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紫光殿风波(三)

    紫光毕竟是仙乔门议事的重要宫,因此它地象征意义非常重要。代表着仙乔门的权力中心,也是仙乔门的脸面。因此在紫光之中,大都是一派庄严肃穆,大家都是非常的严谨。几乎没有人敢在紫光之中撒野胡闹。

    田弢长老如果说只是以金丹修士的金丹境域威压之力,去降服压*迫李赵缘的话,表面上并看不出来有什么动作,讲究的仅仅是一股气势而已。不会在紫光之中造成什么不良的后果。

    如果是田弢长老直接动手施展法术的话,那产生的后果跟影响就不一样了。其造成的后果可能会是危害极大的,如果传出去,除了影响威信之外,还会让人取笑。

    因此掌门真人龙夔真人立刻第一时间,阻止了田弢长老的。在龙夔真人的眼中,他想要看到的况,他已经开看到。他们已经看出来了李赵缘确实是有着不同于其他弟子的能力和潜质。

    毕竟不是每一个弟子都能够在金丹修士的金丹境域之中安然无恙行动自如的。李赵缘能够做到,那么他一定有着不同于其他人的特制。作为一个元婴期老怪,龙夔真人看得可是比其他几个金丹长老透彻得多。李赵缘的上有着就连他都不明白的一些道道。

    李赵缘并不是像空烈长老跟他汇报的况之中所说的那么简单,并不完全只是一个所谓的炼体士。

    因此龙夔真人对李赵缘这个神秘的外门弟子就更加地感兴趣了。

    田弢长老其实也是被李赵缘气得才昏头昏脑,他也不想在这里,这个师门重地跟一个外门弟子动手。他也看出来,就算是他将李赵缘教训了一顿,自己出了一口恶气。但是在众多的长老和掌门的面前,也没有什么面子。甚至还让人认为他是一个小肚鸡肠,只会欺辱小辈的人。

    可是为了维护他长老的威严,他又不得不发作。可是就算是他发威了,胜利了,也没什么实际上的好处。最后只会得到一个以势压人,以权欺弱的名声而已。特别是他看到那些跟他同样是长老的师兄弟们,似乎并没有表现出怎么义愤填膺,只是冷眼旁观,好像都是在等着看他的笑话。这很是让他觉得更加的没有面子,心中很不是滋味。

    因此当龙夔真人阻止他的时候,他马上就是就坡下驴,立刻收手,只是冷哼一声,放了一句狠话道:“哼!算你小子运气好。如果不是在紫光之中,可有你好看的。”

    田弢还真是懂得及时悬崖勒马的。转变立场,见风使驼他还是比较擅长的。

    李赵缘也不想刚刚进入仙乔门就得罪了上层实权人物,给掌门和长老们留下一个刺头的坏印象。他也想今后的rì子过得舒心愉悦一些。

    因此他见到田弢长老只是放了一句狠话,并没有当真动手。他只是微微一笑不置可否,浑然不在意,就当没有听到,也不再理会这个脑残长老。李赵缘反而是望向掌门龙夔真人。等着这个当代仙乔门的掌舵者发话。

    “李赵缘,你可是仙乔门的弟子?”龙夔真人不冷不,声音平淡地问道。

    “启禀掌门真人,弟子当然是仙乔门的弟子。虽说弟子入门时rì尚短,但是既入仙门,自然是仙门之人。”李赵缘表严正地说道。

    “既然你承认是我仙乔门之弟子,那就应该要遵守门中规矩。我说的可对么?”掌门龙夔真人又问道。

    “不错,理应如此。”李赵缘答道。

    “那就好。”掌门龙夔真人微微点头道:“既然你能够明白事理。那么你既然犯了门规,就应当受到处罚。我说的话可在理?”

    “这……”李赵缘没想到自己给龙夔真人这个老狐狸带进沟里面了,一时也哑口无言。俗话虽然说不知者无罪,但是你既然是杀人犯法了,不管你知道还是不知道,一样都到受到处罚。不可能因为你一句,我不知道,就可以逃脱法律的制裁。

    李赵缘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了。因此此时李赵缘也没有办法狡辩了。再说了李赵缘也不是一个没有责任感,不肯负责任的烂人。

    “掌门说的不错。”李赵缘知道这次是逃不过处罚了,这个目无尊长的罪名其实也不是很重,就算是处罚也不会是什么要死要活的,或者是伤筋动骨的,处罚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李赵缘先前之所以既狡辩,又顶撞。那也只不过是因为气不过,对那个脑残田弢长老不客气。因此他才会故意去气一气,那个不开眼的田弢长老的。其实他也并不是什么小肚鸡肠,没有径,锱铢必较的人。

    因此此时心平气和下来了,李赵缘也就不再怎么计较了。反正气也出过了,也让在场的人知道他并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捏扁搓圆的完全没有反抗能力的人。所以李赵缘也就认了,随便你掌门人怎么处罚吧。反正小爷没什么好怕的,那些小小的处罚,不是面壁就是做苦力,没什么可以难道他李赵缘的。

    “虽说你不认识田弢长老,你不服气,但是你也应该知道,能够进入这紫光的人,那一个都应该是在你之上,都算得上是你的师长。因此你随便顶撞任何一人,都是违反了门规。你说是么?”龙夔真人语气缓慢,但是字字句句都是清晰洪亮,沁入人心,让人生不起一丝不敬之意,反驳之心,只能低头顺耳聆听。现在可以看出来,这个龙夔真人能够成为仙乔门的掌门真人,自然有他过人之处,不光仅仅是他有着强大的修为实力。这可能就是久居上位的人才有的能力吧。因此才会让手下之人心服口服。

    “是。”李赵缘这个时候也只好应是,完全没有什么脾气了。似乎他也被龙夔真人的给震慑,给征服了。

    李赵缘也知道自己如果不受罚,田弢长老的脸面过不去,掌门的威严也不能彰显。于是这个时候他也是非常识趣地低头行礼认错道:“弟子甘愿领命受罚。”

    突然变成了温顺的小绵羊。

    “很好。你让你愿意受罚。念在你在这一次天罡幻境之中,为本门立下了不小的功劳。那么我也不在这里直接处罚你了。等到此间事了之后,你自己到戒律自领处罚吧。”说罢,龙夔真人的手指轻点,一道金sè光芒shè出,直接融入了李赵缘的外门弟子令牌之中。将李赵缘的罪名和处罚意见记录在其中。

    此时李赵缘表示认错愿意受罚,那也就是皆大欢喜了。可以让紫光里面这一似乎是误会,又或是仅仅因为脾气不好而引起的小风波,很容易就度过了。

    此时田弢长老虽然对李赵缘还是看不顺眼,但是也不敢在顺便放肆。既然掌门真人已经做出了看起来还算公正的处理之后,他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能是在心里暗自想着,以后要是李赵缘有什么把柄落入他的手里,他一定会好好地收拾他的,绝不会轻易地绕过这个目无尊长,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他田弢贵为仙乔门的金丹长老,实力不弱,地位不低,以后有的是机会给李赵缘穿小鞋。因此他此时也不再发作,默默无语。

    “好了。”龙夔真人在处理好这一件看起来非常无聊的风波之后,立刻转入了他找李赵缘和林小红来紫光的正题。

    “李赵缘,你现在可以跟我们说说,你是怎么在天罡幻境之中躲过了金丹修士的击杀么?”

重要声明:小说《猫狗太极锁天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