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奇异令牌

    对于这个问题,其中的秘密完全可以告诉了掌门龙夔真人。李赵缘也不怕会被他们抢夺而去。这个须弥洞天戒指,也只有李赵缘自己能能够运用,没有法决,也没有认主,那是谁也抢不走的。

    不过李赵缘并不想让所以的人都知道。因为这个仙器,越是隐秘越能发挥它的作用。

    可是此时他不跟在场的掌门和众位长老说,有没有办法解释得通他和林小红是怎么从天罡幻境之中消失的。总不能说他有着关于空间这方面的特异功能吧。也不可能是只有他会的空间类法决。毕竟谁都知道,以他现在的修为实力,是不可能掌握空间类法决法术的。因此各种解释都难以解释得通。

    也只有是进入了洞天法宝之中才是最为合理的。

    李赵缘其实刚才一直在一心两用,在跟那个脑残的田弢长老对骂的时候,他已经在想着怎么回答在掌门的问话。可是在他见过了一番凝思苦想之后,并没有找到合理地解释。因此他现在也只能老实回答。

    因为李赵缘关于须弥介子洞天的秘密并不是只有他知道的个人秘密。他自己可以不说,但是难免不会因为其他途径泄漏。因为林小红的修为太低了,对于神识之海的防御过于弱小。如果是元婴期老怪物要搜魂的话,那是非常容易的。除非是李赵缘将林小红关于须弥介子洞天的记忆抹除,不然的话,林小红将是这一件事的最大漏洞。

    因此李赵缘在不断地思考分析之后,他还是决定跟掌门真人说清楚。只不过,李赵缘并不像弄得人尽皆知,毕竟这是他的杀手锏之一,让太多人知道了,也不符合李赵缘低调的xìng格。

    于是李赵缘,双手抱拳行礼道:“启禀掌门,这件事关系到我个人的一个秘密。我可以说出来,但是我并不想让所以的人知道。还请掌门真人理解。”

    听到李赵缘的话,在场的几位长老,都脸sè都不是很好看,大都不太高兴。心想,你一个小小的外门弟子能有什么天大的秘密不能让人知道的。难道还怕我们抢夺你的东西不成?

    特别是那个田弢长老的脸sè尤其难看,脸sèyīn沉发黑,好像李赵缘欠了他五百吊钱一样。他甚至冷冷一哼,对李赵缘表示自己的不满,对李赵缘极度鄙夷。

    就连是一直都想要扮演一个比较公正的角sè的掌门龙夔真人,也是脸sè不太好看。他心中也是对李赵缘的不爽快,而感到不满意。你既然现在是咱们仙乔门的弟子,还有什么不愿意让师门知道的秘密么?

    因此现场的气愤顿时变得非常的yīn冷,李赵缘因为体特殊,修炼的元力不同,因此并不被这个场面所影响。他面如常态,表沉稳淡定,不为所动。在他看来,既然是你们想知道,那就得答应我的条件。不然小爷说不说,你们谁也别想强求我。

    而在李赵缘边的林小红则不同了,他也深深地感受到了现场的yīn冷气氛,让他顿时觉得自己的背脊发凉,好像盯着他们看的几个长老们,并是什么人类,而是想要将他们直接吞食的饿狼。因此可以想象得到,在修仙世界实力修为是多么的重要。一个修为低弱的修士,在众多实力强大,修为高绝的对手面前,光是气势威压就忍受不了,更别说是反抗了。

    虽然掌门真人刻意保持了庄严肃穆的形象,尽量地做到两不相袒,公平公正,但是此时李赵缘也感受到了掌门龙夔真人对他对师门的防范,有一些不满意。因为在他看来,只要是一朝进入仙乔门,就是仙乔门的人。在享受着师门提供的各种修仙福利之后,就得彻底地为师门服务,生生死死都是仙乔门的人了。你还有什秘密不能说的么?

    “哦,呵呵。是什么重要的秘密,让你这么地谨慎?难道是你们家族的镇门秘宝么?”龙夔真人微微一笑问道:“你不妨说来听听,我可以酌应对处理。”

    龙夔真人并没有直接答应李赵缘,而是要问问是什么类型的秘密。是不是真的那么重要。这样也可以让那些并以为意的长老们,知道一个大概,缓解一下现场尴尬的气氛。

    李赵缘见龙夔真人并没有第一时间答应他,他也毫不在意。他本来是门派之中地位最低阶的外门弟子,本就没有话语权,怎么可能让门中大佬轻易答应自己的条件。他只是也跟着微微一笑,一只手慢慢地摸进怀中,然后从怀中摸出了一个令牌。

    当李赵缘的手中出现了一个不同于他的外门弟子令牌的令牌,在场的人几乎没有人见过。因此并不知道李赵缘这是要干什么,那这个一块令牌出来做什么用。难道这就是他的那个秘密之所在么?众人都是露出了不解的神sè。

    在场的人之中只有一个人见到了这个令牌,脸sè不由得为之一变。只有他认识这块令牌,也知道这块令牌的意义何在。那个脸sè一变的人,看出令牌的来历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仙乔门的现任掌门龙夔真人。

    龙夔真人惊异地连忙问道:“你怎么会有这块令牌?你从哪里得来的?”

    李赵缘并没有直接回答龙夔真人的问话,而是语气平平淡淡地轻声道:“掌门真人,现在我们可以单独谈谈了吧?”

    “嗯。你们都出去吧。我要跟他单独谈谈。”龙夔真人这个时候终于非常爽快地同意将在场的其他人赶出了紫光

    仈jiǔ个金丹长老,虽然心中非常好奇,内心并不愿意离开,但是还是没办法,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又是掌门人发话了,他也只好是灰溜溜地退了出去。

    林小红也要跟着出去,但是李赵缘一把拉出他,道:“师弟,你可以不用出去。咱们兄弟二人,没有什么秘密。”

    听到李赵缘的这一番话,让林小红非常的感动。他知道这是师兄对于他的信任。他心中暗暗下决定,以后一定要死心塌地地跟随师兄,一定不会让师兄失望的。

    然后龙夔真人右手轻轻一招手,那块奇异的令牌,就落在了他的手中。令牌一落入了他的手中,立刻就出现了不同的感觉。有着一股特殊的力量流转,让那块令牌熠熠生辉,光彩照人。

    龙夔真人微微点头,看来那块令牌是真的。

    在他验证过之后,他在轻轻地往前一送,瞬间就回到了李赵缘的手中。李赵缘不动神sè地将令牌收好,等待着掌门真人的问话。

    龙夔真人此时肯定在脑海之中有很多的话要问他。

    果然,在那仈jiǔ个在此议事的长老们先后退出了紫光之后,龙夔真人就开口发问了:“你手中的令牌是从何得来的?”

    “是师尊他老人家给我的。”李赵缘老实回答道。

    “原来你就是郝师兄的新收的那个徒儿。”鹤道人在几个师兄弟会面的时候,应该是顺口提起了他有一个新收的徒弟的事。只不过鹤道人并没有详细地跟他们说而已。因此龙夔真人并不知道李赵缘就是鹤道人的徒弟。

    “不错,正是弟子。”李赵缘再次行礼道。

    “原来如此。”龙夔真人此时也就是和颜悦sè。难怪他总觉得李赵缘有着不同于其他弟子的不凡之处,原来是自己那个本就比较古怪的师兄的徒弟。正所谓是有什么师父,就有什么徒弟。郝师兄的这个徒弟看来也是一个小怪物。

重要声明:小说《猫狗太极锁天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