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处变不惊

    此时,血sè魔窟外围这个不是很宽广的地方,之所以会突然用来如此之多的血魔妖那是因为刚才李赵缘和天刀门的几个弟子一番厮杀的时候,搅出来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

    几番斗法发生了好几次震天动地响彻云霄的轰鸣之声,一声比一声大,一响比一响高,将散居游各处的血魔妖都吸引了过来。

    血sè魔窟之中的血魔妖由于处于血雾红光之中,视力同样跟修士一样不是太好,但是它们的嗅觉和听觉却是相当的敏锐。

    因此李赵缘和天刀门弟子斗法厮杀所产生的声响自然就将方圆几千丈几万丈,甚至甚至几里,十几里的血魔妖统统都惊动吸引了过来。

    本来进入这血sè魔窟的修士一般都是小心翼翼,且潜且行,稳扎稳打的一路慢慢剿杀血魔妖。如此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

    李赵缘和天刀门弟子的斗法已经是处于你死我活的状态了,于是也没有人愿意遵守那些隐秘清静的原则。毕竟生死斗法的时候还想要保持低调克制的原则,那就是等于向敌人缴械投降了。

    那几个天刀门的弟子其实刚刚开始的时候,也没有想到弄出那么大的动静。他们一向都是在这附近的一片血凝树林之中隐匿偷袭路过的修士。一般得手之后,马上就会退回到血凝树林之中,再次隐藏,等待下一批或者还是下一个肥羊修士。

    他们没有想到这一次围杀十几个仙乔门的低等内门弟子,最后会引来李赵缘这个一个强大的催命鬼。当真是天要灭他们,倒霉至极。

    这一次踢到了李赵缘这一块铁板,不由得他们不拼命。因此就避免不了拼命而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最后搞得惊天动地,将附件几里的血魔妖几乎都吸引了过来。

    殷铁骅听到了大量的血魔妖的嚎叫声,知道不妙,顾不得那么多,直接朝着李赵缘所在的方向飞遁而去。那些此起彼伏的鬼哭狼嚎一般的声音,只怕向他冲过来的血魔妖不下一千头。

    顿时吓得殷铁骅魂飞魄散,他知道自己恐怕是在劫难逃了。现在就算了要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冲向了李赵缘和任飞燕。

    李赵缘由于神识能够有效探查到五百丈左右,因此他比殷铁骅还要快的发现了有大批的血魔妖涌来。不过,以他的修为实力和法宝能力,就算是金丹实力的血魔妖也不怕,自然也不会怕这些乌合之众。

    血魔妖毕竟是妖魔,它们都是零零散散,不会结队结阵,根本不可能发挥出数量的优势,力量用不到一处去。因此对李赵缘构不成威胁,只能等着李赵缘的屠戮。

    因此李赵缘并没有害怕,像是看见了一大批的血魔珠送上门一般。三四千头血魔妖,这该是多么大的一笔财富啊!光是想想,李赵缘就流口水,露出了狡谲的笑容。

    三四千头血魔妖几乎是同时发出嚎叫,因此其威势非常的恐怖,传递出的声音也是很远。因此不但李赵缘听到了,看到了,任飞燕自然也听到了。只不过任飞燕的神识还没有探查看见而已。

    不过任飞燕也知道这从四面传来的嚎叫声,代表了什么。现在的况对她和李赵缘来说相当的不妙。顿时吓得她花容失sè,几乎用颤抖的声音,问道:“赵缘,你听到了吗?好像有很多血魔妖像我们围过来了。”

    “嗯,我听到了。是很多,而且是相当的多。我看已经不下三四千头血魔妖。”李赵缘表淡定,缓缓地说道。

    “啊,三四千头!这可怎么好?我们该怎么办?”任飞燕焦急地问道。

    看着任飞燕焦急可的模样,李赵缘开玩笑道:“呵呵,飞燕怕什么?大不了就是一死么,没什么了不起的!没什么可怕的!”

    “死!我们真的要死在这里么?”任飞燕可笑不出来。她可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这么年轻就死去。

    看着任飞燕沮丧的脸,李赵缘不忍心再说那些没心没肺的话,双眼笃定地安慰道:“飞燕,别怕,放心吧。有我在呢,死不了!有我在没事的。”

    任飞燕看见李赵缘如此淡定如此坚定,似乎并不在意眼前的危险境地,顿时也安定了不少,问道:“赵缘,我们真的没事吗?”

    “当然没事的。你瞧好了,我保证咱们安然无恙。”李赵缘坚定地说道。

    “嗯,他说没有事,就一定没有事的。他不会骗我的!”任飞燕在心中安慰着自己,然后深深地点了点头对李赵缘道:“嗯,我相信你!我不怕!”

    任飞燕虽然是修仙之士,但是年纪尚浅,历练不够,当遇到这种绝境的时候,难免不会乱了心境,但是当她听到李赵缘坚定的话语之后,犹如吃下了定心丸,再也没有了当初的慌乱。

    她虽然没有以前那么慌乱恐惧了,但是心中还是有一些打鼓,有一点惴惴不安。可是她一想到能够跟在自己的心上人的边一起面对,她就不再关心生或死了,就算是死了,能够和他是在一起,那也是很不错的。想着想着,心中倒是变得甜蜜起来。什么紧张恐惧立刻烟消云散了。

    李赵缘飞到任飞燕的边,问道:“这位师弟飞燕你认识吗?”

    “嗯,我不认识。我平时很少在师门之中走动,认识的同门不是很多。”任飞燕答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我们不管他了。你讲他交给我吧。”说罢,李赵缘右手一抬一吸,将受伤的同门从任飞燕的手上一把接过来。

    李赵缘看了看,接着说道:“嗯,看来他的伤势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只要慢慢的疗养,十天半个月应该就可以痊愈了。”

    然后左手一道白光shè出瞬间将抱在手中的同门包裹住,一闪而逝,李赵缘将他送进了自己的须弥芥子洞天之中。这样他就算是真正的安全了,而且不会托着李赵缘和任飞燕的后退。

    做好了这一切,李赵缘又问道:“飞燕,你是在外面呢,还是也进入洞天之中?”

    “我,我……”任飞燕想了想,下定决心坚定地说道:“我哪里也不去,我就跟在你的旁边!”

    “出于安全,我看飞燕你还是进去吧?等下可不是一般的战斗,那可是一番恶战啊。”李赵缘劝说道。

    “不,我不进去!我要跟你一起战斗!”任飞燕非常笃定地答道,一副不容妥协的样子,然后又舞动着手中的紫sè丝带道:“我不会拖你的后腿的。有我帮你,也能帮你分担一部分压力。我们一定能够突出重围的!”

    看着任飞燕如此坚决,跃跃yù试的样子,李赵缘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答应她,道:“好吧。待会儿你跟在我后,帮我防护后背吧。”

    “好的。”任飞燕点点头应诺。

    这个时候,心里极度惊恐慌乱的殷铁骅已经进入了距离李赵缘一百丈的范围。当他看见李赵缘的飞剑向他劈来,立刻用嘶哑的声音哀求着叫道:“仙乔门的道友且慢动手,殷某有话要说!”

    此时殷铁骅犹如丧家之犬,砧板上的鱼,李赵缘倒是不急着杀他,于是将飞出去的飞剑停在空中,问道:“哼!此时此刻,你还有什么话说?”

    “道友,你难道没有发现我们四周已经都是血魔妖么?”殷铁骅道。

    “哼,那又如何?”李赵缘一副气定神闲处变不惊的模样,冷冷地问道。

重要声明:小说《猫狗太极锁天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