿嘿,这柄飞剑不错,我不能拿?我现在就拿了,你能把小爷怎的?”

    李赵缘的几句话和嚣张高傲的跋扈模样,顿时把那个拜骨教的筑基修士顿时气得半死,恨得牙痒痒,半天说不出话来,差点就要动手击杀李赵缘。可是此时其他同伙还没有出手的意思,他也不愿意第一个动手,只是yīn沉着脸双眼放着寒光。他的眼睛完全可以杀人了。他们是因为利益结合起来的队伍,自然不会没有将定分赃规矩的时候先出力了。

    李赵缘的言语行为嚣张,自然也是没有将其他人放在眼里,其他同伙也是气得牙痒痒,本来就是眼高于顶的天刀门修士之中一位,大喝道:“放肆!小子,你好大的胆子,在我们的面前也敢如此放肆。仇道友说的不错,那些东西不是你能拿的!”

    “哦!你也认为我不该拿,是吗?”李赵缘环视一遍四周的几人,见他们眼中目露凶光,虎视眈眈地望着自己,似乎自己不放下储物腰带就要把自己生吞活剥。他微微一笑又问道:“这么说来,你们都是想要跟我抢这些东西了?”

    拜骨教和天刀门四个修士都是yīn沉着脸,眼中寒光闪闪,脸上带着冷笑。谁也可以看得出他们的立场。他们当然是要以数量上的优势欺压李赵缘了。以强凌弱,以大欺小,他们平时也没有少做,在做一次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那个散修杨大力要比他们圆滑的多,脸上露出了yín邪yīn险的笑容道:“李道友,我看你还是放下那个储物腰带,离开这里吧。可不要为了一点点外之外而枉送xìng命。那多不直当啊!”

    就在他们说了这几句话的同时,他们几人也悄悄地各自占据了有利地形,对李赵缘形成了围攻之势。他首先要在形势气势上压倒李赵缘,让李赵缘不敢跟他们做对。看得出来,他们已经是达成了默契。现在就算是他们跟李赵缘立刻翻脸动手,立刻就可以以泰山压顶之势,瞬间围杀碾压李赵缘。

    “哦,只要我放下这些东西,你们就可以放我离开?”李赵缘见到对方如此态势,好像气焰被他们压了下来一样,说话都没有刚才那么大声嚣张了。

    对方见李赵缘好像真的被他们的阵势吓到了,不由得心中得意,心想:看来这小子也只不过是装腔作势,刚才也不过时是一时得手而已。在对这么多的筑基修士,他还是没有胜算,心中发怵的。

    他们见到李赵缘好像服软了,以为李赵缘害怕了。

    于是散修杨大力眼神一扫几位同伙之后,道:“不错,只要你放下那个吴道友的储物腰带和那一柄飞剑,我们就放你离开!”

    “是吗?”李赵缘环视一圈所有的人,道:“看来我只能是放下这些东西了?没得商量?”

    李赵缘摸了一摸火鸦飞剑,轻叹问道:“我就不能拿走它么?这柄飞剑看起来不错,我很喜欢啊。”

    “哼,小子!你还想要飞剑。现在只怕是你自己的飞剑也要交出来。不然的话,你也留下来吧!”拜骨教的仇鞠来讥笑的恶狠狠道。这个时候,他还以为是吃定李赵缘了,敢于如此的贪心放肆。

    听到仇鞠来的话,其他同伙大都是冷漠,依然是恶狠狠地盯着李赵缘,做着随时击杀李赵缘的准备。只有散修杨大力微微地皱了一下眉头。现在虽然有着一些有人的东西,但是没有到一定要撕破脸拼杀的程度。至少是在杨大力看来,这一点点吴焘的宝物还不足以让他付出那么多的力气。

    虽然他们人数占了优势,又将李赵缘围在中间,但是万一李赵缘拼命的话,难免不会有人因此而受到损伤。谁也没有能力一招击杀对方。他杨大力势单力孤,如果是他受伤了。那很可能就是第二个吴焘了。因此杨大力比较小心谨慎,不愿意过早的发生生死拼杀。他损失不起啊。

    此时仇鞠来的话显然是并不想放李赵缘离开,而是想要将吞下他的东西。这么快就把话说死了,那不就是让李赵缘拼命么。此时在这个血sè魔窟之中是不明智的。

    杨大力虽然有一些不同意仇鞠来的作为,但是话已经说出口了。他作为实力较弱的一方同伙,也只能跟从认同了。因此杨大力不但最好了出手的准备,也做好了随时撤伙遁逃躲避的两手准备。他虽然想好了退路,但是他并不相信李赵缘能够战胜他们。只是他的狡兔三窟的习惯而已,正所谓有备无患。

    听到了仇鞠来如此贪得无厌的话,李赵缘一只手指伸进耳朵挖了一挖,问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我是不是听错了?”

    “桀桀,小子,你没有听错!现在你只要是交出所以的东西。我们就放你离开!”天刀门的其中一个满脸横的大胡子修士,抽出一把大刀,刀光闪闪,耀武扬威地说:“全都交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猫狗太极锁天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