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如何处理

    空烈长老,丹道子,桂弘和鲜徽四个人看着握在手上的名为不灭灵鐏的三角奇形法宝。正是由于这些是三角奇形法宝之中封印的是三角不死魂兽的魂魄,因此才被称为不灭灵鐏。

    可是此时已经没有了里面封印的三角不死魂兽的魂魄,让它们徒有其表,不再有以前的功能了。

    因此四大金丹高手非常无奈地相互看看,都不由得摇摇头,脸sè都非常的难看。

    “空烈师兄,现在我们该怎么办?”丹道子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哎!”空烈长老长叹一声,沉声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我们还能怎么办?这都是我们失职,没能保住师门传承了几千年的宝物。只是没想到会是会在我等的手中。我们愧对先祖了啊。以后要我等有何脸面去面见先祖!现在我们只能到掌门的面前,自请责罚了。”

    “师兄,你也不必太过自责。现在还不是找谁的责任的事。”丹道子连忙安慰道。

    “师弟有何高见,但讲无妨。师弟,我们现在都是直接责任人,你就不用在藏着掖着了。”空烈长老知道自己这个师弟是他们四个人之中比较有主意的人,于是他连忙请教道。

    于是丹道子也不再客气,直截了当地说道:“师兄,虽然这件事发生在我们的眼皮底下,我们没有能够保住三角不死魂兽的魂魄,我们有一定的责任,但是咱们现在最重要的是偛出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查一查是谁将烈魂的jiān细引进师门之中,谁是那些暗地里出卖师门的叛徒。这才是咱们师门最大的隐患。我们还要查清楚现在咱们师门之中还有没有其他潜藏的jiān细。咱们要趁着这个机会,一次xìng将师门的隐患清除干净。这才是咱们的当务之急。”

    “师弟,所言甚是。不过,这么大的事。这关系到了咱们师门的前途。咱们还是要交付掌门来定夺才好。我们还是要听从掌门的安排吧。”空烈长老是负责外门的一些事物,主持一些外门的活动,并没有那么大的权利。因此关系到师门的一些大事,还是要让更高级别的上层做主得好。

    再说了空烈长老其实也是一心修炼修士,平时也不怎么管门派中的事务,只有向比武大会这样比较大的事才出面一下。平时都是那些执事弟子和执法弟子管理。

    因此空烈长老其实也是并不擅长管理。遇到事的时候,他往往都是能推掉的麻烦事,大都是推给别人。所以像这种查找内鬼jiān细叛徒这一类的非常繁琐的事,他还是不愿意沾惹的。

    因此空烈长老听到了丹道子的建议之后,虽然非常同意他的意见,但是还是让上层去决定。自己并不愿意直接参与,免得麻烦。

    空烈长老有这样的想法,这跟修士的脾xìng有很大的关系。其实一般的大多修士,都是一心向道修仙,并不愿意浪费时间在一些师门俗事里面。

    就像桂弘和鲜徽这样的苦修士,就是担着长老的闲职,几乎不管师门之中的事务,一直在师运山伸出潜修。而这些苦修士,在仙乔门之中还是有着不少,一般人难以知晓,到底有多少人。

    因此每一个传承久远的大门派都有着极强的底蕴,有着众多不为人知的高手,一般人是不愿意招惹他们的。免得会引对方的报复,那可将是无数高手地连续围杀,一般门派或者是散修可不能承受得住。

    不过,这一次烈魂竟然敢太岁头上动土,摸老虎的股,他们还真是有一些胆识。这也是可能他们非常神秘,隐藏得好的原因吧。他们一定知道对方一定找不到他们的老巢,没有办法进行报复,所以才是有恃无恐,肆意妄为。

    丹道子也知道自己这个空烈师兄的xìng格,因此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好等着掌门的决定了。再说了这也不是他主要的职责。他主要负责的是天炉峰给师门炼制大量的丹药。这些查找内jiān内鬼的琐事,也不是他愿意管的是事。同样是修仙者的他,当然也是相当单纯的。

    正是因为修仙者的思想比较单纯,因此才会有那么多的修士在外面遇到一言不合的时候,就直接动手法宝乱飞。他们并不想过多地使用什么yīn谋诡计,他们相信的崇尚的是谁的修为高,实力高,谁就有话语权。

    因此修仙世界才是一个强者为尊,等级森严的世界。

    空烈长老拿定主意之后,就再次取出了一柄小小的飞剑,然后记录下这里发生的事,再飞剑传书给掌门。等待掌门的指示和安排。

    武斗宫之中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出现了一连串的剧烈的爆炸轰鸣之声。那些被赶出武斗宫的那些弟子们,都不愿意直接离开。他们都在数百丈之外,远远地望着武斗宫,希望能够知道里面发生的事的结果如何。

    因此他们都被那些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和冲击波给震撼到了。当他们见到地动山摇的武斗宫的时候,都纷纷不免有一些后怕。里面这么大的动静,如果是他们在里面的话,很可能此时早已经是尸骨无存了。

    不过还好空烈长老他们还是比较看重师门的后备人才的,非常顾虑他们的安危。因此才是将他们统统赶出武斗宫之后才发动攻势,也正是如此才让柳怡芳和雷天邢有机可乘,然后又安然逃离。

    这些仙乔门的弟子,此时非常地关注里面的况,但是又不敢违背空烈长老的命令。在轰鸣震动过后,根本不敢进去武斗宫之中,查看里面的形。他们只能伸长了脖子不住地张望着。同时大家都七嘴八舌地讨论着,猜测着里面的事

    “你看里面会怎么样?空烈长老他们会胜吗?”

    “当然能够胜利了。那两个跳梁小丑怎么可能是咱们仙乔门四大金丹高手的对手。”

    “不错,刚才一定是空烈长老和其他三大高手直接轰杀了那几个侵入咱们师门的jiān细。”

    “我看未必。他们可是有备而来的。不会那么轻易就被轰杀了吧?”

    “哼!你懂什么?你小看咱们仙乔门的四大金丹高手么?”

    “小子,你还是不是咱们仙乔门的弟子?难道你也是jiān细不成?!”

    有人提出了怀疑,但是立刻被更加高调的声音给压下去了。甚至还引来了众人谩骂,差一点都快要打起来。

    此时人群之中,一个小的躯非常焦急地望着武斗宫里面。她跟那些叽叽喳喳争吵着的仙乔门弟子们,有所不同。她并不参与他们的讨论,只是一脸冰寒,死死地盯着武斗宫,眼睛几乎一动不动。

    你别看她此时的表没有什么变化,冰冰冷冷的像一个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山美人,但是她的心中已经是犹如锅上的蚂蚁,不断地祈祷着:“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他的修为实力那么高。他一定会躲过这一劫的!”

    这个小,面含冰霜的绝sè佳人,正是一直挂恋着李赵缘的紫霞仙子任飞燕。

    此时她也是只能在心里不住地祈祷,自己却无能为力。她现在真的恨自己为什么修炼那么的不努力,进步得那么的慢。在这个关键的时刻,自己却帮不上忙,只能在这里焦急的观望。

    任飞燕心神不宁,非常地担心。自己心的人,此时在暴风雨的正中心,凶多吉少。她已经焦急得快要痛哭出来了。只是她死死地咬着自己的牙齿,强忍着心中的焦急不安。

    因此她的脸sè极其的吓人。让那些对她有着慕的崇拜者不敢靠近,生怕被任飞燕直接一顿臭骂。

    不过,任飞燕要是知道此时李赵缘不但安全,而却还在一个仙境一般的洞天之中悠闲自在的话。她一定会气得吐血的,一定会大骂李赵缘这个没良心的,只顾得自己安逸了,根本不在意别人的感觉感受。

重要声明:小说《猫狗太极锁天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